Skip to content


  1. 认同阿莎丽娜认为应搁置2022年烟草和吸烟管制法案的看法,以便妇女、儿童和社会发展国会专责委员会,以及基本自由和宪法权利国会专责委员会可以对法案发表意见 July 31, 2022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青年.

    No comments
  2. 马来西亚人能否找回2018年全国大选中的迎接希望和挑战的精神,继续追求马来西亚的变革和卓越以拯救国家,从而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一流大国? July 31,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No comments
  3. 慕尤丁怎么会是“被忽视的改革者”呢,在他担任内政部部长22个月和首相17个月的时候,SOSMA、煽动法令和防范罪案法令都不曾受到检讨? July 31, 2022

    Posted in 国会, 建国进程, 慕尤丁, 法治.

    No comments
  4. 慕尤丁是一直不为人知的秘密改革者吗? July 30, 2022

    Posted in 慕尤丁.

    No comments
  5. 再益依布拉欣是否能改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思想,让这人相信纳吉在巨型的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丑闻里没有犯下贪污罪? July 29,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6. 昨天在国会通过反对跳槽的宪法修正案创造了历史,但这只是我国实现成为世界一流大国的潜力的开始 July 29, 2022

    Posted in 国会, 建国进程.

    No comments
  7. 国会应举行公开听证会,以明了第 13 届国会如何被阻止揭露一马公司金融丑闻,并确保国会不再被滥用以掩盖任何金融丑闻 July 28, 2022

    Posted in 国会, 法治,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8. 国会安全遴选委员会应该调查2019年的12名人士被指控与泰米尔之虎有关系而被扣留的事件,并确立它究竟是一场安全议题操作,还是政治操作 July 27, 2022

    Posted in 国会, 法治.

    No comments
  9. 有关阿班迪与政府针对他起诉政府的诉讼和解的部长提问 July 27, 2022

    Posted in 国会, 法治.

    No comments
  10. 阿兹玛判决的一个后果是,阿班迪应该退还为了解决政府终止他担任总检察长合约的诉讼,而从政府那里领取的数百万令吉,因为他是我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检察长,辜负了全国 July 26, 2022

    Posted in 法庭,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1. 阿兹玛在阿班迪诽谤案中的判决证明了需要修改宪法,以便当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提出实质性动议要求检讨总检察长的决定,总检查长便得对他的决定问责并负责 July 25, 2022

    Posted in 法庭, 法治,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2. 谨此回覆泰伦斯内托:他看不到这个国家的“道德迷雾”,而“害羞什么BossKu”现象就是它的产物。这见证了几十年来的道德与宗教教育的失败,因为马来西亚人民不再能分辨是非 July 24,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3. 对于阿兹玛在阿班迪案中宣判,没有证据证明沙特王室“传说和神奇地”捐赠26亿令吉,纳吉的回应是什么? July 24, 2022

    Posted in 司法,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4. 阿占巴基对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的批评是否意味着反贪会现在已经不支持国家廉政大蓝图的目标——让马来西亚跻身公共廉正最廉洁前30名国家之列? July 23, 2022

    Posted in 贪污.

    No comments
  15. 国会的第一周会议暴露了它完全无关紧要、过时且需要重大的国会改革以跟上现代趋势和发展 July 22, 2022

    Posted in 国会, 沙巴.

    No comments
  16. 如果纳吉承认并谴责一马公司贪腐案,“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将被重重削弱,反腐意识将大跃进,马来西亚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将有所改善 July 22,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7. 回复塔亚帕兰(Thayaparan):我绝不会为纳吉漂白名誉 July 21,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8. 我的媒体文告反映的是我的政治观点,与行动党领导层无关,因为我已退出政坛的竞逐,不再处于政治前线 July 20, 2022

    Posted in 民主行动党, 纳吉.

    No comments
  19. 要不是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22个月后就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所推翻,没能完成五年任期,统一考试文凭(统考)可能就会受到承认 July 20, 2022

    Posted in 教育.

    No comments
  20. 议长不容许议员针对国油公司资产被充公进行辩论的正待审理法则(sub judice)裁决必须受到挑战,因为它破坏了四大基本权利:表达自由、沙巴主权、国会作为国家最高政治殿堂的地位,还有政府官员的诚信 July 19, 2022

    Posted in 国会.

    No comments
  21. 如果我们不要在时间的长河中落后,我们就要回到建国元勋们所同意,并包含在最初宪法和国家原则中的国家建设原则和政策,同时强调“马来西亚主权”而不是“马来人主权” July 19,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No comments
  22. 安基利和拜林两兄弟必须解释为何他们在有关为现任和前任首席部长、副首席部长、沙巴州议员和国会议员成立一个理事会来解决沙巴持续长达50年的具有投票权的非法移民梦魇的倡议上,保持令人费解的沉默长达72个小时 July 18, 2022

    Posted in 沙巴.

    No comments
  23. 为了国家利益而不是为了分得一马公司的部分财富,我愿意与纳吉合作,但首先他必须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并宣布他反对马来西亚成为盗贼统治国家的立场 July 18,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纳吉.

    No comments
  24. 总检察长证实刘特佐欲以15亿令吉作为针对他的一马公司检控的和解,正是一马公司丑闻确实存在而不是子虚乌有的最终证据。那么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究竟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会相信呢? July 17, 2022

    Posted in 希望联盟,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5. 为何我拒绝进入希望联盟内阁 July 17, 2022

    Posted in 希望联盟, 建国进程, 民主行动党, 青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