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纳吉

Najib Razak

  1. 为时已晚了,因为重新调查阿丹杜雅谋杀案的必要性不再是遥远的雷声,而是在所有政策制定者和马来西亚人民的国民意识的最前沿——感谢纳吉本人 October 14,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2. 纳吉是否可以解释为什么从未表达过在他担任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的九年里将马来西亚变成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内疚或悔意吗? October 11,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3. 纳吉并没有杀害赵明福,但纳吉政府却必须为明福的死亡负责任 October 9, 2018

    Posted in 纳吉, 赵明福.

    No comments
  4. 纳吉没有资格谈“正义”,除非他自愿成为公账会重启对一马公司丑闻调查的第一名证人,以协助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October 8,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5. “谁会先出卖对方,纳吉还是刘特佐?”这样的问题是否太过假设性和不着边际,还是是存在着可能性的? September 25,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6. 如果前萨尔瓦多总统安东尼奥·萨卡因为贪污12亿令吉而被判处10年监禁,那么纳吉会在狱中度过余生吗?因为纳吉的一马公司贪污丑闻达到了数百亿令吉 September 13,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7. 纳吉的信誉跌到如此之低,以至于《马来西亚前锋报》都不报导纳吉有关为他私人银行账户里的26亿令吉自辩的事件 September 11,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8. 卡立要求纳吉在刘特佐的事上自证清白,犹如吹入一股新鲜气息 August 20, 2018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9. 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August 17, 2018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0. 我对于纳吉的反应感到完全不解,他表示公账会要针对一马公司重启调查是可以的,但是它不应该专注在“寻找错失”上 August 15,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1. 纳吉是否在宣称他没有翻阅过美国司法部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案件诉状,它详细解释了刘特佐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被侵吞的钱来购置平静号? August 14,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2. 3个事件挫败了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 August 12, 2018

    Posted in 希望联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3. 纳吉不明白或不愿意明白——直到马来西亚的廉正和良好声誉完全恢复,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应该纠缠的不是他,而是一马公司贪腐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 July 30,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14. 教育了马来西亚人民关于盗贼统治之后,纳吉正在给予马来西亚人另一种教育——“抓住救命稻草”的意义 July 30,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15. 纳吉,你能走多远?让所有声称我将伊斯兰教与盗贼统治等同起来的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大声而清晰地说出来,表明自己的身份以便马来西亚人能够知道他们的智力和道德沦丧 July 29,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16. 双溪甘迪斯补选是判断纳吉是否已经成功把伊斯兰教和马来西亚的盗贼统治等同起来的关键测试 July 28, 2018

    Posted in 纳吉, 选举.

    No comments
  17. 回复纳吉:为何他假装骇人听闻的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是假新闻? July 27,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18. 纳吉首次以在野党国会议员身份所发表的演词,较以他所没有说的受瞩目和被诟病,多过他所说的 July 26,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
  19. 纳吉对于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予巫统/国阵政党的否认,如何能与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呢? July 24,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0. 纳吉是时候在明天的国会辩论上和盘托出他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里的角色 July 22,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1. 纳吉的政府于第14届全国大选期间,发出秘密信函给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寻求协助,揭示了一个问题:为何信中没有抗议美国司法部长公开谴责一马公司贪污丑闻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件”,因为这好比向国际控诉纳吉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首领” July 21,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2. 谁杀了知更鸟,而凶手被绳之以法了吗? July 17, 2018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No comments
  23. 纳吉于国会开幕前图谋不轨 July 15, 2018

    Posted in 国会, 巫统, 纳吉.

    No comments
  24. 粉碎纳吉为全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件一马公司丑闻所精心策划的逃脱法律制裁的计划的三个事件 July 9,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5. 在他的父亲因为4项贪污罪名被控上法庭后,纳兹福丁前往台湾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July 8, 2018

    Posted in 纳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