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为了说服马来西亚人一马发展公司的丑闻终于通过一马发展公司和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仲裁协议”得以解决所展开的“过火”活动,却回到原点,因为许多基本问题依然悬而未解

在一马发展公司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仲裁协议”之后,巫统与国阵政府的宣传机制急速运作,以说服马来西亚人民,一马发展公司的国际洗钱丑闻已经获得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然而,这样的宣传运动犯下了“弄巧反拙”的致命过错,像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所作出的宣称,却起了反作用,因为许多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基本问题悬而未解,而这些问题所导致的全球盗贼统治骂名和耻辱,已经困扰并缠绕马来西亚人多时。

这样弄巧反拙,引起更多的质疑和问题的宣传例子,包括阿都拉曼达兰声称“仲裁解决”显示一马发展公司基金最终没有进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口袋,同时也不存在着一马发展公司基金在新加坡的“投资单位”,且这些投资基金单位将被套现以缴付予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因为结果并不是如此。

谢谢阿都拉曼达兰,这些问题已经回到公众关注的核心,同时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如“为什么马来西亚人现在支付国际石油投资公司超过一马发展公司实际借款的两倍”(由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提出)、“由一马发展公司支付的款项去了哪里?”(不仅由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提出,巫统居林新镇区国会议员兼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拿督阿都阿兹也提出这个问题)、“一马发展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达致的1.2亿美元解决方案将由纳税人支付吗?”(由人民公正党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南利提出)、“谁会购买一马发展公司的‘单位’?”(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提出)。我昨天则提问了“在当今国际社会中,马来西亚是否迅速成为流氓国家?”。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巫统与国阵的领袖和军师预料巫统、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失去更多的席位,所以他们展开谎言、仇恨和恐惧运动,特别是强调一旦巫统败选,马来人将失去政权这个整合了谎言、仇恨和恐惧三个元素的手段

第14届全国大选越来越靠近,我们可以发现巫统与国阵领导层出现一些恐慌。

这是因为巫统与国阵的领袖和军师预料巫统、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将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失去更多的国会席位,所以他们展开谎言、仇恨和恐惧运动,特别是强调一旦巫统败选,马来人将失去政权这个整合了谎言、仇恨和恐惧三个元素的手段。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无论第14届全国大选发生什么事情,巫统与国阵是否被由公正党、诚信党、土团结和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击败,马来人都不会失去政权,原因有四:

首先,第14届全国大选不是巫统对垒民主行动党的战斗。这是由公正党、诚信党、土团结和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对抗由巫统统领的国阵的战斗,以便维护建设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民主、公平和团结的多元国家的宪法原则,挽救马来西亚脱离盗贼统治。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选举, 民主行动党.


既然政府正式发布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已经不存在的新闻,那么纳吉就应该要为着一个政府所可能杜撰出来的最令人发指的假新闻负上责任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星期三晚间在世界报业和新闻出版协会(WAN-IFRA)亚洲媒体奖项晚会上的致辞中,谈及打击社交媒体和国外报章里的“虚假新闻的祸害”的需要。

然而他却很明显地略过马来西亚主流媒体里的虚假新闻的祸害不提,尤其是巫统/国阵所拥有和操控的,它们已经踏上将“新闻报章”转变为“谎报”的歧途。

无论是在社交媒体、国外报章或本地主流媒体里的虚假新闻都必须要同等受到打击、揭穿和谴责,因为它们都是企图要歪曲事实和在真相及真实的状况上欺骗人民。

就这个方面来说,最令人诧异的是,首相在国际媒体活动上的致辞中完全略过、一字不提在过去两年中缠绕着国家和马来西亚人民的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当巫统和国阵主流媒体毫不犹豫地从报纸转变成“谎报”,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国家历史上最为肮脏的大选

当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毫不犹豫地从报纸转变成“谎报”,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国家历史上最为肮脏的大选。

在过去的4个月,巫统和国阵的主流媒体,如《马来西亚前锋报》《新海峡时报》《每日新闻》和《星报》变成了“谎报”,是巫统和国阵妖魔化我和希望联盟领袖运动的一部分。我被被描述为恶魔、厉鬼,甚至是妖精。他们也说我反马来人、反伊斯兰,说我是1969年5月13日种族冲突的罪魁祸首、共产党人、外国势力的傀儡。他们还说我主导希望联盟,把其他领袖,如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和末沙布,当作我的鹰犬和傀儡——总之我就是在马来西亚星空下的各种邪恶之首。

这不是因为我突然成为国家首号公敌,或对巫统和国阵构成最大威胁,只是因为巫统领袖和宣传人员内心恐慌,他们意识到自己有可能失去了国内大多数马来选民的支持。

因此,巫统和国阵的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采取了最原始的政治手段,诉诸谎言、仇恨和恐惧,把我描绘成为一个怪物或食人魔,用“可怕的故事”在马来选民间制造仇恨和恐惧的气氛。他们说,如果巫统在下一届大选中被打败,马来人将让他们的政治权力和权利流失到华人和民主行动党手中。他们希望马来选民不会看穿巫统的谎言和政治诡辩,虽然有着以下的谬误和错误信息: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选举.


两个纪念卡巴星及向卡巴星致敬的方式——第三次投选民主行动党领导的槟城州政府,并投选希望联盟组织布城的联邦政府,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

我们聚集在这里纪念卡巴星,并向他致敬。他是马来西亚的一位伟人,一生致力于建设一个更团结、公正、平等和民主的马来西亚。

3年前卡巴星离开了我们,留下许多未完成的国家任务。我们有两个纪念并向卡巴星致敬的方式。

首先是第三次投选民主行动党领导的槟城州政府,其次是投选希望联盟组织布城的联邦政府,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并走向失败及流氓国家。

今年,马来西亚人民将庆祝自1957年8月31日获得独立的60周年国庆。
Continued…

Posted in 希望联盟, 建国进程,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