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官联公司和政府部门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是没有意义的“公关”作业,除非首相和整个内阁有政治意愿树立对贪污零容忍的榜样,就从设立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委会开始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昨天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吉隆坡大会上所宣布的在所有官联公司和政府部门所拥有的公司里设立廉政单位以铲除贪污只会是没有意义的“公关”作业,除非首相和整个内阁有政治意愿树立对贪污零容忍的榜样。

而确保“对贪污零容忍”的政治意愿应该从最高的首相开始,以及针对国际数十亿美元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展开全面的调查和做出令人满意的交代,这宗丑闻已经在一夕间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就先设立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皇家调查委员会吧!

首相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马来西亚领袖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就谈论伦理、道德、廉洁和良好管治来说,已经丧失道德制高点,只要马来西亚还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还有马来西亚政府对于洗脱马来西亚的污名毫无举动。

丧失道德制高点所带来的沮丧和虚弱感尤其在国会更加明显,比如下议院在星期一所爆发的国会丑闻,当超过30位的国会议员的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被议长挡下,因为当我向他们询问他们做了什么来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时,国阵部长和国会议员都只能无地自容,这意味着他们都是来自4P——Pencuri (窃贼)、Perompak (强盗)、Penyamun(匪徒)和Penyangak(流氓)——的贼狼当道政府的部长和国会议员。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今天要欢庆的理由:我已经成了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但我怎么会对这不知情呢?

今天要欢庆的理由。我已经成了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但我怎么会对这不知情呢?

我很荣幸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利用第十三届投资马来西亚吉隆坡(IMKL)的国际大会来宣布我是马来西亚最有权势的人物,说我能做即便是首相本人都不能做的事——让两位前副首相,即拿督斯里安华和丹斯理慕尤丁,还有任期最长的马来西亚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成为凡是听命于我的傀儡,尽管我“躲在幕后”以“蒙骗巫裔”。

这让我马上思考巫裔在历经巫统政府在马来西亚的六十年治理后,是否如此容易被“蒙骗”,还有假如这是真的话,这是否是对在历经六十年的巫统治理后的巫统政府和其政策的控诉和承认它们已经失败,以至于国内的巫裔可以如此轻易地被“躲在幕后”的人“蒙骗”?

我愿意接受纠正,但我想起即便在马哈迪担任首相的22年期间的最恶劣时候,当他面对最巨大的压力时,他不曾利用任何无论是国内或国外的国际大会来对马来西亚在野党无理指责,或者更糟的是,针对马来西亚在野党说大话、假新闻和假讯息。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国会, 贪污, 金融丑闻.


如果马华公会继续让巫统主席与哈迪在355法令上暗渡陈仓,在第14届全国大选马华公会可以从7/11政党降格成3/4政党

如果马华公会继续允许巫统主席与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355法令上暗渡陈仓,马华公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将会从第13届全国大选后的7/11政党(只赢取11个国会议席和7个州议席),降格至3/4政党,即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只赢取4个国会议席和3个州议席。

过去一年中,马来西亚人一直在观察马华公会的部长和国会议员对哈迪的355法令的立场。无论马华公会的抗议和公开姿态如何,无可否认的事实是,马华公会是国阵政府联盟的一员,它也允许与1957年独立宪法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背道而驰的355法令,在国会前进至今天的地步。

事实上,没有国阵政府和联盟的同意和批准,哈迪的355法令就不会出现在昨天复会的下议院议程的第10项。

问题是当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继续跟哈迪展开“暗渡陈仓”的长跑,允许355法令置于所有政府事务之上,提呈到国会却没有进行辩论,然后在没有经过讨论或投票的情况下加以修改,再展延到本次国会,马华公会的部长和国会议员是否继续闭上眼睛、耳朵和嘴巴?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 伊斯兰党, 纳吉, 马华.


土著团结党比巫统更具有马来西亚精神,因为前者是要巫裔和其他公民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协同合作;而后者则要马来西亚人依然停留在巫裔、华裔和印裔的阶段,甚至企图将下届大选两极化成巫裔和华裔之间的战役

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总裁敦马哈迪医生昨天有关一旦民主行动党被注销注册,从而导致它的国州候选人不能再使用火箭标志的时候,他的党不能让民主行动党使用它的党徽,因为土著团结党必须保持成为一个巫裔政党的言论,被许多有心人士利用来针对民主行动党。

马哈迪为他的立场辩解说,这个举措是为了要维持该党对巫裔选民的吸引力。

他也申论道希望联盟在其前身民联的进路没能在2013年获取足够的巫裔支持。

他表示:“无论我们喜欢与否,巫裔依然还是非常族群导向的,所以他们会支持巫统。”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马哈迪, 民主行动党.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望联盟必须实现两个政治海啸以拯救马来西亚,并且开启我国作为一个正常民主国家的旅程

过去的一周,巫统和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经历了政治动荡,但是对于想要政治变革以拯救马来西亚,使马来西亚免于堕落成为失败和流氓国家的马来西亚人来说,那是一个唤醒新希望、信心和期望的一周。

巫统或国阵的政治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从来没有预料到,希望联盟最高理事会在7月14日的会议实现了种种的不可能,不仅决定了希望联盟的新结构、标志和领导阵容,也实际上宣布了马哈迪与安华在近二十年的政治敌对之后和解了。

这引起了巫统与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的恐慌。他们之前操纵充满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的宣传脚本,说民主行动党领袖是布偶的主人,使用布偶线操纵其他希望联盟的领袖,如末沙布、拉菲兹、努鲁伊莎、旺阿兹莎、安华、幕尤丁和马哈迪医生,让他们对民主行动党领袖惟命是从。

因此,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对希望联盟作出宣布后的新政治局面作出了反应。他试图声援民主行动党,要求了解希望联盟最高的三位领袖中没有民主行动党领袖的原因,以及民主行动党是否被排挤和边缘化。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民主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