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当慕斯达法说道马来西亚必须摆脱一马公司丑闻并“向前看”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出真相也没有把真正的看法说出来,正当马来西亚的法律并没有采取行动,马来西亚当局也没有被容许追查那些要为国际洗钱丑闻负责的人士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慕斯达法发现到,无论他到哪里去,甚至在瑞士达沃斯的年度世界经济论坛上,他都会被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所追缠着,以致让他不得安宁。

当国际贸工部长表示马来西亚必须摆脱一马公司丑闻并“向前看”的时候,慕斯达法就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样的错,后者在2015年12月31日在他的2016年新年献辞里宣布,他的550亿令吉一马公司和26亿令吉捐款双料丑闻已经解决了,并已经不再成为课题。

《法新社》引述慕斯达法说“我们已经(从丑闻)学习到许多教训,我们要往前看”,并表示:

“基本上,我们得向前看,我们有信心因着一马公司而受到关注的一些课题将会在一段时候成为过去。”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巫统领袖和网络兵团捏造关于民主行动党的“假新闻”和“大谎言”,显示他们由于猖獗的腐败、经济危机以及恶化的种族和宗教极化,导致日益丧失信誉和公众支持,而越来越绝望

这是讽刺,但是事实。巫统领袖和网络兵团针对民主行动党捏造的“假新闻”和“大谎言”不是信心和希望的反映。反之,这显示出他们越来越绝望。起因是他们由于猖獗的腐败、经济危机以及恶化的种族和宗教极化,导致日益丧失信誉和公众支持,特别是在国内的马来人群体中。

就在我来到这个对话之前,我刚阅读了巫统网络兵团对我最新的攻击——讽刺国家诚信党青年团副团长法依兹的声明:“民主行动党在222个国会议席只竞选51个议席,如果反对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获胜,民主行动党是无法领导国家的”。网络兵团扭曲了我在12月31日所说的“我希望在第14届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竞逐的国会和州议会选区能够比第13届全国大选的选区增加一倍。”

是的,我确实说了,期待民主行动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逐的国会和州议会选区可以增加一倍,但我不是把马来西亚作为一个整体来讨论,而是具体针对沙巴州,即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竞选4个国会议席和8个州议席。

一个诚实、真诚、虔诚和敬畏神的人,不会扭曲我所说的话。因为很清楚,我指的是增加在沙巴州竞逐的议席,而不是全马来西亚,除非巫统的网络兵团智商非常低。不过,这就是攻击民主行动党的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的素质。他们必须成为骗子,讲述那些针对民主行动党领袖,却完全经不起推敲或挑战、彻头彻尾的谎言!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民主行动党.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在布城取代巫统与国阵的新联邦政府,首先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是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向一马发展公司追讨每一分钱”

昨晚,马来西亚土著团结党在莎阿南正式推介。土团党主席敦马哈迪医生说,土团党将“向一马发展公司追讨每一分钱”。

我坚信,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在布城取代巫统与国阵的新联邦政府,首先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是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向一马发展公司追讨每一分钱”。

其实,如果我们拥有一个爱国和保护马来西亚好名声的内阁,在星期三举行的下一次内阁会议上,最优的议程应该是如何清除和洗刷我国在国际上被视为“全球性盗贼统治国家”的羞辱和骂名。

我在国会说过,盗贼统治是由三匪组成的政府,即窃匪、盗匪和攫夺匪。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 纳吉, 马哈迪, 贪污, 金融丑闻.


恭喜阿邦佐哈里成为新任砂拉越首席部长,而砂拉越和联邦政府应该捍卫并履行阿德南所遗留下来的7个领域

首先,我要恭喜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被委任为新任的砂拉越首席部长。

他有一项艰巨的任务,就是捍卫并履行阿德南所遗留下来的至少七个领域:

  1. 城下放及分散权力,并恢复砂拉越的权力,这不仅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而且与权力和裁决权下放及分散的普遍发展和趋势相一致。
  2. 把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由5%提高至20%,以便砂拉越能从它的资源,例如森林、水路、环境或矿藏,尤其是石油与天然气,获取最大的利益。
  3. 恢复过去砂拉越人和马来西亚人流利的英语水平。在阿德南去世的3个月前,他说砂拉越州政府支持设立以英语为媒介语的教会和私立学校,这些学校将以世界通用语为主要的教育语言。
  4. Continued…

Posted in 砂劳越, 贪污, 教育.


内阁对阿德南政治遗产最有意义的致敬,就是持守马来西亚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国家原则的一个廉洁、世俗及和谐的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国家的原则,无论是在字句和精神上

联邦内阁可以向阿德南政治遗产致上最高的敬意就是持守马来西亚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国家原则的一个廉洁、世俗及和谐的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国家的原则,无论是在字句和精神上。

我呼吁内阁在它下周三的会议上采取具体的步骤来持守马来西亚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国家原则的字句和精神,以建立一个廉洁、世俗和和谐的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国家,因为正是由于我们已经偏离了马来西亚宪法、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国家原则的根本原则,国家才迷失了方向,陷入政治、经济和国家建设丑闻的泥沼里。

我们非但没有在以马来西亚为家园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当中达致更坚固的团结,反而还纵容不负责任和鲁莽的人加剧国内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进而造成更严重的分裂。

内阁可以让阿德南政治遗产发生效应,只要它支持冰厢岸方程式,回归到建国时建立一个世俗及和谐的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马来西亚的原则。冰厢岸方程式是对由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动议所引发的政治及宪法僵局的一个有创意及建设性的回应。
Continued…

Posted in 砂劳越, 纳吉, 金融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