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扎希,你错了。你没有先从当一位好的在野党领袖开始,且必须学习如何有建设性和诚实

让我来告诉巫统代理主席拿督斯里扎希吧:你错了。你没有先从当一位好的在野党领袖开始,你必须学习如何有建设性和诚实!

扎希在星期二表示,他相信国阵在面对一个建立在“仇恨”之上的政府可以东山再起:

“一个在(国阵)因着沟通不良而不能回应的议题上,建立在仇恨以及与现实脱离的政府,至终将会被人民惩罚。”

扎希在星期二主持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表示,国阵可以向其他国家看齐,那些长久执政的政党在落败后仍然能东山再起。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良好施政, 金融丑闻.


玻璃市重新举行州选不失为一个解决玻璃市宪政危机的方案

玻璃市重新举行州选不失为一个解决自5月9日大选后就爆发的玻璃市宪政危机的方案。

国阵拿下了玻璃市15个州议席中的10个,进而取得了州议会三分二议席优势,但如果玻璃市重新举行州选的话,那么这个州属就可能出现政权轮替,以契合布城的马来西亚政府的更替,从国阵/巫统换去希望联盟。

敏冬州议员阿兹兰曼在昨天的宣誓就职典礼上,在玻璃市拉惹面前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但巫统/国阵的其他九位州议员却杯葛这场宣誓典礼。

阿兹兰在宣誓数小时后就被巫统开除党籍,以致于他的州务大臣职位难以维持下去。
Continued…

Posted in 选举.


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分别投选巫统/国阵和伊斯兰党的33.9%和16.6%的选民,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选票可能会变成对一个贼狼当道的马来西亚的支撑

我昨天在吉隆坡的民主行动党开斋晚宴上,很高兴的自第十四届大选结束后首次遇见民主行动党的一些巫裔国会议员和州议员,他们计有劳勿国会议员东姑祖普里、雪兰莪杜顺都亚州议员艾德里以及万达镇州议员嘉玛丽亚、彭亨吉大利州议员雪芙拉,出席昨天开斋晚宴的也有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部长林冠英,以及其他民主行动党领袖,如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兼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太平国会议员郑国霖以及其他领袖。

自5月9日的历史性政治大地震后,我还没有和民主行动党的其他巫裔行政议员或州议员见面,比如柔佛行政议员谢奥玛(巴罗)、马六甲行政议员诺希占(彭家兰巴都)、槟州行政议员再里尔(丹绒武雅)和斯里德里玛州议员赛琳那,以及霹雳行政议员阿都阿兹巴里博士(德彬丁宜)。

毋庸置疑的是,第十四届大选标志着民主行动党在实现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区域或党派——的马来西亚梦想的斗争上迈前一大步,马来西亚也可以洗脱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并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向世界展现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国家可以如何成为成功的团结、和谐、民主、进步和富裕的国家。

民主行动党在第十四届大选派遣了党史上最多的国州议席候选人:共计148名候选人,其中华裔占了108人、印裔23人、巫裔10人、卡达山族3人、伊班族3、原住民1人。
Continued…

Posted in 民主行动党, 选举.


阿班迪拖延了两个星期仍未辞去总检察长职位是心胸狭窄的表现,他应该马上辞职,假如他不想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司法改革最大的阻碍

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拖延了两个星期仍未辞去总检察长职位是心胸狭窄的表现,他应该马上辞职,假如他不想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司法改革最大的阻碍。

阿班迪不能再假装他当初被委任为总检察长不是一次具有政治目的的委任,无论是以合约或其他的形式,但随着2018年5月9日的巨变,即布城的联邦政府在第十四届大选被撤换,阿班迪即使留任当一天的总检察长也是完全难以为继和不光彩的,因为他已经完全不受新的马来西亚政府信任。

姑且不谈他在2015年7月在极为可疑和恶劣的情况下受委为总检察长的事宜,曾经担任过联邦法院法官的阿班迪不应该再因着被要求休假和受到其他形式的公开羞辱,而导致总检察长这个具有权威的职位蒙上污点!

唯愿阿班迪可以向马来西亚人民证明,他也能坦然和尊重他的总检察长任期已经告一段落的事实,当马来西亚人在5月9日的历史性决择震惊了全世界,并促使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成就国家历史上的破天荒第一次政权更迭;还有2018年5月9日的投票结果不但把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阵政府赶下台,也形同对总检察长阿班迪投下了不信任票。
Continued…

Posted in 良好施政, 选举.


当巫统领袖也开始跟前首相保持距离,哈迪的伊斯兰党领导层似乎是揭开纳吉担任首相期间的盗贼统治领导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巫统领袖也开始跟前首相保持距离,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伊斯兰党领导层似乎是揭开拿督斯里纳吉纳吉担任首相期间的盗贼统治领导的最后一道防线。

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说,各造都应尊重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大马反贪会)正在针对纳吉展开的调查,只要它是“在适当的时间内”进行的适当调查。

如果严格遵守这个规则,赵明福不会在2009年7月16日于莎阿南的雪兰莪大马反贪会大厦身亡,并且将近9年了仍然沉冤待雪,就像很多导致死亡的其他不公正案例一样,赵明福一案应该重新调查,以让正义最终得以伸张。

然而,除了扎希之外,巫统领袖如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和巫统青年团团长凯里就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全球盗贼统治”,都非常地沉默。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金融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