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并没有为了马哈迪而抛弃安华,反之是为了确保安华能成为首相

过去的一周中,许多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会为了

他们的想法错了。

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从不曾为了马哈迪而抛弃安华,反之是为了确保安华能成为首相。

我们决不能成为历史的囚徒,否则2018年5月9日和平与民主地更替政府的历史性结果就不会实现。
Continued…

Posted in 安华, 希望联盟, 马哈迪.


慕尤丁上任的头100天:从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到国会的禁闭,到窃国政治和恶棍政治的死灰复燃

第八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刚庆贺他上任的头一百天,但在这一百天内却出现了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国会的禁闭,以及窃国政治和恶棍政治的死灰复燃。

要不是“喜来登行动”的话,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国家被禁闭起来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庆幸的是,马来西亚已经控制住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尽管我们也必须像全世界那样准备好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复发,这在世界大多数国家将会形成第二波疫情;但在马来西亚却会是第三波疫情。

可悲的是,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随着行动管制令(MCO)在3月18日实施而成为全国性禁闭的原因,它也导致国会禁闭还有窃国政治、恶棍政治和管治水平的下滑,比如言论自由被局限,还有大规模的人权侵犯事件。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慕尤丁, 贪污.


慕尤丁在直播中谈了各种课题,除了“显而易见的最棘手问题”——禁制国会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昨天在直播中宣布了取代有条件行管令(CMCO)的复苏行管令(RMCO)。他谈及了各种课题,除了“显而易见的最棘手问题”——禁制国会,以及严重削弱国会议员监督和审查政府的宪赋功能,以至于国会议员无法确保政府在新冠疫情期间施政的素质。

首相谈论了各个课题,包括理发院、发廊、美容院、酒吧、夜总会、卡拉OK 中心、娱乐场所、主题公园、公共泳池、橄榄球、摔跤、拳击、足球、篮球和曲棍球,但是他竭力避开国会的课题。国会除了于5月18日召开不足一个小时的会议以外,已经被禁制超过3个月了。

RMCO将成为全面取消7月国会的借口吗?

根据国盟政府三次修改后的国会日历,下议院将于7月13日至8月27日举行25天会议,其中8天分配给了感谢元首施政御词(后座议员的辩论从一般的8天辩论,减半至4天)、针对第12大马计划的辩论11天,而政府事务(包括法案)的辩论6天。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慕尤丁.


慕尤丁是否害怕为了对抗新冠肺炎而推出的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如果呈上国会寻求通过的话,可能会被否决?

我相信许多人心里都有一个疑问,为何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没有将他为了对抗新冠肺炎而推出的国家经济振兴(Penjana)刺激配套呈上国会并寻求通过?

他是否害怕一旦这个经济刺激配套呈上国会的话,可能会被国会否决?

诚然慕尤丁禁闭国会的举措在马来西亚国会史写下不光彩的一笔,他理应将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呈上国会接受监督、审视、辩论和通过。

马来西亚职工总会(MTUC)批判国家经济振兴刺激配套为短期的经济振兴计划,“为商界提供了很多好处,但却辜负了维护雇员权益的承诺。”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经济.


慕尤丁在结束他为期两周的居家隔离返回工作岗位后的第一项任务,应该是在6月召开一场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国会特别会议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结束他为期两周的居家隔离返回首相的工作岗位后的第一项任务,应该是在6月召开一场关注新冠肺炎疫情的国会特别会议。

马来西亚不应该被历史记载为唯一一个不能团结人民的力量来面对新冠肺炎瘟疫的国家,因为后门政府无法取得合法性,所以国会被迫禁闭起来,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务更是在瘟疫期间被瘫痪,以致于没能改善政府的素质。

就连在受到新冠肺炎瘟疫严重打击的国家,如西班牙、英国、意大利、德国和法国(它们的新冠肺炎累积确诊病例数目现在在世界上分别位居第4、第5、第8和第12位),它们的国会依然持续召开会议,行使它们监督和审视的职务,泰国、新加坡、印尼和菲律宾的国会也是如此。

日本和韩国的国会也是这样照常运作。事实上,韩国更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4月中旬举行一场国会选举,投选出300名国会议员。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