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宣布10月14日为马来西亚的反盗贼统治日,并持续观察直至世界停止把马来西亚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今天是希望联盟在八打灵东大草场举行的“爱国锄盗”大集会所定下的日子,让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区域、年龄或性别,通过一致反对马来西亚在全世界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展现他们对马来西亚的热爱和忠诚。

为了配合这个活动,10月14日应该被宣布为马来西亚反盗贼统治日,并持续观察直至世界停止把马来西亚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13年来,全世界都于12月9日庆祝国际反贪污日,以纪念2003年10月31日通过的联合国反贪污公约。

该公约的一部分列明了,联合国:
Continued…

Posted in 贪污.


感谢依斯迈沙比里协助我赢一场小打赌,因为我打赌会有想要上位的巫统领袖把再益的文章当作我想要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证据

感谢你,依斯迈沙比里,协助我赢一场小打赌,因为我打赌会有想要上位的巫统领袖把《当今大马》题为“再益表示,吉祥比巫统任何人更能胜任首相”的报导当作我想要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证据。

我不是在说着巫统的“失败者”,比如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他在还没有解决的贼狼当道罪行的疑团下离开人民信托基金会,并且不敢回答我围绕着他的公信力和诚信所提出的五道问题;或是巫统在通讯及多媒体部里的宣传喉舌特别事务部(JASA)的总监拿督莫哈末普亚,而是那些想要上位的巫统领袖中的“后起之秀”,他们梦想可以攀上巫统的最高领导层,而依斯迈沙比里很显然是其中一位这样的巫统领袖!

依斯迈表示再益所“揭露”的,一旦在野党在来届大选胜出的话,我要成为首相的抱负应该让马来西亚人民惊醒过来,尤其是巫裔和土著。

他说道尽管我不断否认我有怀抱着这样的抱负,但再益的言论清楚显示了我只是在刻意“演戏”,以博得巫裔的支持。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民主行动党.


马华公会应要求召开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以一劳永逸地彻底讨论,巫统与国阵的宣传攻势到底是马哈迪是林吉祥的鹰犬,或者林吉祥是马哈迪的鹰犬

我刚刚阅读了敦马哈迪医生的部落格,他建议国阵应该对我和他做出决定——到底是谁收买了谁,是马哈迪收买了我或者是我收买了马哈迪。

巫统的领袖如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不断重复民主行动党主导希望联盟的主张,然而马华公会却做出相悖的指控,指责我把自己和民主行动党出卖给土著团结党。

这是最荒唐的情况,只有那些跟不上时代步伐的人会犯下这么大的错误。让我告诉巫统和国阵的领袖及宣传人员,我们处于信息以光速传输的信息时代,而不是可以限制获取信息的石器时代或牛车时代。

此外,它也显示了那些负责宣传和信息战的巫统与国阵人士,有着马基雅维利式和奸诈的性格,以致于他们可以对着不同的群众说出不同的话。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马哈迪, 贪污, 民主行动党.


巫统透过它所拥有或操控的“主流媒体”,尤其是《马来西亚前锋报》,成为国家最大的“假新闻”制造者——它是否会命令它们停止刊登“假新闻”呢?

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在昨天呼吁马来西亚人民捍卫国家免受假新闻的破坏。

我马上发推特回应他:“目前为止我赞同沙烈的唯一一次”。

但是,我在后面也附带说:“我反对所有的假新闻,无论是针对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或巫统/国阵领袖的。”

“沙烈/MCMC(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是否也反对所有的假新闻,即使它们是针对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的?”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纳吉是否会保证马来统治者针对我国团结与和谐的声明,不会和两年前他们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那份声明遭受同样的命运,即实际上已经被忽视和置之不理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会保证马来统治者在两天前(10月10日)针对我国团结与和谐的声明,不会和两年前他们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那份声明遭受同样的命运,即实际上已经被忽视和置之不理了。

首相唯一谈及马来统治者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声明的一次,也是非常间接的一次,是在声明的大约3个月后,也就是2015年12月31日,首相所发表的2016年新年贺词。纳吉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他涉及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和26亿令吉捐款的两个巨大丑闻已经解决了,而且不再是课题了。

纳吉大错特错。在过去的21个月,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26亿令吉捐款这两个巨大丑闻,持续地从世界的不同角落缠绕和困扰马来西亚人民。

结果,马来西亚在国际上赢得了不光彩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称号!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