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纳吉应该解释他怎么可以委任依沙沙末担任陆路交通委员会的代理主席,他应该对依沙在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和环球创投的主席时所牵涉的争议而清楚知道他对于任何高级公职来说都是有问题的人选,这从而引发了有关廉洁、失信和滥权的严重课题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欠马来西亚人民一个全面和适当的解释,那就是他怎么可以委任丹斯里依沙沙末担任陆路交通委员会的代理主席,纳吉应该对依沙在担任联邦土地发展局和环球创投的主席时所牵涉的争议而清楚知道他对于任何高级公职来说都是有问题的人选,这从而引发了有关廉洁、失信和滥权的严重课题。

依沙是在昨天被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逮捕的,反贪委正介入调查联邦土地发展局投资机构(FIC)在购买两家酒店——一家在伦敦,另一家则在古晋——的交易中所涉及的贪污和滥权。

反贪委表示,它有“有力的理据”逮捕依沙,并考虑冻结依沙所拥有的所有资产。

FIC是联邦土地发展局专事于房地产、酒店业和汽油与天然气领域的投资膀臂,它被指以过高的价格3亿3000万令吉在2013年及2015年期间购买位于伦敦肯辛顿黄金地段的四星级酒店Park City Hotel。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良好施政.


一马公司“毫无隐瞒2.0”论坛上的骚乱和混乱进一步凸显出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上的一味搪塞和不诚实,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在一夕间在世界上被贬低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星期日在莎阿南举行的一马公司“毫无隐瞒2.0”论坛上的骚乱和混乱进一步凸显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上的一味搪塞和不诚实,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在一夕间在世界上被贬低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倘若这场尽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受邀和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同台但他却不敢出席的一马公司“毫无隐瞒2.0”论坛并没有被破坏,它只会是由忠诚和爱国的马来西亚人民为了确保有人可以为一马公司丑闻做出全面交代和负责任而举办的一系列各式各样的活动的注脚而已。

但一马公司“毫无隐瞒2.0”论坛如今却晋升为其中一个要求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做出全面交代和负责任的主要事件,因为它进一步凸显出纳吉在这宗贼狼当道丑闻的角色以及他针对此事的卸责和回避问责。

我和正直及理性的马来西亚人民同样对一马公司“毫无隐瞒2.0”论坛遭受破坏感到愤慨,尤其是针对一名92岁的前首相的有预谋的攻击。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罪案, 马哈迪.


10和5方程式足以让希望联盟赢得霹雳、森美兰和柔佛,以及维持槟城和雪兰莪的证权

上个星期,我讨论了希望联盟(希盟)在马来西亚人民海啸的助力下在马来西亚半岛赢得113个国会议席的可能性。这样一来,我们将摆脱国阵60年的统治,让我们在新政府的统领之下重新开始。

如果10%的马来人和5%的非马来人将他们的选票从国阵转投给希盟,而选民在支持希盟和支持伊斯兰党之间明确区分开来,马来西亚人民海啸将会发生。

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使伊斯兰党扮演着扰流板的角色,希盟不仅可以赢得马来西亚半岛大部分国会席位,也将赢得霹雳、森美兰和柔佛州政府的政权。除此之外,还会以比2013年全国大选更多的大多数票维持槟城和雪兰莪的政权。(见表1)

表1:在10和5方程式之下,希盟赢取的州议席(10%马来人和5%非马来人转而反对国政)
Continued…

Posted in 希望联盟, 霹雳州, 选举, 柔佛, 槟城.


为什么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持有双重标准,它对待彭文宝就好像他是马来西亚的首号罪犯,却不敢触及导致马来西亚一夜之间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中的“大马1号官员”?

今天,我到槟城高庭以示支持槟城行政议员彭文宝和跟他并肩作战。

我不会触及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暗示文宝犯上贪腐罪的案件,除了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反贪会指文宝的部门发出信件,涉嫌在威省经营非法工厂而逮捕了他。

自1986年,我认识文宝超过30年了。当时,我第一次竞逐槟城的丹绒国会议席。1990年,文宝首次中选为槟城峇眼惹玛的民主行动党州议员。2004年,他则以双溪浮油州议员的身份成为槟城州议会的在野党领袖。当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和2013年大选中组成并领导槟城州政府,文宝自2008年就成为槟城行政议员的一员。

过去三十年,我所知道的文宝是一个努力工作并务实的政治领袖,时时关心民瘼。文宝不分种族或宗教地致力于正义事业、人民的自由和福祉,是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他无畏无惧地为民请命,虽然因此而成为当权者的眼中钉。
Continued…

Posted in 贪污, 民主行动党.


伊斯兰党在第十四届大选在三角战里“搅局”的三个可能局面

创造一场马来西亚人民海啸

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要打败国阵所面对的其中一个重大阻扰就是伊斯兰党将会在多角战里扮演的“搅局者”角色。一场分别有国阵、希望联盟和伊斯兰党的候选人上阵的多角战的冲击可以见诸于2016年6月的大港和瓜拉江沙补选,国阵在那两场补选的多数票因着反对国阵的票数被分薄而增加,尽管国阵的得票相对于2013年大选的成绩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改变。

大港和瓜拉江沙补选的成绩是希望联盟“最糟处境”的成绩,伊斯兰党在当时赢得30%的巫裔选票(但却几乎没有获得非巫裔的支持),而希望联盟即诚信党所获得的非巫裔支持则因着投票率的减少,尤其是年轻选民的,再加上年长选民回流支持国阵而下跌了10%。这是第一个局面。

但马来西亚政坛却在2016年6月过后发生几个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事件。首先,团结党正式加入希望联盟,这无疑将会增加希望联盟在巫裔选民当中的支持,包括那些不满的巫统党员。再来,希望联盟如今正进入正式注册的程序,这将会让公众对于国阵之外另一个强大和可信的联盟抱持高度的信心。第三,伊斯兰党在宣布它不再和人民公正党合作时展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并将会进一步导致该党在政治上被孤立。最近的伊斯兰党在哈迪领导下摇身一变成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最大支持者和辩护者。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