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内阁应该谨记统治者于2015年10月所颁布的历史性的劝谕,在调查一马公司丑闻时应该透明化和诚实,而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范畴不只应该扩大到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一马公司丑闻也应该囊括在内

有关导致马来西亚晋身“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行列的无穷无尽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最新消息就是,有另一家银行,即瑞士的私人银行罗斯柴尔德(Edmond de Rothschild)成为最新一家因着和洗钱及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监管失误而被惩处的金融机构。

卢森堡金融监管委员会(CSSF)处以涉嫌在处理和陷入丑闻的马来西亚投资基金会一马公司有关系的资金时,没能采取恰当的防护措施来杜绝洗钱行为的瑞士私人银行罗斯柴尔德898万5000欧元(4300万令吉)的罚款。

卢森堡和罗斯柴尔德分别是最新卷入一马公司案件的国家和瑞士银行,这宗案件已经在至少六个国家——包括瑞士、新加坡和美国——引发针对洗钱的调查。

新加坡作为针对和一马公司有关的交易的深入审查的一部分措施,已经关闭瑞士的瑞意银行和安勤银行在新加坡的分行——因为这些银行在洗钱控管上的失败,以及高级管理层的不当行为——并冻结了数亿美元的资金和提控数名私人银行家。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民主行动党谴责以针对异教徒的政治与思维方式,对待一名马六甲马华州行政议员,并呼吁马来西亚的中庸人士加强国家对抗各种形式极端主义和狂热主义的韧力,以面对东亚伊斯兰国散播狂热主义的威胁

民主行动党谴责以针对异教徒的政治与思维方式,对待马六甲马华州行政议员拿督林万峰。星期日,他在一则Whatsapp信息中被称为“异教徒”,因为他到马六甲武吉南眉清真寺附近的一间多用途礼堂,派发开斋节礼物。

马六甲首席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伦表示,把林万峰提供礼物予弱势群体的高尚行为,标签为异教徒,是“不文明及粗野的”。

我们不能容许任何形式的极端主义在多元的马来西亚张牙舞爪,否则马来西亚多元民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优点,将成为把国家撕得四分五裂的致命弱点。

在极端势力尝试在我们的社会建立桥头堡的当儿,这尤其重要。
Continued…

Posted in 宗教, 建国进程, 伊斯兰.


挑战纳吉为巫统和国阵提议发言人,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和美国司法部诉讼课题负责发言,以便马来西亚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可以做出决定

上个星期六,当被问及美国司法部更新了盗贼统治诉讼,以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跟一马公司相关的17亿美元资产,将在下一届大选中如何影响国阵,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回应说“人民会做出决定。”

我非常赞同希山慕丁的话。现在,议会民主制度下为了阻止滥用权力及维护善政和公信力原则而设立的所有监督与制衡渠道,已经因为这些监督与制衡的败坏而封闭了。

昨天的内阁会议是最后一根稻草。想象一下,在这个阶段和时刻,当马来西亚人民因为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感到羞辱和难堪,内阁仍然可以嬉闹地聚焦过去,成立了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以彻查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前发生的国家银行外汇损失丑闻。与此同时,内阁却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彻查国家历史上最大的金融丑闻——一马公司丑闻!

国会是另一个败笔,除非第14届全国大选可以迎来一个新的政府和新的国会,以便在2015年底发生的情况不会重演。当时,我被禁足国会6个月,不是因为我犯了偷窃、抢劫、谋杀或贪污的罪行,而是因为我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回答关于一马公司全球金融丑闻的两道简单问题——他私人银行账户的26亿令吉和其他资金来自哪里,以及那些钱去了哪里。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为什么没有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导致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或调查环球创投丑闻的皇委会?还有是否也会设立皇委会调查鲉鱼潜水艇丑闻呢?

无论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全世界,所有人对纳吉政府设立皇委会来调查1980年代/1990年代的国家银行外汇丑闻的反应都是:“为何没有设立皇委会来调查一马公司丑闻?连调查环球创投丑闻的皇委会也没有?还有调查鲉鱼潜水艇丑闻的皇委会是否会设立呢?”

我在上周六说过,没有忠心和爱国的马来西亚人在阅读更新过的长达251页的美国司法部充公源自45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罪行的17亿美元的和一马公司有关的资产的贼狼当道政治的诉状后,不会受到惊吓和感到恐惧的,只有那些准备叛国的才会对美国司法部的行动感到不觉得受影响、无动于衷和无感。

我在昨天呼吁整个内阁在美国司法部最新一波的贼狼当道行动后的首次会议上,采取有原则的立场,以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污名,否则就集体辞职,假如这36位部长都没能捍卫马来西亚在世界的好名声和声誉。

来自诸如国防部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和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的部长的不同言论,并没有为有关美国司法部最新一波行动的任何疑问释疑,这些言论只会加强人们对一马公司丑闻的庞大丑陋的规模的羞愧、惊恐和震惊。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马哈迪, 贪污, 金融丑闻.


依沙沙末应该拒绝受委为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以便终结在政府关联公司上演的音乐椅子丑剧,同时展开新的纪元,选贤与能而非委任首相最亲近的朋党来领导政府关联公司

丹斯里依沙沙末辞去联邦土地局全球创投控股有限公司(联土全球创投)主席的职位,但是立刻成为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只不过是延续在政府关联公司上演的音乐椅子丑剧,以及让政府关联公司的转型计划成为闹剧。

这是公众对纳吉作为首相的信心和可靠程度直线下滑的另一个原因和例子。

依沙受委为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是委任政府关联公司主席之中最不受看好的一次。它被各方所反对,包括公共服务领域、公民社会和巫统与国阵的一般党员,甚至是之前的第一任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赛哈密也批评这一委任。

为了解决他装模作样地被委任为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的闹剧,依沙至少能做的是,在他因为管理联土局和联土全球创投期间,导致10万联土局垦殖民遭受数百亿令吉的亏损而被调查期间,拒绝受委为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良好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