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马来西亚以可悲和耻辱的方式欢庆独立60周年,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马来西亚视为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猖獗的国家——先是美国、欧洲、亚洲,现在甚至连非洲都是这么认为

马来西亚以可悲和耻辱的方式欢庆独立60周年,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马来西亚视为贪污和贼狼当道统治猖獗的国家——先是美国、欧洲、亚洲,现在甚至连非洲都是这么认为。

联邦政府和国家机关在过去几年丝毫无动于衷,不去洗脱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全球贼狼当道国家中的佼佼者的恶名,还国家一个清白。

马来西亚在保障和维持良好管治方面的失败,以及沦为贼狼当道国家的过程,可以反映在1995年至2016年这22年的年度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TI CPI)的历史上。该指数显示出马来西亚在过去20年和一些国家相比,如中国和印尼,在廉洁和问责及良好管治原则上停滞不前,甚至是退步。

在TI CPI开始的第一年,也就是1995年,马来西亚在该指数在那个时候只涵盖的41个国家中,位居排行榜中间位置的第23名,而我们的分数只比中间值高出一分,即5.28分(0分为极度贪污,10分则为非常廉洁)。
Continued…

Posted in 贪污, 选举.


为徐祥强向太平果农李天才道歉而感动,前者因为分享被看作羞辱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的视频,在马华公会青年团向警方投报后,于关丹被逮捕和扣押两天

我为一位彭亨马华公会区会领袖因为向太平果农李天才道歉而被冻结党职的新闻报道所感动。李天才因为分享被看作羞辱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的视频,在马华公会青年团向警方投报后,于关丹被逮捕和扣押两天。有关视频是针对张盛闻在槟城水灾后,用“神”所做的嘲讽。

徐祥强被撤除英德拉马哥打区会的所有党职,包括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区会委员和第14届全国大选行动室、布条和传单组主任。

据报道,该马华公会区会将致函马华中央纪律委员会,以决定徐祥强的党员资格。

徐天强说:“人在做,天在看”,是非常恰当的。
Continued…

Posted in 马华, 资讯工艺.


2012年的民主行动党代表在昨天举行的民主行动党特别大会上的54%的出席率,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出席率

尽管国阵所拥有和掌控的媒体热烈报导“民主行动党改选面临糟糕的出席率”;2012年的民主行动党代表在民主行动党特别大会上的54%出席率却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出席率,这次特别大会旨在按照社团注册局所指示的,第三度重选2012年民主行动党中委会。

我在昨天的民主行动党特别大会上不禁想着,倘若国阵成员党,尤其是巫统、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得召集他们在五年前的各别党代表来重新召开一次的特别党大会,他们的出席率又会有多少。

我会对国阵的这些成员党当中的任何一个的五年前的代表可以在特别党大会上取得超过50%的出席率严重质疑,所以即使他们当中有些连30%的出席率都达不到,我都不会感到惊讶。

全国各地的民主行动党的2012年代表在昨天重新召集起来,以为2012年民主行动党中委会第三度投票,期间他们所展现的委身、耐力和奉献精神让我动容,尽管他们都知道社团注册局的这项重选指示是极为不公平和不公义的。

Posted in 民主行动党.


那些在过去五年里长期和大费周章图谋把民主行动党排除在政治格局外的人,明天是否会成功?

当民主行动党明天按照社团注册局的指示,根据2012年民主行动党代表名单召开特别代表大会,重新选举2012年全国领袖,那些在过去五年里长期和大费周章图谋把民主行动党排除在政治格局外的人,是否会成功?

时间会证明一切,但是民主行动党不会容许自己被排除在为马来西亚争取民主、正义、自由、发展、善政和国民团结之外。

昨天,我说过槟州大水灾害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借鉴,在自然灾害如2014年底发生的吉兰丹大水灾,马来西亚全国各地的人民,不分种族、宗教、区域或政治立场,展示他们由始至终只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身份,挺身而出协助遇难和需要帮助的马来西亚同胞。

问题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等待自然灾害发生,才让这种超越种族、宗教、地区或政治立场的团结、慈悲、善意和一体的感觉涌现?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民主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50年的历史已经证明,民主行动党是一个爱国的马来西亚政党,致力于不分族群、宗教或区域地改善所有马来西亚人的生活,并坚守宪法的基本原则

非常荣幸地欢迎拿督约阿德南成为民主行动党的一员。这是一个回家的仪式,因为约阿德南的父亲仄罗斯是1974年大选后,首个于1974年12月18日在霹雳州议会亚罗邦须选区举行的补选的民主行动党候选人。

43年前的亚罗邦须补选证明了,自民主行动党在52年前创立之初,民主行动党从来就没有把自己看作是华人或非马来人的政党,从来就不是一个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的政党,而是我国所有族群和宗教的政党。

民主行动党竞逐乡区选区亚罗邦须补选,不是因为我们期望取得胜利,而是党长期走入所有马来西亚人和地区的一部分努力,以传达民主行动党宣扬国民团结、正义、自由、发展和善政的信息。

2015年12月,当我拜访巴眼色海(亚罗邦须选区的中心),我为自己在1970年底访问亚罗邦须时拍摄的一张老照片,而惊喜不已。当时是我第一次从《内安法令》(ISA)的拘留下被释放后不久。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民主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