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敦拉萨于1973年创立的至今已经44年的作为一个以共识为基础的联盟国阵如今是否正处于它存在的最后十天或最后两周,倘若巫统将它的霸权强加在国阵之上,单方面地在4月6日或4月10日把哈迪的私人法案355号法案接手过来?

敦拉萨于1973年创立的至今已经44年的作为一个以共识为基础的联盟国阵如今是否正处于它存在的最后十天或最后两周,倘若巫统将它的霸权强加在国阵之上,单方面地在4月6日(本季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或4月10日(本季国会会议的延续)把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355号法案接手过来?

国阵是否会在接下来的十天至十四天内完全改变它的属性,从一个在任何政策、措施或决议成为国阵政府的政策、措施或决议之前必须获得13个国阵成员党的3C——Consultation(咨询)、Consensus(共识)和Consent(同意)——的政治联盟,变成一个接纳巫统霸权的有名无实的联盟,巫统领袖的意愿都成为国阵的规条?

假如国阵仍然忠于它的创立原则,成为一个以共识为基础的联盟,正如敦拉萨在1973年所创立时的模样,那么副首相拿督斯里扎希在没有获得国阵其他12个政党的咨询、共识和同意下就径直在3月18日宣布政府将会接手哈迪的私人法案并在国会推动的事情本来就不应该发生。

而且假如这样在根本上违背共识原则的事发生在之前的国阵首相的时候,其他成员党的领袖就会发声甚至抗议,而之前的国阵联盟就会在接续下来的内阁会议上把这样在根本上违背共识原则的事纠正过来。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 国会, 马华, 民政党.


一个高效而精心策划的运动, 企图通过妖魔化我和民主行动党来分化希望联盟,希望至少打击我的意志,迫使我退出政治, 正逐渐就绪

一个高效而精心策划的运动, 企图通过妖魔化我和民主行动党来分化希望联盟,希望至少打击我的意志,迫使我退出政治, 正逐渐就绪。

最后让我确信这个高效而精心策划的计划存在的两件事,是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魏家祥的最新攻击,充满谎言和不实,以及巫统浮罗山背国会议员兼卫生副部长不寻常的连串指责,说我是个不诚信和不值得信赖的人。

在这之前,巫统宣传主任安努亚慕沙强烈的抨击,把马来西亚的仇恨政治推向新的巅峰。他开出1万令吉的奖金,并在24小时内把奖金提高到5万令吉,征求有关我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的“最佳”文章或社交媒体帖文。此外,振林山国会选区也有人挂出“失踪人物”的横幅和海报。

过去的3个月里,在巫统或国阵拥有或控制的大众媒体中,如:《新海峡时报》《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星报》或《第3电视》,以激烈到近乎排山倒海的方式来妖魔化我。这是前所未有的。在我过去五十年的政治生涯,这些媒体都把我排除在外。某个主流媒体甚至有个常备指示,不能刊登我的照片。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马华, 民主行动党.


廖中莱承认内阁昨天没有讨论哈迪的私人法案或355法案,让人惊讶地招认了5名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部长没有骨气和不负责任的错误行为

马华公会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承认,内阁昨天没有讨论联邦政府带头的伊斯兰法院(刑事裁决权)修正案,让人十分惊讶地招认了5名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部长在内阁里没有骨气和不负责任的错误行为。

我们是否要重复前几届国会的连篇闹剧?巫统部长给予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优先权,而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部长及国会议员们的回应却是尽责地让我们沮丧。他们假装震惊地宣称,他们事先不知道这样的举动。

本届国会会议,会不会有巫统部长动议政府接管哈迪的私人法案,接着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的部长就共同演出一场闹剧,说他们从未在内阁同意政府在国会的这个举动,因此不必负起任何责任?

廖中莱怎么能宣称“355法案没有新的进展”,而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却在上星期宣布,政府会在目前的国会会议接管哈迪的私人法案?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 国会, 纳吉, 马华.


呼吁振林山的选民,不分民族、宗教甚至政党背景,一起带领全国性的“拯救并重新起动马来西亚”运动,让马来西亚免于成为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摆脱失败和流氓国家的命运

在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上,我从未像过去的3到4个月那么“出名”。我的照片和跟我有关的文章,几乎每天出现在《新海峡时报》、《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报》、《星报》或《第3电视》——它们都企图把我置于最不堪的状况。

过去数十年,某个主流报章集团有个常备指示,不能在他们的报章刊登我的照片。

为什么过去的3到4个月里,我变得如此“出名”,出现了各种有关我的虚假指控和谎言?而在我超过50年的政治生涯里,我长期被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排除在外,把我当作类似斯大林时代的苏联里的一个“不存在的人”。

这现象事实上与我无关,它源自巫统的宣传人员、网络兵团和领袖。他们害怕自己将在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被逐出布城。大选可能在今年,尤其是9月举行。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我将会正式致函纳吉,建议政府赞助一项题为“马来西亚是否是一个环球贼狼当道的国家,我们应该为此做什么?”的作文或社交媒体帖文比赛

当巫统宣传主任丹斯理安努亚慕沙开出1万令吉征求题为“林吉祥是种族主义分子、反伊斯兰教和掌政51年的独裁者,这是否确有此事?”的最佳作文或社交媒体帖文时,他证明了他是一位廉价、低级和不负责任的政客。

负责任和受尊敬的政治人物唯有当他手握证据的时候,才会向其他人做出严重的指控;但安努亚的行径却恰恰是相反的,他正是那类先指控其他人,然后才来寻找证据来为他所说的佐证的无耻之徒。

安努亚有关1万令吉作文比赛的建议正正强有力证明了当安努亚指控我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时,他是完全没有证据的,现在他尝试寻找可以为他的指控佐证的证据。

所有有理智的马来西亚人,无论是在朝或在野的应该谴责安努亚,因为正是这样的人为政治带来羞辱,强化政治是污秽的普遍观念,当像安努亚这样污秽的政客愿意无所不用其极的达到他的政治目的,无论他的手段是何等的不负责任、无耻或不道德。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贪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