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金融丑闻

  1. 罗纳建迪领导下的公账会是否会对一马公司丑闻交出最详尽、权威和最新的报告?交出最详尽、权威和最新的报告。这丑闻使马来西亚遭受被全世界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国际耻辱 October 4, 2018

    Posted in 国会,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 公账会主席罗纳建迪是否误解了指示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重启详细调查的国会动议的动机和目的呢? October 3, 2018

    Posted in 国会,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3. 所有串谋一马公司丑闻的政党、个人和组织,例如所有的国阵成员党、伊斯兰党、国会议长和媒体,必须对他们在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丑闻中,直接或间接地协助和教唆纳吉拉萨而忏悔和弥补过失 October 2, 2018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金融丑闻, 马华.

    No comments
  4. “谁会先出卖对方,纳吉还是刘特佐?”这样的问题是否太过假设性和不着边际,还是是存在着可能性的? September 25,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5. 如果弗兹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把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他应该卸下总警长的职务 September 20, 2018

    Posted in 警察,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6. 为何刘特佐的律师威胁澳洲、英国和美国的书店,表明假如它们售卖《亿万巨鲸》的话就会采取法律行动;但纳吉和刘特佐两人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阻止凯丽的《砂拉越报告》在马来西亚上架? September 19,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7. 刘特佐彻底改造其个人网站是否在吹响新的纳吉—刘特佐联合活动的第一炮,通过在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推翻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来限制一马公司丑闻的损害? September 18,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8. 可悲啊,马袖强应该为着国家议题,比如为了表达对一马公司丑闻以及马来西亚在纳吉掌政下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抗议,而不是为了任何私事辞职 September 16, 2018

    Posted in 民政党,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9. 马华公会、巫统、国阵甚至是伊斯兰党都可以向他们的未来吻别,如果他们的领导层不愿意对自己在把马来西亚变成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国际丑闻中,协助和教唆纳吉的行为而道歉和忏悔的话 September 14,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0. 新加坡把盗取自一马公司的4600万令吉归还给马来西亚,有力地提醒着,除非马华公会和巫统领袖对他们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中协助和教唆纳吉而道歉和忏悔,马华公会和巫统不会有未来 September 10, 2018

    Posted in 巫统, 金融丑闻, 马华.

    No comments
  11. 马华及巫统的前纳吉内阁部长是否胆敢宣称他们无需为纳吉试图掩盖一马公司丑闻,以及没能捍卫马来西亚的名誉及驳斥在世界上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负上责任? August 23, 2018

    Posted in 巫统, 金融丑闻, 马华.

    No comments
  12. 卡立要求纳吉在刘特佐的事上自证清白,犹如吹入一股新鲜气息 August 20, 2018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3. 纳吉应该表明他将会供证并全力配合公账会针对他在一马公司丑闻里的角色的调查,这宗丑闻导致了马来西亚蒙受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 August 17, 2018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4. 我对于纳吉的反应感到完全不解,他表示公账会要针对一马公司重启调查是可以的,但是它不应该专注在“寻找错失”上 August 15,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5. 纳吉是否在宣称他没有翻阅过美国司法部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案件诉状,它详细解释了刘特佐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被侵吞的钱来购置平静号? August 14,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6. 3个事件挫败了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 August 12, 2018

    Posted in 希望联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7. 让纳吉于2016至2018年期间领导的34名部长及33名副部长各自说明,当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针对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提出最大的盗贼统治诉讼案,纳吉以“大马一号官员”的身份涉及其中,并在2017年6月扩大该案的范围以涵盖盗用自一马公司45亿美元资金的17亿美元资产,他们当时做了什么? August 11,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8. 议长阿里夫为国会议员可以在国会里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发问和辩论解禁,为恢复三权分立以及民众对国会的尊重跨出重要一步,这也是向纳吉发出呼吁,要他在国会回答美国司法部诉讼里许多有关他身为“马来西亚一号官员”的时候被指控的贪污和洗钱罪行的问题 August 2, 2018

    Posted in 国会,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9. 纳吉对于从一马公司拨出4亿7000万令吉予巫统/国阵政党的否认,如何能与沙里尔在《砂拉越报告》于2015年8月揭示纳吉在第十三届大选后分别分派给沙里尔和阿末玛斯兰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后,所承认的从纳吉那里收取100万令吉一致呢? July 24,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0. 国阵的全体国会议员是否会效仿扎希和魏家祥上周在国会的行为, 在国会辩论时共同沉默并视一马公司贪污丑闻如瘟疫般一概回避? July 23, 2018

    Posted in 国会,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1. 纳吉是时候在明天的国会辩论上和盘托出他在一马公司贪污丑闻里的角色 July 22,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2. 纳吉的政府于第14届全国大选期间,发出秘密信函给美国中央情报局以寻求协助,揭示了一个问题:为何信中没有抗议美国司法部长公开谴责一马公司贪污丑闻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件”,因为这好比向国际控诉纳吉是“最恶劣的盗贼统治首领” July 21,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3. 像巫统、马华、民政党、国大党和人联党的国阵政党应该将他们从一马公司那里所收取的总额4亿7000万令吉的款项归还给国库 July 18,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4. 粉碎纳吉为全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件一马公司丑闻所精心策划的逃脱法律制裁的计划的三个事件 July 9, 2018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5. 前朝的纳吉政府无法向香港政府提出逮捕刘特佐的正式要求,是不是和它不制止一马公司丑闻从2009至2014年中所有4个阶段的演变,有着同样的原因? July 9, 2018

    Posted in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