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金融丑闻

  1. 随着罗斯玛的定罪和判监,黑暗尽头的曙光逐渐更多,但第十五届大选将会是一场大战因为就连巫统总秘书也同意这会是一场法治和贪污之间的对决 September 3, 2022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 阿末扎希未能在纳吉的SRC国际审讯中作证,以证明他见过捐赠现金到纳吉户头的阿拉伯家庭。阿末扎希的行为支持了九名马来西亚法官的立场,即纳吉提出的阿拉伯捐赠辩护是“站不住脚”并且“无以为继”的 September 1,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3. 扎希是否可以举一个纳吉的SRC国际公司案件在共和联邦成员国当中被说为不公正审讯的例子,纳吉入狱已经一个星期多了 August 31,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4. 大马反贪会是否知道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的花费有多少是來自一马公司丑闻? August 4,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5. 阿末慕拉马力肯教授指马来人被视为“消极、懒惰、腐败、虚伪和种族主义”的代名词,导致这个情况的是否包括巫统呢? August 1, 2022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6. 再益依布拉欣是否能改变哪怕只是一个人的思想,让这人相信纳吉在巨型的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丑闻里没有犯下贪污罪? July 29,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7. 国会应举行公开听证会,以明了第 13 届国会如何被阻止揭露一马公司金融丑闻,并确保国会不再被滥用以掩盖任何金融丑闻 July 28, 2022

    Posted in 国会, 法治,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8. 阿兹玛判决的一个后果是,阿班迪应该退还为了解决政府终止他担任总检察长合约的诉讼,而从政府那里领取的数百万令吉,因为他是我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检察长,辜负了全国 July 26, 2022

    Posted in 法庭,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9. 阿兹玛在阿班迪诽谤案中的判决证明了需要修改宪法,以便当四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提出实质性动议要求检讨总检察长的决定,总检查长便得对他的决定问责并负责 July 25, 2022

    Posted in 法庭, 法治,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0. 谨此回覆泰伦斯内托:他看不到这个国家的“道德迷雾”,而“害羞什么BossKu”现象就是它的产物。这见证了几十年来的道德与宗教教育的失败,因为马来西亚人民不再能分辨是非 July 24, 2022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1. 对于阿兹玛在阿班迪案中宣判,没有证据证明沙特王室“传说和神奇地”捐赠26亿令吉,纳吉的回应是什么? July 24, 2022

    Posted in 司法,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2. 如果纳吉承认并谴责一马公司贪腐案,“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将被重重削弱,反腐意识将大跃进,马来西亚的透明国际贪污印象指数将有所改善 July 22,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3. 回复塔亚帕兰(Thayaparan):我绝不会为纳吉漂白名誉 July 21,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4. 总检察长证实刘特佐欲以15亿令吉作为针对他的一马公司检控的和解,正是一马公司丑闻确实存在而不是子虚乌有的最终证据。那么巫统,马华和国大党领袖究竟还需要什么样的证据才会相信呢? July 17, 2022

    Posted in 希望联盟,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5. 巫统、马华公会和国大党何时会谴责诸如一马公司丑闻之类的数十亿美元庞大金融丑闻,并不再美化“最恶劣的盗贼统治”? June 29, 2022

    Posted in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6. 徐文寿的回忆录《马来西亚我的家园——路在何方》对马来西亚的未来提出了问题 June 23,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7. 如果 1986 年马哈迪政府采纳了阿末诺丁领导的土著金融丑闻调查委员会的建议,可能就不会有被视为“最恶劣的盗贼统治”的数十亿美元一马公司丑闻 June 22,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8. 2022年马来西亚反贪论坛带出了马来西亚反贪运动的更多问题 May 26, 2022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9. 为什么在过去的十年里,没有人挺身而出,就捐献资金到纳吉账户中的阿拉伯王室成员的身份作证? May 24,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0. 菲律宾周一的总统选举,对即将举行的马来西亚第15届全国大选将产生引人深思的影响 May 7, 2022

    Posted in 建国进程,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1. 我建议公账会调查 2002年鲉鱼级潜艇贪污案,并确定谋杀蒙古女郎阿旦杜雅的动机, 可是公账会副主席已宣判这个建议“死刑” May 1, 2022

    Posted in 国防,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2. 纳吉是否会同意只要他不去为马来西亚洗脱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他父亲即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功绩就会受到玷污? April 30, 2022

    Posted in 国防,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3. 马来西亚必须成为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平息两起重大腐败丑闻——首先是鲉鱼级潜艇交易丑闻和阿旦杜雅谋杀案,其次是一马公司丑闻 April 29, 2022

    Posted in 国防,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4. 公共帐目委员会应调查 2002 年鲉鱼级潜艇腐败案和阿旦杜雅谋杀案。此前法国政府指控法国公司泰雷兹在20 年前共谋贿赂鲉鱼级潜艇交易 April 28, 2022

    Posted in 国防, 纳吉,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5. 潘俭伟抨击宽柔中学董事会的做法有所冒失,但他谴责纳吉利用宽柔中学为他的盗贼统治罪行开脱是正确的 March 2, 2022

    Posted in 柔佛, 纳吉, 选举,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