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ies:

哈迪和纳吉站在同一阵线,也散播我要成为首相,以及一旦巫统败选巫裔和伊斯兰教将会在马来西亚覆灭的谎言

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已经和纳吉站在同一阵线,他也散播我要成为首相,以及一旦巫统在下届大选落败巫裔和伊斯兰教将会在马来西亚覆灭的谎言。

巫统喉舌《新海峡时报》在今天报导,哈迪在马江针对巫统企图营造“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可能最终将会成为首相,一旦在野党赢得第十四届大选”的印象评论道,伊斯兰党将会坚决反对非穆斯林出任首相。

哈迪是这样说的:“我们的优先考虑是确保穆斯林领导国家。”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必须要确保国家依然由穆斯林所领导。”

巫统所拥有和操控的平面及网络媒体在过去一周一直千方百计要按照纳吉在最近的巫统大会上的演讲(并在五天的大会里不断重复)制造争议,指控我要成为首相,还有一旦巫统在来届大选落败巫裔和伊斯兰教将会在马来西亚覆灭。

但这些拥有庞大金援的巫统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却没有取得多大成果。

哈迪现在向纳吉伸出援手,为纳吉和巫统的双重谎言背书:我要成为首相,以及一旦巫统输了,巫裔和伊斯兰教将会在马来西亚覆灭。

哈迪目前的立场和他参政初期的立场大相径庭,他以前曾经指控巫统酿成巫裔和伊斯兰教在马来西亚的困境。

但来到现在,巫统向马来西亚的巫裔和伊斯兰教所犯下的罪行却仿佛魔术般全都转移在民主行动党身上。

但愿哈迪也可以用魔术改变马来西亚人民的现实生活!

但纳吉和哈迪两人都是错的。

马来西亚的任何族群或宗教都不会面临到末日状况。

正因为每五年就举行大选的选举制度,倘若希望联盟取代巫统/国阵在布城成立联邦政府,这个新的希望联盟政府将需要证明它在保障和促进国内所有族群和宗教群体的权益上,尤其是巫裔和伊斯兰教的,比巫统/国阵政府做得还要更好,否则就会在五年后的接下来的大选中被人民拒绝,丧失人民的授权不能继续执政下去。

为何非得要哈迪向巫统伸出援手不可,为巫统有关我欲成为首相还有一旦巫统落败马来西亚的巫裔和伊斯兰教就会遭殃的谎言背书,但其实这两个谎言都是巫统的精心杰作,和伊斯兰党领导层毫无关系?

我能想到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为了维持巫统的这两个谎言的可信度,甚至连以哈迪为首的伊斯兰党领导层也觉得这些谎言可信,并将它们采纳为伊斯兰党为来届大选所准备的竞选材料。

第二,为了止住以哈迪为首的伊斯兰党领导层在伊斯兰党党员和支持者中所流失的支持,而不得不接纳这些谎言。

我对于哈迪昨天质问为何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高阶领袖都缺席伊斯兰合作组织(OIC)在伊斯坦堡举行的旨在谴责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的特别峰会,觉得有趣。

令我震惊的是,哈迪赞许委内瑞拉总统玛杜罗出席伊斯坦堡的伊斯兰合作组织特别峰会。

玛杜罗被组织犯罪与贪污报告计划(OCCRP)点名为“2016年年度人物”,这个“头衔”是给“世界上最增进组织犯罪活动及贪污的个别人士”。

一个由八位记者、学者以及打击贪污的运动份子所组成的小组为组织犯罪与贪污报告计划的全球“奖项”甄选了玛杜罗,因为“他充斥着不当管理的腐败及压迫性的统治,导致这个储油丰富的国家的人民得饱受饥荒折腾以及为药品乞讨。”

《金融时报》在剖析他的表现后,为他冠上委内瑞拉的“暴政之王”的名堂。

无国界记者则因着他在打压批判他的媒体上所展现的强大能力,而点名他为“新闻自由施暴者”。

他都有朋友收买主要的新闻媒体、谋划新闻报章的短缺,以及将“质疑他经由合法程序所组建的政权”的文章列为违法。

正如组织犯罪与贪污报告计划编辑,也是其中一位评审的Drew Sullivan所说的:“当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人民挨饿,但依然还领导着一个全年盗窃700亿美元的政府,而他的家人则同时候贩毒,这简直就是非一般的邪恶。所以他获得这个奖是实至名归的。”

当哈迪可以推崇玛杜罗即组织犯罪与贪污报告计划的作为“世界上最增进组织犯罪活动及贪污的个别人士”的“2016年年度人物”时,马来西亚人民可以更好的理解,为何哈迪会和纳吉组成政治联盟,不但为一马公司丑闻说项,也维护马来西亚作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地位!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 民主行动党.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