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osts by: Kit

  1. 为了说服马来西亚人一马发展公司的丑闻终于通过一马发展公司和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仲裁协议”得以解决所展开的“过火”活动,却回到原点,因为许多基本问题依然悬而未解 April 27, 2017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2. 巫统与国阵的领袖和军师预料巫统、马华、民政党和国大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失去更多的席位,所以他们展开谎言、仇恨和恐惧运动,特别是强调一旦巫统败选,马来人将失去政权这个整合了谎言、仇恨和恐惧三个元素的手段 April 23,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选举,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3. 既然政府正式发布环球贼狼当道政治的一马公司丑闻已经不存在的新闻,那么纳吉就应该要为着一个政府所可能杜撰出来的最令人发指的假新闻负上责任 April 21, 2017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4. 当巫统和国阵主流媒体毫不犹豫地从报纸转变成“谎报”,第14届全国大选会是国家历史上最为肮脏的大选 April 16, 2017

    Posted in 媒体, 选举.

    No comments
  5. 两个纪念卡巴星及向卡巴星致敬的方式——第三次投选民主行动党领导的槟城州政府,并投选希望联盟组织布城的联邦政府,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失败及流氓国家 April 16, 2017

    Posted in 希望联盟, 建国进程, 选举.

    No comments
  6. 马来西亚正以这个国家60年历史里前所未有的步伐,朝向第14届全国大选将带来的政治变更,因为包括160万公务员在内的马来西亚人民,都对巫统与国阵政府有广泛又深入的不满和不快 April 14, 2017

    Posted in 希望联盟, 建国进程, 纳吉, 选举,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7. 巫统与国阵政府里发生了一场“政变”——不是为了推翻首相,而是为了保护首相 April 13, 2017

    Posted in 巫统, 希山慕丁, 纳吉.

    No comments
  8. 因为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制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April 12, 2017

    Posted in 巫统, 国会,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9. 巫统和国阵的领袖和宣传人员不应该表现得那么没有爱国精神,以他们不负责任的谎言、仇恨和恐惧政治来破坏60年的建国努力 April 9, 2017

    Posted in 巫统,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10. 纳吉应该和巫统/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在针对我的妖魔化行动上讲好说辞— 来决定他们是要攻击我要在第十四届大选后成为首相还是副首相,而不是在两者之间摇摆 April 9, 2017

    Posted in 巫统, 希望联盟,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11. 内阁应该认真考虑采用冰厢岸方案以促进马来西亚不同民族、宗教和地区之间的团结 April 9, 2017

    Posted in 建国进程, 伊斯兰, 国会.

    No comments
  12. 当马来西亚主要的国家机关越来越像“流氓”,拒绝执行他们的关键任务时,马来西亚人民应该不分民族、宗教或地区地挺身而出,以爱国精神团结一致,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流氓”国家 April 8, 2017

    Posted in 司法, 国会,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No comments
  13. 因为滥用议长的权力,不允许辩论哈迪的私人法案,班迪卡最终成了“大傻瓜” April 7, 2017

    Posted in 伊斯兰党, 国会, 纳吉.

    No comments
  14. 我将接受与首相或巫统资深领袖就“谁是马来西亚爱国者”或“马来西亚爱国者在2017年的挑战”的公开辩论 April 5, 2017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贪污.

    No comments
  15. 纳吉在第13届大选后究竟和刘特佐见面了多少次,在哪里和在什么时候,还有首相是否有在他上次访问中国时和刘特佐见面? April 4,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16. 为什么阿都拉曼达兰要逃避我的问题,为什么他不打自己的仗,反而要哭哭啼啼跑向“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求救,叫其他的巫统部长和领袖来帮他解围? April 3,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纳吉,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17. 马来西亚人务必要拯救马来西亚,因为她在过去六十年里没能在经济和政治上成为成功的楷模后迷失了方向,马来西亚人要重新起动国家建设的方向和政策 April 2, 2017

    Posted in 媒体, 民主行动党, 政治.

    No comments
  18. 我给阿都拉曼达兰的第三堂课——邪不胜正 April 1,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19. 倘若哈迪的私人法案真的在下周四在国会通过,这将会是对国阵最高理事会有关国阵政府将不会接手哈迪修正355号法案的私人法案的决议的极大嘲讽 March 31, 2017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 伊斯兰党, 国会.

    No comments
  20. 我要教阿都拉曼达兰的第二堂课是孔子所说的名正才能言顺,因为他不再是国阵策略通讯主任,而是国阵策略大话主任 March 31, 2017

    Posted in 媒体,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21. 国阵最高理事会会议的两个重要成果——让以协商精神为基础的国阵避免了最后的下葬仪式,及明确肯定了批评甚至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不是反伊斯兰教 March 30, 2017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 纳吉.

    No comments
  22. 阿都拉曼达兰让我想起“朽木不可雕”这句话,尽管我早前尝试教育他,但是他依然自说自话,因为他不会学习而无法被教育! March 30,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23. 敦拉萨于1973年创立的至今已经44年的作为一个以共识为基础的联盟国阵如今是否正处于它存在的最后十天或最后两周,倘若巫统将它的霸权强加在国阵之上,单方面地在4月6日或4月10日把哈迪的私人法案355号法案接手过来? March 28, 2017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 国会, 马华, 民政党.

    No comments
  24. 一个高效而精心策划的运动, 企图通过妖魔化我和民主行动党来分化希望联盟,希望至少打击我的意志,迫使我退出政治, 正逐渐就绪 March 27, 2017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马华, 民主行动党.

    No comments
  25. 廖中莱承认内阁昨天没有讨论哈迪的私人法案或355法案,让人惊讶地招认了5名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部长没有骨气和不负责任的错误行为 March 25, 2017

    Posted in 伊斯兰, 国会, 纳吉, 马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