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阿都拉曼看来已经黔驴技穷了

昨天,国阵策略宣传主任兼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回到他的主旋律,说一旦希望联盟在下一届大选胜出,我就会成为首相。

阿都拉曼被形容为“明日之星及首相纳吉的忠臣”,虽然很多认为他是“坠落之星”的人会驳斥这个形容词。他说如果在野党胜选,不论是敦马哈迪医生还是拿督斯里安华都不会领导这个国家。

他说:“如果希望联盟在下届全国大选胜出,林吉祥会成为下一任首相,而不是林吉祥常说的敦马哈迪医生。”

“他(林吉祥)需要利用马哈迪医生以便赢取大选。”

“敦马哈迪可以忘了这个职位,安华可以忘了这个职位,那是林吉祥的。因此,要了解马来西亚政治,聚焦这个人吧!”

这对我的自尊是多么大的奉承和抚慰,可是它的真实性就像马哈迪用10亿令吉贿赂我的谬误一样。他们说当中的7.5亿已经在新加坡和香港支付给我,以获得实现4个目标的回报:让土著团结党加入希望联盟、让马哈迪成为希望联盟的主席、确保我对1990年代国家银行外汇损失丑闻保持缄默、在即将进行的全国大选给拿督斯里慕克里马哈迪竞逐一个安全的国会议席。

首先,我要宣布我的立场:如果这个马哈迪用10亿令吉贿赂我以达到4个目的的指控是真实的,根据我国反贪污法律的定义,这是贪污行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大马反贪会)没有权力对这样的贪污罪行采取行动的藉口,是站不住脚和自私自利的。

我对阿都拉曼要重复这样的谣言有些惊讶,因为在星期六晚上,我在森美兰州拉沙的民主行动党中秋晚会上已经对此事发言。我说我从政52年,成为首相的念头从没进入我的脑海。

我质问,如果我在20多岁、30多岁和40多岁时,没有想过要出任马来西亚首相,为什么要在70多岁时想要当马来西亚首相?

在美国,黑人奥巴马成为了美国总统,而这是美国在1776年成立后的约230年才发生。

我希望马来西亚不需要230年来让非马来人成为首相,我却没有预期非马来人在本世纪出任马来西亚首相。

马来西亚能不能在22世纪或23世纪(即从2100年至2299年)复制奥巴马的例子,将取决于身份政治是否会继续像当前马来西亚政治那样,成为非常原始和根本的政治力量。

然而,我的澄清,尤其是我早前的几个声明,表示我不认为在我有生之年可以见证非马来人成为首相,无法让巫统与国阵领袖留下任何印象。

这反映了他们低劣的智能,还是缺乏基本的诚实和道德价值?

阿都拉曼看来已经黔驴技穷了,当他失去这个“伎俩”时,就完全无用武之地了。

我没有预见任何情况的演变,以致于下一届大选之后,马来西亚的首相将是非马来人。

即使我在全国大选后获得献议首相一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我会拒绝,因为那是没有政治条件可以实现的。

我想起了马哈迪给了我10亿令吉贿赂的谎言,并且我已经在新加坡和香港收取了7.5亿令吉。

星期天晚上,在班达马兰举行的希望联盟“爱国锄盗”讲座,我说过,如果马哈迪给了我10亿令吉的贿赂,我会捐给100万个每月收入少于1,200令吉的马来西亚人每人1,000令吉。

交出马哈迪在香港和新家坡给了我7.5亿令吉的证据吧!我会乐于把全部的钱,捐给75万个每月收入少于1,200令吉的马来西亚人每人1,000令吉。

我被告知,如果马哈迪给了我这笔钱,有更好消费这10亿令吉,以帮助马来西亚人民的方法,如为年轻的马来西亚人民建5,000间可负担房屋,或者把这笔款项放回公共奖学金,一年可以惠及约3,000名大学生。

如果这笔钱真的存在,我敞开胸怀接受花费这10亿令吉的最好建议。

Posted in 媒体, 希望联盟, 贪污, 政治.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