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为何首相和内阁在过去两天对马来统治者表达对国民团结及和谐的关切的声明保持缄默

鉴于最近发生的具有争议性的种族主义事件,马来统治者应该为着他们表达对马来西亚日益衰弱的团结及和谐的关切而受到赞扬。

马来西亚人民有权发问,为何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内阁在过去两天保持缄默,还有马来统治者对国民团结及和谐的关切是否有成为昨天的每周举行的内阁会议上的首要议程,如果不是的话,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的话,内阁商议后的结果又是什么。

马来统治者的声明获得全国各地的赞许和支持,尤其是独立的60周年及马来西亚日的54周年庆现在因着极端主义、偏狭和偏执的势力的崛起而蒙上阴影,而马来西亚政府则推卸它秉持马来西亚宪法所庄严载入的中庸及包容性的马来西亚精神的责任。

内阁部长看起来不但已经遗忘了马来西亚宪法里的国家建设的基础原则,他们也忘却或完全无视于马来统治者声明里所提及的国家原则的国家建设原则的存在。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宗教, 国会.


安努亚和巫统的丑角都错了—— 民主行动党不会是在马来西亚半岛165个国会议席中囊括最多议席的希望联盟成员党

当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兼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拿督达祖丁对敦马哈迪作出虚假的指控,并试图声称马哈迪被“注射了民主行动党的血液”,包括巫统领袖在内的每个人都一定想知道达祖丁被注射了什么血液,因为现今没有比达祖丁更口出恶言的政治领袖了。他似乎完全没有“马来人的礼仪”。

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是否同意达祖丁的“注射血液”,可以类比巫统领袖的不当行为,以致他们不仅成了盗贼统治而是“全球盗贼统治”的活生生例子?

安努亚是否受到“所注射的血液”的影响,所以持续进行妖魔化我和马哈迪的运动?特别是他昨天的演讲宣称,既“强大”又“无敌”的政客都被我“驯服”了,所以我称得上是“政治独裁者”。

由于安努亚的演讲中既没有逻辑也没有一致性,或许让他去做血液测试是个好主意!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马哈迪, 民主行动党.


在我还未针对安努亚慕沙对我和敦马哈迪最新一轮的谴责回应之前,我希望前者可以回答的五道问题

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宣称我已经“收服像敦马哈迪医生这样可畏的政治人物”,他指控这位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虽然在政坛上看起来所向披靡”,但却裁在我的“甜言蜜语”之下。

但在我还未针对安努亚最新一轮的谴责回应之前,让我来向他发出五道问题,并希望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快速回答我。

我给安努亚的五道问题如下:

第一,他在担任人民信托基金(玛拉)主席和其他玛拉职位时,受到反贪会调查的贪污和滥权案件究竟有多少宗,还有这些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Continued…

Posted in 贪污.


一项发现:沙烈赛益是又一个黔驴技穷的范例

我刚读到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题为“吉祥掩饰他真正的野心”的部落格文章,这篇文章是在我针对阿都拉曼昨天和亚洲新闻台做的访谈所发出的文告“阿都拉曼不应该成为黔驴技穷的范例”后刊登的。

然后我突然察觉到这个黔驴技穷的范例不只是有一个,而是有两个,且两人都是来自沙巴的。

沙烈对我在上周一于斗湖所说的沙巴已经出产两名“巫统傀儡”,即他和拿督阿都拉曼达兰而感到冒犯,他并反问挺身而出捍卫自己的党来回击谎言、毁谤和其他攻击是否就等于是一名傀儡。

我的答案是明确的“不是”。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巫统, 沙巴.


阿都拉曼看来已经黔驴技穷了

昨天,国阵策略宣传主任兼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回到他的主旋律,说一旦希望联盟在下一届大选胜出,我就会成为首相。

阿都拉曼被形容为“明日之星及首相纳吉的忠臣”,虽然很多认为他是“坠落之星”的人会驳斥这个形容词。他说如果在野党胜选,不论是敦马哈迪医生还是拿督斯里安华都不会领导这个国家。

他说:“如果希望联盟在下届全国大选胜出,林吉祥会成为下一任首相,而不是林吉祥常说的敦马哈迪医生。”

“他(林吉祥)需要利用马哈迪医生以便赢取大选。”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希望联盟, 贪污,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