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与新冠病毒的无形战争中,马来西亚必须学习世界上的最佳做法,而不是成为唯一无法团结人民的力量以对抗新冠病毒的国家,只因为我们有一个不合法的后门政府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爆发超过5个星期后,新冠病毒的扩散没有减弱的迹象。

在过去的一周中,新冠肺炎大流行在全球创下了新的记录。过去的7天中,每天都有超过100,000个新增确诊病例:

5月 27日 – 106,475 例
5月28日 – 116,304 例
5月 29日 – 125,473 例
5月30 日 – 124,102 例
5月31日 – 108,767 例
6月1日 – 103,946 例
6月2日 – 109,901 例
共计 – 794,968 例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马来西亚民众的信任和信心都被政府所粉碎,后者乃是“耍弄政治手段”的罪魁祸首,尽管这些手段都被掩饰作“为国家的好处”

泰国国会昨天通过了一项总值2520亿令吉的经济支持配套,以舒缓新冠肺炎瘟疫所带来的效应,这个配套包括了向农民和非正式员工如街边小贩,以及那些工作消失掉的受雇于按摩中心及酒吧的人发出援助。

新加坡国会在一周前通过了一项总值330亿新元的补助预算案,它的协助对象主要是劳工和商家,以度过新冠肺炎危机和黯淡的经济前景。

新加坡的这项被称为“坚毅向前”的预算案是该国不到四个月内的第四个预算案,前三个预算案分别是“团结”预算案、“坚韧团结”预算案和“同舟共济”预算案,总额近1000亿新元——或等于新加坡国民生产总值的接近20%——旨在协助新加坡人民度过新冠肺炎疫情。

菲律宾的众议院自3月23日起就混合运用远距离和面对面的方式一直继续召开会议,来通过法案让政府拥有对抗新冠肺炎的必要利器。该国还成立了一个击败新冠肺炎国会委员会,并透过视讯每周开会至少两次。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慕尤丁, 良好施政.


现在是认真考虑结束行动管制令的时候了,虽然政府必须准备好在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爆发时实施针对性的限制

现在是政府认真考虑结束行动管制令的时候了,虽然它必须准备好在新冠肺炎疫情再次爆发时实施针对性的限制。

昨天,卫生总监诺希山声称,自3月18日起实施行动管制令后,马来西亚正处于从新冠疫情复苏过来的最后阶段。此外,如果人们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那么马来西亚可能就不会再掀起第三波疫情了。

诺希山说,自5月4日开始实施有条件行管令(CMCO)以来,衡量疾病传染性的基本感染数(R0)已下跌至0.3。相比之下,实行更严格的行管令(MCO)期间,R0是0.6。

他说:“根据模型,MCO之前的传染率(R0)为3.55,这意味着一个人可以感染3.55人。实施MCO时,我们将R0降低到0.6,现在是0.3。”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自就任为“后门”首相的第一天起就耍弄政治手段的慕尤丁,除了将国会禁闭和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他也应该解释将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展延是否会成为7/8月的国会会议被取消的前奏

如今显而易见的是,“后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自上任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耍弄政治手段,他先是将国会禁闭起来和瘫痪国会的监督和审视功能。

然后他再开除敦马哈迪医生、慕克里兹、马智礼、赛沙迪和阿米鲁丁韩沙的团结党党籍,现在他更展延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后门政府的这一切耍弄政治手段的举动,无非是在揭穿慕尤丁上个月所宣称的他自3月1日就任为首相以来,就因着人民“厌倦”政治而不再想政治的谎言。

且让慕尤丁来解释第十二次马来西亚计划的展延是否会成为7/8月的国会会议被取消的前奏。

根据由前任国会秘书礼端拉玛在3月18日向全体国会议员所发出的国会行事历,国会将从7月13日至8月27日召开为期25天的会议。礼端随后在2020年5月13日在违宪的情况下被革除下议院秘书的职位,导致他成为马来西亚国会史上任期最短的下议院秘书。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慕尤丁.


马哈迪、慕克里兹、马智礼、赛沙迪还有阿米鲁丁被“开除”团结党党籍是慕尤丁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最为明目张胆的耍政治手段,并揭穿他所宣称的自上任为首相后,因着人民已经厌倦所以不再去想政治的谎言

将马哈迪、慕克里兹、马智礼、赛沙迪还有阿米鲁丁的团结党党籍“开除”掉的企图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最为明目张胆的耍政治手段,并揭穿他在上个月所宣称的自3月1日上任为首相后,因着人民已经“厌倦政治”所以不再去想政治的谎言。

事实上,这再一次让人质疑为何马来西亚国会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被禁闭起来,还有国会议员被禁止执行宪法赋予他们的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责;但在其他拥有数十万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及其死亡病例达到五位数的国家,它们的国会却没有被噤声或禁闭起来。

举例来说,新加坡的国会在马来西亚的5月18日的一天国会会议的之前和之后都照常召开会议,而马来西亚国会却在5月18日当天不被容许进行任何国会事务。

慕尤丁在就任为首相的头一白天里最伟大的“成就”相比就是将国会禁闭起来,这除了让他的名誉受损,也导致马来西亚引来骂名。

马哈迪以及其他四名团结党领袖正挑战他们被开除团结党党籍的合法性,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国会被禁闭以及宪法赋予国会议员监督和审视行政单位的职务被瘫痪的问题,仍然需要自诩“不耍政治”的首相的解答。

Posted in 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