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为纪念郭金福的政治斗争和牺牲,我们要”热爱马来西亚、拯救马来西亚、改变马来西亚”,以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盗贼统治国家和恶人政治国家

郭金福逝世的追悼会进入第二天,就让马来西亚人民成为“热爱马来西亚、拯救马来西亚、改变马来西亚”全民运动的一份子,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盗贼统治国家和恶人政治国家,,以纪念郭金福一生的政治斗争和牺牲。

过去两年,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坠落我国60年历史上最深的谷底,因为我们被世界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首相和巫统与国阵政府不但没有政治意愿以清除或消解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与骂名,他们反而竭尽全力降低国内主要机构的声誉和地位,把它们变成装聋作哑的同谋,压制对一马公司丑闻应当承担的责任。

最近长达三周的国会会议于昨天结束了,它在我国议会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极大的污点。超过30名国会议员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提问,被下议院议长用最荒谬和站不住脚的理由拒绝了。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贪污, 民主行动党.


纪念郭金福的爱国斗争和牺牲的最佳方式,是由马六甲人民引领“热爱马来西亚,改变马来西亚”的国民运动

许多历史事件发生在全国最古老的遗产城市马六甲。

例如:1956年2月20日,国父东姑阿都拉曼选了马六甲的怡力英雄草场,宣布马来亚将在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

更接近现今的时间是1984年,马六甲人民引领了一项不可能的任务,他们成功带领“拯救三保山运动”,以保存国内最古老的义山遗产。

今年是我国庆祝1957年8月31日取得独立的60周年纪念。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贪污, 选举, 民主行动党.


劳勿斯是不是允许他在联邦法院的同僚对于他重新受委为首席法官是否符合宪法表态?

丹斯里劳勿斯通过宪法第122(1A)条文委任“附加法官”的违宪漏洞,争议性地再次受委为首席法官。他提出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在过去几天纠缠着马来西亚人民,因为它似乎不正确也不妥当。

劳勿斯说,他重新受委为首席法官是“史无前例”,但是符合宪法的。

他说,凡事总有第一次,而第一次发生某件事情时,一定会有很多不同的意见。

劳勿斯说,尽管有这些意见分歧,但最终还是由法院来决定他的任命是否符合宪法。
Continued…

Posted in 司法, 宪法.


把马来西亚从堕落为失败国和流氓国的趋势中拯救出来的伟大使命,比巫统/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还来得更重要

今天有哪些大新闻。有几则似乎正在争相获得最大关注。

这些大新闻计有:

第一则大新闻就是,一马公司再次不能按期向阿布达比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偿还6亿2875万美元(26亿9000万令吉),在原先的宽限期即7月31日被延长五天后。

第一个宽限期是一马公司和IPIC在4月所达成的协议定下的,以避免就向IPIC拖欠的债务展开仲裁程序。
Continued…

Posted in 司法, 媒体, 贪污, 金融丑闻, 选举.


既然总检察长是政府的首席司法顾问,而不是法律的最终裁决者,他是否有就马来西亚宪法第130条文劝告首相,针对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重新被委任为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究竟是否合宪的问题寻求联邦法院的意见?

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终于针对身为联邦政府首席司法顾问的他有份促成的新的宪制危机发表谈话,宣布丹斯里劳勿斯和丹斯里祖基菲里各自重新受委为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是合宪的。

但这些谈话都是多余的,因为很明显的在没有获得总检察长的核准的情况下,首相办公室是不会在2017年7月7日发布那篇具争议性的媒体声明的,该声明宣布劳勿斯和祖基菲里将会在宪法第122(1A)条文的“增设法官”条款下在违宪的情况下各自受委为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从而在同样违宪的情况下延长他们本来的任期。

总检察长在他昨天刊登于《每日新闻》的文章里表明劳勿斯和祖基菲里各自重新受委为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是合宪的,这并没有为这次的争议添加新的论点,因为阿班迪只是在重复他为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重新受委为国家两大司法职位是合宪的辩护的平淡无奇的论点。

阿班迪大可以高喊一千次劳勿斯和祖基菲里各自重新受委为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是合宪的——但这并不会一定让它们变成合宪的。
Continued…

Posted in 司法, 宪法, 希望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