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如果阿占真的不愿意在1月为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供证来洗脱他的利益冲突嫌疑,那么当国会在2月28日召开的时候就应该呈上移除他反贪委首席专员职位的动议

如果阿占巴基不愿意在1月为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供证的话,那么他就应该辞职或马上休假,因为他已经不能成为在公职上秉持廉正的榜样了。

国会是抱持着两个宗旨来制定2009年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法案的:第一,透过设立一个独立及问责的反贪污机关来促进公立和私人界管理的廉正和问责精神。第二,教育政府当局、政府官员和社会大众有关贪污和其对公立和私人界以及社群的破坏性影响。

如果反贪委首席专员不再能够成为公职上秉持廉正和问责的公共榜样,那么这就已经违反了反贪委法案的基本目的。

当国会在2009年辩论反贪委法案时,国会议员想必万万没想到日后对反贪委的合法性和公信力造成最大威胁的竟然是来自反贪委首席专员本人!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贪污.


阿占门案可能会引致第十五届大选在农历新年后举行,而不只是有柔佛州选举罢了

多方揣测柔佛州选是否会在农历新年后举行。

柔佛州选在农历新年后举行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掉,因为巫统领袖在马六甲和砂拉越州选后就施压第十五届大选尽早举行,而柔佛州选将会是巫统领袖向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施压尽早解散国会以举行第十五届大选的一种方式。

然而,马来西亚的政治事件发展瞬息万变,而按照今天的进展,依斯迈沙比里所承受的提前举行第十五届大选的压力更是加剧,所以第十五届大选而不只是柔佛州选在农历新年后举行的可能性不能排除掉。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首席专员阿占巴基的严重利益冲突指控在今天又有许多发展。
Continued…

Posted in 依斯迈沙比里, 国会, 贪污.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不应该让国会瘫痪发生,他应该把1月27日定为国会特别会议的日期,来商讨阿占门案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不应该让国会瘫痪发生,他应该把1月27日定为国会特别会议的日期,以此来商讨阿占门案,因为国会绝不容许任何人,哪怕是反贪委首席专员牵制它,促使它不能就重大国家议题决议。

今天发生了许多与阿占门案相关的议题。

首先,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黄家和挑战议长阿兹哈仑有关国会首相署机构特别遴选委员会的立场的举动是正确的。后者宣称在下议院常规下除非符合一个条文的条件,不然该特委会是不能向公众和媒体开放的。随后,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就向国会呈上辩论阿占门案的紧急动议。

但今天最令人震惊的消息莫过于,原定于星期三召开的特委会会议已经展延了,因为阿占巴基对这个会议提出抗议,而他的理由是他已经入禀法庭提出毁谤诉讼(并可能为法庭接受),还有他已经受到证券委员会和反贪委申诉委员会调查了。
Continued…

Posted in 依斯迈沙比里, 国会, 贪污.


倘若马来西亚没有在去年1月11日颁布紧急状态,我们在新冠肺炎抗疫上可能就会表现较好

我对前首相慕尤丁依然试图合理化2021年1月11日所颁布的紧急状态感到震惊。这次紧急状态完全破坏了国会在新冠肺炎抗疫上对政府的监督直到去年8月为止,并导致马来西亚沦为过去两年世界上抗疫表现最差劲的国家之一。

慕尤丁在与阿布达比报章《国民报》(The National)做的访谈中试图合理化2021年1月11日所颁布的紧急状态,他宣称获得额外权力有助于抗疫。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慕尤丁是否可以解释为何我们的疫情没有在紧急状态颁布逾一年后恢复到紧急状态之前的水平呢?

新冠肺炎抗疫紧急状态在2021年1月11日颁布当天的新冠肺炎单日新病例是2232宗、单日新死亡病例是4宗。昨天的单日新病例和新死亡病例都比这还要高,分别是3010宗和12宗。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慕尤丁.


行动党在砂拉越的第三波浪潮

昨天选出的新砂拉越州委会将负责在砂拉越发起行动党的第三波浪潮,以实现更美好的砂拉越和马来西亚。

行动党在砂拉越的第一波浪潮始于砂拉越行动党首任主席张守江。从1978年到1996年,他用了18年的岁月,最后取得突破,3名议员获选进入砂拉越州议会——黄和联(武吉亚瑟)、黄新楠(柏拉旺)和黄声爱(基杜弄)。

砂拉越行动党争取中选国会代表的奋斗则没那么艰辛,两名古晋(沈观仰)和诗巫(林世铭)的国会议员于1982年中选。

1996 年至 2021 年的砂拉越行动党第二波浪潮历时 25 年,在黄和联的领导下,行动党在 2011 年的第 10 届砂拉越州大选中赢得12个州议席。
Continued…

Posted in 民主行动党, 砂劳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