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14届全国大选对于马来西亚是否有能力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考验,以让我国成为每一个人类探索领域的世界顶尖成就者

当我国在1957年取得独立,并在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我们在1957年的“马来亚独立宣言”和1963年的“马来西亚宣言”中表达了国家的愿景。

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呼吁国内的每一个人“用劳力和脑力工作和奋斗,以创造一个受到正义和自由理想启发的新国家,——成为混乱和纷扰世界中的一盏明灯”。

马来亚独立宣言和马来西亚宣言概述了追求卓越、正义、诚信、仁慈和自由的马来西亚的伟大梦想,承诺我们“永远是建立在自由和正义原则基础上的主权民主和独立的国家,永远追求人民的福祉和幸福,并维护所有国民的公正和平”。

我们是否在过去60年实现了我们的马来西亚梦想?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选举.


昔加末的幽灵军营有1,051个登记的幽灵选民,是选举委员会 “战略性操纵”选民册,以帮助巫统与国阵联盟窃取下一届选举胜利的例子,以及为什么马来西亚的选举廉政程度处于世界最低谷,只是在津巴布韦之上

昔加末的幽灵军营有1,051个登记的幽灵选民,是选举委员会 “战略性操纵”选民册,以帮助巫统与国阵联盟窃取下一届选举胜利的例子,以及为什么马来西亚的选举廉政程度处于世界最低谷,只是在津巴布韦之上。

昔加末是在昔加末国会选区塞入1,051名军人选民的闹剧和骗局的场所,以拯救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中以1,217的少数票获得国会议席的国大党主席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医生。

上个月初,在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兼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明吉摩区州议员陈泓宾、彼咯区州议员林永源和东甲州议员黄俊历的陪同下,我参观了位于昔加末Jalan Pulapol的峇都安南新军营,并且发现它正在建设中,直到明年4月才会完工。没有任何人住在那里。

1,051名军人选民及他们的配偶,如何在10月25日至11月6日展出的2017年第三季度的附加选民册中,以这个军营为地址登记为新选民?
Continued…

Posted in 选举.


巫统大会是否会连续第三年对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昨天描述为全球“贼狼当道统治最恶劣的例子”的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视而不见?

第71届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连续第三年对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昨天描述为全球“贼狼当道统治最恶劣的例子”的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视而不见?

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在昨天于华盛顿特区举行的《资产追回环球论坛》上的开幕演辞中,在提及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里打击贪腐的努力时,将一马公司丑闻形容为“贼狼当道统治最恶劣的例子”。

塞申斯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贼狼当道统治的强调,是其他贼狼当道统治丑闻所不能比拟的。

塞申斯这样说道:“你或许会对这些案件熟悉。比方说,我们所截下的35亿美元的贪污所得的接近一半,是和一起执法行动有关的。”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的炒汇损失事件的皇委会报告书里的“3V”,将1990年代的高阶政治领袖和公务员描绘成歹人,这引发了我们对和一马公司丑闻——国家史上最庞大的贪腐丑闻——相关的目前的高阶政治和政府领袖的疑问

所有的事情都以异乎寻常的速度进展,充分显示出皇委会并非是要伸张正义,而是怀抱着“3V”的目的——vengeance(报复)、vindictiveness (怀恨在心)和vendetta(世仇)——在第十四届大选将会在接下来的120天内举行的时候,将敦马哈迪医生和拿督斯里安华列为攻击目标。

这从而导致了一个可悲的结果,那就是皇家调查委员会这个机制被玷污和贬损,一个明显的证明就是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的炒汇损失事件的皇委会报告书在国会会期的最后一天鬼祟地发放给国会议员,并且事前完全没有通知,也不允许国会议员针对它进行辩论!

前国家银行助理总裁在2017年1月27日宣称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初期因着外汇投机交易活动而累积损失达100亿美元,并且在那个时候并没有针对如此庞大的损失展开调查。

然而,他的这番话却没有反映事实真相。因为倘若真要查清国家银行因着1990年代的炒汇交易而导致的损失,那么只需要解密两份有关国家银行炒汇损失事件的官方机密法文件就可以了:志期为1994年1月21日的《截至1992年12月31日的银行部门的外汇执行部和账目部门的程序处理部的审计报告》,这份报告是由国家银行的内部审计部门(IAD)为国家银行的高级管理层和审计委员会所准备的;以及志期为2007年4月18日的《有关1988年至1994年的活跃储备金管理所导致的损失的审计处理》,它是在时任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指示下,由国家银行在2007年所准备的。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希望联盟将会在执政的首100天内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调查一马公司丑闻,并寻求国际的合作,以洗脱马来西亚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

今天是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国会会议的最后一天,国会议员惊讶于厚达830页的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的炒汇损失事件的皇家委员会报告书在这天呈上国会,并且针对此事的辩论不被容许在国会进行。

这份皇委会报告书是在2017年10月13日公布的,并在当天呈上给国家元首。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可以解释这份皇委会报告书为何不在间隔的七个星期内在国会呈上,还有不在国会针对这份报告书进行辩论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很显然的,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的炒汇损失事件的皇委会的成立目的并不是要查出发生于四分一个世纪前的炒汇损失的真相,而是要转移对马来西亚甚至是世界史上最庞大的金融丑闻,即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注意力,这宗丑闻在过去数年经常登上国际新闻头版,而牵涉在其中的马来西亚领袖,包括“马来西亚一号官员”(MO1),的贪腐和罪行一直是这些新闻的焦点!
Continued…

Posted in 安华, 纳吉, 马哈迪, 贪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