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历经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过后,马来西亚在成为世界级国家上需要面对的两项挑战就是把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首要的廉正国家,以及影响深远的国会改革

我要恭贺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沈志强推介他的第一本书 《雪中花》(Dalam Salju ada Bunga),并由国会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所主持。

我特别受到沈志强的一首诗《林吉祥》所吸引,回想起我在2018年4月第十三届国会任期的最后几天里,竟然被当作国会“幽灵”来对待,那个时候的国会议长和他的副议长竟然声称没有看见我进入国会议事厅,因为我在第十三届国会第二度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长达六个月。

今天是第十四届国会第一次会议的最后一天,这也是马来西亚历史性的一天。

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在8月2日作出了一项非常重要和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裁决,那就是推翻前任议长的独裁决定,重新容许国会议员在国会里针对巨型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提问和要求有关人士全面交代。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我对于纳吉的反应感到完全不解,他表示公账会要针对一马公司重启调查是可以的,但是它不应该专注在“寻找错失”上

我对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反应感到完全不解,他表示公共账目委员会要针对一马公司重启调查是可以的,但是它不应该专注在“寻找错失”上。

我怀疑纳吉是否真的已经和现实脱节,以至于他还幻想一马公司贪污及洗钱丑闻只是假新闻,还有美国司法部针对这宗被美国总检察长形容为“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的丑闻所展开的盗贼统治诉讼其实是子虚乌有的?

财政部部长今天发出呈上动议的通知,以指示总稽查司和公共账目委员会再次针对和一马公司相关的侵吞公款案件及丑闻,还有与它相关的公司展开详细的调查,这个行动将有助于恢复下议院的尊严,而所有的相关资料也将会对外公布。

纳吉想必不会愚钝和糊涂到不知道,这项动议明天在国会通过后所会带来的深夜影响。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纳吉是否在宣称他没有翻阅过美国司法部厚达251页的盗贼统治案件诉状,它详细解释了刘特佐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被侵吞的钱来购置平静号?

我对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昨天的言论感到震惊,他说道倘若一马公司案件幕后黑手刘特佐是在非法情况下——即利用不属于他的钱——获得平静号豪华超级游艇的话,那么后者就应该为此事负责任。

纳吉是否在宣称,他在还是首相的时候并没有翻阅过美国司法部于2017年6月扩充过的盗贼统治案件诉状(在加州呈上),它详细解释了刘特佐如何利用一马公司被侵吞的钱来购置平静号,而这份诉状可以轻易在网络上获取?

倘若身为马来西亚首相的纳吉并没有翻阅过美国司法部的一马公司诉讼文件——而这宗案件曾经被美国总检察长在一场国际大会上形容为“盗贼统治最恶劣案例”——它厚达251页,并详细解释刘特佐如何侵吞、挪移和把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的资金用来洗钱,那么他根本就不再适合担任首相了。

假如他有翻阅美国司法部针对遍布美国、英国和瑞士的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盗贼统治诉状,尤其是题为“超过2亿5000万美元的被拿来洗钱的资金被用来购置平静号”的第702至730段,那么就有两个问题浮现: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3个事件挫败了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

吉隆坡高庭昨天判定,撤销纳吉就媒体和公众谈论他的贪腐案件施加封口令的申请。这和新马来西亚相一致,而不是像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的情况,所有国家机器被滥用以压制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遭受骂名和耻辱的消息。

2018年5月9日之前,所有国家机器被扭曲和收买,以隐瞒马来西亚公众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国际丑闻,和当中涉及的巨大而丑陋的罪行和道德沦丧。

拒绝协助或教唆掩盖一马公司贪污、盗用资金和洗钱丑闻的最高阶政府官员,如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或被罢黜、或革职、或被威吓以保持缄默。

政府机构被用以提控和骚扰那些继续对一马公司丑闻提出问题的异议人士,例如封锁《砂拉越报告》和其他网站,并严密监督大众媒体以审查关于一马公司的新闻。

国会议员被禁止提问或追究一马公司丑闻,而我两次被禁足第13届国会各6个月。就在第13届国会的最后一个星期,我被当作“国会的幽灵”般对待,当我进入国会议事厅时,议长和副议长声称他们看不到我。

司法独立和专业受到威胁,因为司法诉讼被用以排除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信息。

纳吉在2018年3月最后的国会会议中,强行通过《反假新闻法案》,这根本只是一份《拯救纳吉于一马公司丑闻法案》,让所有可以在世界各地取得的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新闻,在马来西亚都变成罪行,被视为假新闻并判以50万令吉、10年监禁或两者兼施的严厉处罚.

如果不是3个事件挫败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精心策划,以让自己对一马公司这个世界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免责和不必受罚的计谋,他将继续逍遥法外。

第一个事件是2016年7月,美国司法部提出盗贼统治诉讼,以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与一马公司相关的超过10亿美元资产。这笔资产源自在世界各地被盗用、失信和洗钱的一马公司基金。

纳吉热衷于把自己描绘成特朗普的“高尔夫球伙伴”和“喜爱的首相”,同时纳吉自己的桌上摆着一张特朗普的签名照。特朗普在总统选举胜出后,甚至有人预测纳吉将利用他和特朗普的特别关系以废除或撤销美国司法部对一马公司的诉讼案件。

然而,这是徒劳的。2017年6月(特朗普的美国总统任期内),美国司法部扩大其一马公司盗贼统治诉讼,以没收另一笔5.4亿美元的资产,而这是被盗用的45亿美元一马公司基金中,与一马公司相关的17亿美元资产的一部分。

纳吉完全误读了美国民主和政府的制度,即各种政府机构(如美国司法部)的专业精神不会受到美国更换总统带来的政治改变所影响——这是必要的监督与制衡机制,以维持不同国家机构的独立性和专业性,而这是马来西亚迫切需要的。

第三个事件是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和带来分水岭的第14届全国大选,崭新的希望联盟政府入主布城,并使马来西亚人民了解,导致马来西亚一夜之间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一马公司丑闻中的严重罪行和道德沦丧。

下个星期举行的国会,有一项废除《反假新闻法》的法案,是建立新马来西亚的另一步,以便所有国家机器必须旨在促进民主、正义和善政,而不是掩盖像一马公司丑闻那样的腐败、盗用资金和洗钱等罪行。

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人民走上了世界舞台,为世界树立了和平民主地更换政府的典范。

接下来,我们必须登上世界舞台,展示我们有能力在短时间内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成在廉政方面领先的国家。

【于2018年8月11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巴力文打的民主行动党巴力文打支部周年晚宴上的演讲】

Posted in 希望联盟, 纳吉, 金融丑闻.


让纳吉于2016至2018年期间领导的34名部长及33名副部长各自说明,当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针对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提出最大的盗贼统治诉讼案,纳吉以“大马一号官员”的身份涉及其中,并在2017年6月扩大该案的范围以涵盖盗用自一马公司45亿美元资金的17亿美元资产,他们当时做了什么?

昨天,我驳斥了前柔佛州务大臣卡立诺丁,并强调他说是纳吉个人而非巫统受审时,他大错特错。

被审判的不只是纳吉,而是所有协助纳吉掩盖骇人听闻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钱丑闻的巫统与国阵领袖,他们对清除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无所作为。这包括了纳吉内阁中的所有部长、第13届国会的巫统与国阵议员,以及巫统和国阵成员党的领袖。

现在让纳吉于2016至2018年期间领导的34名部长及33名副部长各自现身说明,当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提出最大的盗贼统治诉讼案以没收一马公司相关的资产,并在2017年6月以251页的起诉书,扩大该案的范围以涵盖盗用和骗取自一马公司45亿美元资金的超过17亿美元资产,更以“大马1号官员”的身份提及纳吉36次,他们当时做了什么?

美国司法部针对一马公司相关资产的盗贼统治诉讼 ,以及它在2016年7月的原本起诉书和2017年6月扩大案件范围的起诉书提及“大马1号官员”36次的资讯,可以轻易从互联网上取得。
Continued…

Posted in 金融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