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将在全球各地形成,包括在外国、主要的外国城市甚至是各大洲成立各自分会,以效仿净选盟和全球净选盟,让马来西亚人民贡献和参与新马来西亚的建设

我结束了访问8个澳洲和新西兰城市的12天行程:珀斯、堪培拉、墨尔本、悉尼、基督城、达尼丁、威灵顿和奥克兰,看见澳洲和新西兰的马来西亚人,重新燃起建设新来西亚的希望、热情和兴奋,我所受的鼓舞,多于想鼓励他们在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第14届全国大选带来建设新马来西亚的可能后,延续希望并为之贡献。

在珀斯、堪培拉、悉尼、墨尔本、基督城、达尼丁、威灵顿和奥克兰的马来西亚侨民的情绪可能被归结为“希望失而复得”,以及我从一位出席我在悉尼讲座的马来西亚人那里收到的以下电邮,可能代表马来西亚侨民的想法、感受和希望,不仅是在澳洲和新西兰,而是全世界:

“我是一名特许会计师,17年前移居澳大利亚。和许多人一样,我离开的原因是马来西亚没有转机,我失望地离开马来西亚,因为在‘腐败的空气’里,我难以呼吸。

“过去17年里,我与马来西亚政治隔绝,反而密切跟进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政治。

“然而,当我听到敦马哈迪和希望联盟组成联盟,我竟然买了机票飞回去为希盟投下一票。

“这时候,我意识到我内心深处依然是个马来西亚人并深爱我们的国家。”

这位移居海外的马来西亚特许会计师有很多问题。其中一个是关于人才流失: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人才流失。我很高兴你谈到这件事并鼓励组织马来西亚侨民以重建国家。

“我可以更详细地了解这个概念吗?背后的计划是什么?是否有任何政策或策略来吸引一些马来西亚人回来?

“在我来悉尼之前,我从未理解人才流失的意义。多年来,我遇到了在各个领域表现杰出的马来西亚人。

“这些马来西亚人可以带来新的视角和新的想法,因为我醒悟了先进国家如何做出不同的事情,否认这里通常把事情做得更有效是无知的。

“我想跟尊敬的强调,马来西亚人的一个重要元素就是真诚、勤奋和愿意奉献的特质。

“一位杰出的就业代理人曾经告诉我,与其他一些国家相比,马来西亚人是他的其中一个最爱,因为我们不那么有政治色彩,更有贡献以及学习速度更快。”

这位特许会计师在电邮中说道:

“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加倍努力的意愿是马来西亚人的其中一个特征,虽然不是全部人如此,却是深植在我们许多人当中。

“我总是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从来没有想到这有什么不妥。

“因此,我相信如果马来西亚能够迎回这些在国外的人(包括新加坡),将有助于重建国家。

“可能会有一些会像我一样自己回归的人,自从第14届全国大选以来,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因为现在有了新的希望,但有些可能需要一些鼓励。因此,全国范围的策略可能是有用的。”

这封电邮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在马来西亚和全球展开新马来西亚公民运动的必要性。因此,新马来西亚的建设可以借助全世界马来西亚侨民的技能、知识、经验、热情和激情。

在珀斯、堪培拉、悉尼和墨尔本的马来西亚人表示有兴趣在各自的城市建立侨民新马来西亚运动,並接着成立澳州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

在基督城、达尼丁、威灵顿和奥克兰与马来西亚人会面后,新西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的临时委员会已成立,接着会随之在基督城、达尼丁、威灵顿和奥克兰成立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

我认为现在是在其他城市、国家和大陆组建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的时候了,那么散居全世界的马来西亚人,无论是在澳洲、新西兰、中国、英国、美国、加拿大、台湾、日本、印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或其他国家,都可以贡献并参与新马来西亚的建设。

对全球新马来西亚侨民运动的概念感兴趣的人,可以通过电邮将他们的想法发送给新马来西亚侨民秘书处的谢瑞詹(Syahredzan Johan)先生:[email protected]mail.com。

Posted in 马来西亚侨民.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