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ies:

纳吉在第71届巫统大会上的恶行仍然让理性、公正、爱国和具有国家主义意识的马来西亚人民耿耿于怀

第71届巫统大会结束至今已经快接近一个星期了,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巫统大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的言行举止,却仍然让理性、公正、爱国和具有国家主义意识的马来西亚人民耿耿于怀,他们都相信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曾经在1957年说过的国家要“在饱经忧患的世界成为一盏明灯”,以及在独立宣言和马来西亚成立宣言里的梦想和愿景,这个梦想和愿景就是要成为一个尽管拥有多元族群、宗教和文化,但依然卓越、公正、廉洁、自由以及和谐的马来西亚。

纳吉首先诉诸谎言的手段,指控民主行动党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说“民主行动党明目张胆地反马来人和伊斯兰教,因为在民主行动党党章里,完全没有提及伊斯兰教是联邦宗教”。

出席第71届巫统大会的也有来自国阵其他12个成员党的领袖,比如马华公会、国大党、民政党和沙巴及砂拉越的成员党。

他有关民主行动党“在党章里丝毫没有提及伊斯兰教是联邦宗教”的批判也可以同等应用在国阵其他12个成员党里。

那么纳吉是否也会指控国阵其他12个成员党,换句话说整个国阵联盟,也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呢?

纳吉因着民主行动党决心建立一个世俗化的马来西亚,而攻击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

马来西亚的首三任首相,即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和敦胡先翁,都曾经捍卫世俗化的马来西亚。

纳吉在这里是否在暗示这三任首相,包括他父亲敦拉萨和他叔父敦胡先翁,也曾经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

除了谎言,纳吉也诉诸恐惧和仇恨政治的手段,鼓动毫无事实根据的恐惧和仇恨,他警告说一旦希望联盟赢得大选,“巫裔将会流离失所、被咒诅和被轻视,直到他们在他们自己的国土上沦为‘低等公民’(terbangsat)”。

令人震惊的是,在马来西亚于1957年独立的60年后,以及马来西亚成立的54年后,首相仍然还用这样的语言,如此不负责任的诉诸恐惧和仇恨政治来保住权力。

纳吉应该要知道一旦希望联盟在下届大选击败巫统/国阵联盟,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会在接下来的五年竭尽所能证明它在保障和促进国内所有族群和宗教群体的权益上,尤其是巫裔和伊斯兰教的——还有没有人将会在自己的国土上沦为“低等公民”——比巫统/国阵政府做得还要更好,否则就会在五年后,即2023年的接下来的大选中被人民拒绝,丧失人民的授权不能继续执政下去。

但对巫统大会最大的控诉却是从纳吉到第71届巫统大会对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沉默,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沦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纳吉和第71届巫统大会除了对马来西亚在巫统大会前夕被一场国际论坛谴责为流氓国家视若无睹(而一马公司丑闻则被指“贼狼当道统治的最恶劣例子”),也透过巫统/国阵所拥有和操控的国内主流媒体,无论是报章还是线上,无论是《新海峡时报》、《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或《星报》,完全不报导来自国际的谴责的新闻。

倘若纳吉可以在来届的第十四届大选在“一马公司是贼狼当道统治的最恶劣例子”的事上得以全身而退,还有什么可以阻止马来西亚在大选后,随着二马公司、三马公司或甚至连一马公司都黯然失色的更糟糕的洗钱丑闻的出现,达致更恶劣的贼狼当道统治?

这正是为什么由一群前马来西亚高级公务员所组成的G25组织所呼吁的,要求政府公布一马公司的完整透明报告,以妥善的结束一马公司丑闻,是如此的紧迫和合宜。

G25在它题为《重振马来西亚的经济信心》的报告里表示,政府所公布的这份报告里应该包含有关符合一马公司的财务承诺以及至终达成该公司的企业目标的规划管理和倡议的可靠方向的合理解释。

纳吉政府是否会听取G25的理性声音呢,当它其实已经禁止国会讨论一马公司,甚至对马来统治者在两年多前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所表达的关切也视若无睹?

第71届巫统大会确实证明了除非布城政府能在下届大选撤换掉,否则一马公司贼狼当道统治丑闻的真相将不会水落石出。

Posted in 希望联盟,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选举.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