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呼吁来自各个民族、宗教或党派的马来西亚全民出席八打灵再也的希望联盟“爱国锄贼”大集会,以向纳吉和世界发出一个清晰和明确的信息

我今早对拉杭新村的访问是极为重要的。

民主行动党正是从拉杭踏出我们长久以来为建立一个团结、公正和民主的马来西亚的政治斗争的第一步,曾敏兴医生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在1965年12月11日的拉杭补选中胜出,民主行动党在那个时候仍然等待向社团注册局注册。

正如俗语所说的“千里之行,始于脚下”——民主行动党历时52年的为建立一个团结、公正和民主的马来西亚的斗争,就是从52年前的拉杭补选的第一步开始的。

让马来西亚全民回顾我们在1957年的独立梦想和1963年的马来西亚梦想,那就是马来西亚“将会永远都是一个主权民主及独立的国家,建立在自由和公正及为人民谋求福祉和幸福以及在所有国家当中维持和平的基础之上”。

在我们于1957年取得独立的60年后,以及在马来西亚成立的54年后,我们是否仍然忠诚信守1957年独立宣言和1963年马来西亚宣言里的匙字,即“主权”、“民主”、“独立”、“自由”、“公正”、“人民的福祉和幸福”以及“在所有国家当中维持和平”,是让人高度质疑的。

今天,出现越来越多我们建国初期的先贤和早期的首相所无从想象的事件——比如为着啤酒、短裤和洗衣店的缘故而增多的种族及宗教课题,后者甚至还导致其中一位苏丹表明他的州属并不是塔利班州!

我们的首相在国际场合上谈论环球中庸运动;但在国内,种族及宗教两极化却是史无前例的严重。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答案很简单——政府领袖已经遗忘了独立梦想和马来西亚梦想,而现在亟需普遍马来西亚人民在第十四届大选将国家从巫统/国阵手中重新夺回来,在布城和数个州属,包括森美兰,选出一个新的希望联盟政府,这样我们才能重新起动与1957年独立梦想和1963年马来西亚梦想相符的国家建设政策。

不负责任的巫统谋士和网络打手可以继续把民主行动党妖魔化为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并将那些和民主行动党合作的人士,比如敦马哈迪医生、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以及莫哈末沙布谴责为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的叛徒。

我以前也曾经和首任首相兼马来西亚之父东姑阿都拉曼、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合作,以确保马来西亚可以成为一个团结、公正和民主的马来西亚。

那巫统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是否也要暗示东姑和胡先也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并且都是民主行动党的傀儡吗?

如果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低估巫裔选民的智慧,并以为他们会轻易被误导去相信将民主行动党说成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谎言,也在同时诋毁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以及现在的敦马哈迪、慕尤丁、安华、旺阿兹莎和末沙布都是民主行动党的傀儡,那么他们实在是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民主行动党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政党,在国内推动所有族群和宗教的权益,而我们的阵容有来自所有族群和宗教的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是巫裔、华裔、印裔、伊班族、卡达山族还是原住民;无论他们是穆斯林、佛教徒、基督徒、兴都教徒、锡克教徒或道教徒。

我们是不会反马来人或反伊斯兰教的,因为这形同反由国内多元族群和宗教所组成的马来西亚人。

那么为何这些巫统宣传人员和网络打手却持续进行他们的谎言行动,不断抹黑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但实情是他们都知道这些荒谬指控都是假新闻和假讯息?

答案非常简单——他们是一个和平、和谐、团结、进步和富裕的多元族群、多元宗教、多元语言和多元文化的马来西亚的真正的敌人,他们企图要透过煽动族群和族群以及宗教和宗教之间的对立来制造不合及分裂,因为这是他们可以保住政治权力的唯一途径。

只有普遍马来西亚人民才能把国家从贼狼当道统治和沦为失败国及流氓国的命运中拯救出来。

来自各个民族、宗教或党派的马来西亚人务必要团结起来,特别出席10月14日星期六的希望联盟“爱国锄贼”大集会,以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世界发出两个清晰和明确的信息:(1)马来西亚真正的爱国者是普遍的马来西亚人民,而不是所谓的政府里的政治领袖;(2)马来西亚人民不要马来西亚继续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是要马来西亚以诚信、良好管治及反贪污的努力被世界称道。

【于2017年10月8日(星期日)在森美兰新那旺的拉杭新村民主行动党咖啡店对话会上的演讲】

Posted in 宪法, 一个大马, 选举, 民主行动党.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