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吁请沙巴和砂拉越国阵部长和国会议员与希望联盟国会议员采取共同和统一的立场,以任命理查马拉尊为马来西亚新任首席法官

我在星期五晚上的“救美里,投希盟”美里民主行动党第14届全国大选筹备晚宴上说,首席法官丹斯里劳勿斯和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的任期, 各别违宪地于8月3日和9月27日被延长,将不利于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目标。

错过任命来自沙巴或砂拉越的第一为首席法官的机会,对于那些在沙巴和砂拉越攻击布城联邦政府的人来说,将如“天降甘露”。他们可以借题发挥,指联邦政府过于以半岛为中心,没有专注马来西亚作为一个联邦的愿景。在这个愿景之下,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和利益,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和承认。

违宪地延长劳勿斯和祖基菲里的任期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它不只破坏了马来西亚宪法的神圣与完整,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全面地融入马来西亚成为一个联邦的愿景,而不是被当作继兄弟对待;它同时也损害了至少8名联邦法院法官晋升的机会和前景,包括3名女性。

违宪地延长劳勿斯和祖基菲里任期所带来的最明显不公,是错过了委任第一位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首席法官的机会,也就是丹斯里理查马拉尊,我因此吁请沙巴和砂拉越国阵部长和国会议员与希望联盟国会议员采取共同和统一的立场,以任命理查马拉尊为马来西亚新任首席法官。

不要让错过委任第一位来自沙巴和砂拉越的首席法官的机会,变成活生生的的例子,显示沙巴和砂拉越在马来西亚的格局中被当作继子般对待。

这将是对马来西亚国家建设最不幸的挫折,尤其是对于打造一个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与政治立场的马来西亚人民的目标。

马拉尊在各个方面都是最有资格于8月3日成为新任马来西亚首席法官的人选。

实际上,马拉尊是现今最资深的联邦法院法官,比劳勿斯和祖基菲里更为资深。劳勿斯和祖基菲里俩于2011年受委为联邦法院法官。

马拉尊于2006受委为沙巴和砂拉越高庭首席法官,当时他只有52岁。

8月3日任命的首席法官一职不应该绕过马拉尊,否则那将冲撞马来西亚是一个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区域所共享的国家的愿景和概念。同时,那也将玷污即将来临的庆典——8月31日的60周年国庆和9月16日的54周年马来西亚日。

劳勿斯和祖基菲里应该挺身而出,双双拒绝违宪地延长他们在国内的两个最高司法职位,以消除并终结这场宪法危机,避免威胁马来西亚宪法的神圣和完整,以及损害马来西亚联邦的愿景和完整。

Posted in 司法, 宪法, 砂劳越, 沙巴.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