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奇怪真奇怪”,没有选举安排或与巫统联盟,伊斯兰党不可能赢得40个国会议席和5个州政权

没有选举安排或与巫统联盟,伊斯兰党不可能赢得40个国会议席和5个州政权,不禁让人联想路易斯·卡罗《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经典台词——“奇怪真奇怪”。

自1959年的全国大选结果显示,伊斯兰党在1999年、2008年和2013年的全国大选中获得了最好成绩,当时它是反对党联盟替代阵线或民联的成员,资料如下图所示:

伊斯兰党国会议席 胜选议席 参选议席 总议席
1959 13 58 104
1964 9 53 104
1969 12 62 144
1974 13 154
1978 5 88 154
1982 5 82 154
1986 1 98 177
1990 7 30 180
1995 7 45 192
1999 27 62 193
2004 6 86 219
2008 (1+) 23 66 222
2013 21 73 222

在过去几天,伊斯兰党领袖提高了该上限。他们正在谈论100个国会议席候选人(比上个月在伊斯兰党全国大会提到的80个竞选议席更多),尽管他们仍然会保持他们的总成绩在“适当的” 40个!

如果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有100名国会议席候选人,这是伊斯兰党比过去任何全国大选中的参选候选人更多——也就多于1986年全国大选中的伊斯兰党的98名候选人中只赢得1个席位,小于1%的胜选百分比!

伊斯兰党最好的成绩是1999年、2008年和2013年的全国大选,纪录中胜选的百分比分别为43%、39%和29%。1999年,62名候选人中有27名赢得国会议席;2008年66名候选人中有23名赢得国会议席;而2013年,73名候选人中有23名赢得国会议席。

如果过去的全国大选历史是指引的话,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多角竞选中,伊斯兰党能够赢取超过6个国会议席。

无论如何,如果伊斯兰党和巫统之间有一些选举安排或联盟,无论是在国会议席、州议席或国会议席和州议会的竞选,将会出现不同的情况。

然而,这些巫统与伊斯兰党之间的选举安排或联盟的所有可能组合和排列的关键问题是,巫统是否准备让出席位给伊斯兰党,无论是国会议席或州议席。

这让我想起上个星期六晚上,我在士古来振林山的民主行动党联合支部大会上提出的问题——巫统是否会如伊斯兰党领袖所宣布的第14届全国大选宗旨所愿,将40个国会议席和5个州政权拱手相让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伊斯兰党要赢取五个州政府,即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彭亨和雪兰莪的目标,就“真奇怪”了。

自1990年全国大选,伊斯兰党已经连续6届统领吉兰丹。2013年,伊斯兰党在45个州议席中赢取32个议席。第14届全国大选的课题是,伊斯兰党在没有聂阿兹大师的情况下,是否能够赢得吉兰丹的政权。

伊斯兰党在1999年全国大选赢得登嘉楼政权,也在2008年全国大选赢得吉打政权,但是双双都只是一个任期。

伊斯兰党要赢取彭亨和雪兰莪州政府的目标是最牵强的,即使是2013年全国大选伊斯兰党在民联的旗帜下的时候,在彭亨的42个州议席中只赢取了3个,而在雪兰莪则是56个议席中赢取15个。

巫统和伊斯兰党之间没有某种形式的选举安排或联盟,伊斯兰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赢得五个州政府是不可能的事。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是否,甚至即使他准备以40个国会议席以及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彭亨州和雪兰莪五个州政府,换取伊斯兰党对纳吉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发展公司丑闻的支持,纳吉是否可以获得国家、部门和基层的支持,以支持:

(i) 巫统拱手让出40个国会议席给伊斯兰党;和

(ii) 伊斯兰党成立或统领吉兰丹、登嘉楼、吉打、彭亨和雪兰莪五个州政府?

如果巫统让出40个国会议席给伊斯兰党,巫统在马来半岛将剩下约100个国会议席的竞选。

伊斯兰党或许会第一次在马来半岛拥有比巫统多或差不多相等的国会议席。

这是5月11日巫统在武吉加里尔体育馆举行的第71届巫统周年纪念庆祝活动,以及超过百万令吉抽奖的意义吗?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 选举.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