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ies:

有多少马来西亚人相信我想成为马来西亚首相,以及委任冠英为副首相?

在迎来第14届全国大选之际,巫统与国阵的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发起了恶毒的妖魔化运动。因此,过去的24个小时,我在社交媒体上发现3个件事,企图把我被描述为恶魔、妖精或是山怪。他们说我反马来人、反伊斯兰,说我是1969年5月13日动乱的罪魁祸首,是外国势力的傀儡。他们还说我主导希望联盟,把其他领袖,如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和末沙布,当作我的鹰犬和傀儡,以及诸如此类的。

第一个是WhatsApp的一个视频,写着:“水晶球显示,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林吉祥会成为首相。”

第二个是长达2.25分钟的Youtube视频《跟随民主行动党,人民有什么好处?》,把我妖魔化成穿着共产主义制服,指责我在1969年造成5月13日动动,并且是“民主行动党领导”的希望联盟背后的“势力”。

第三则是污蔑我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要出任首相,以便我可以委任冠英为副首相。

有多少马来西亚人民会相信我的政治志向是成为马来西亚首相,以便可以委任冠英为副首相。

我在马来西亚政坛长达51年,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想法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涉足政坛是因为马来西亚人民的梦想,我相信过去几十年来,很多非常热爱和忠于马来西亚的人民都拥抱这个梦想。这个梦想是建立一个国家,让所有的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的背景,都团结一致,因为他们是马来西亚人,并以身为马来西亚人而感到自豪。马来西亚也可以充分利用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文化、宗教和文明交汇的优势,在不同人文领域成为世界顶尖的国家。

民主行动党一直都是所有马来西亚人的政党,我们从来不是单一种族的政党。

民主行动党的领袖来自不同种族和宗教团体,从不渴望成为单一种族或宗教团体的领导人,因为我们始终把自己视为所有马来西亚人的代表,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

反任何种族或或只关心一个社区的权益的人,不能成为马来西亚人民的领袖。因为马来西亚领袖必须树立一个超越种族、宗教和地区差异的榜样,以服务于共同的国家福祉。

在50年里,持续并忠诚地支持民主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想要一个属于华人的马来西亚或属于印度人的马来西亚,而是因为他们知道,民主行动党从来没有要属于华人的马来西亚,属于印度人的马来西亚或属于马来人的马来西亚,而是实现马来西亚人民的梦想,即建立一个国家,让所有公民,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区,在马来西亚都有合法地位。

在今年国庆60周年之际,马来西亚人必须深思熟虑,为什么马来西亚在过去60年没有履行我们在1957年8月31日独立时许下的承诺,即成为“建立在自由和正义原则之上的民主和独立国家,以谋求人民的福祉和幸福,维护各族之间的和平”。

目前正是时候,让马来西亚人不分民族、宗教、地区甚至是政治立场,从新启动国家建设的方向和政策,以便马来西亚人能和世界上其他的国家竞争,而不是彼此斗争以至于更加分化,最终在国家发展与进步的国际竞争舞台上被抛在后头。

过去60年,马来西亚在国际的竞争中表现差劲。

韩国成功的例子,应该有效地提醒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比起1957年8月31日独立时的期望,落后了许多。

60年前,韩国是非常贫穷和落后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马来西亚的3分之一。今天,韩国位列世界上富有、发达和繁荣的国家。

60年前,韩国没有一丝民主和人权的概念,因为它由独裁者统治。然而,今天韩国国会可以弹劾韩国总统,韩国宪法法院的8名法官可以一致维持国会弹劾总统的决定,理由是总统涉及贪污和裙带关系。

这在马来西亚目前的政治和司法制度下无法想象的,因为前所未有的国际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使马来西亚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全球盗贼统治国家”。除非第14届全国大选能够为马来西亚的施政系统带来重大的变化。

我手上有显示22年来(1995-2016)国际透明组织公布的贪污印象指数的图表。图表显示了其他国家如何通过贯彻诚信和良好施政的原则,进步成为更成熟、更发达的国家。反之,马来西亚停滞不前,更糟的是,在过去数十年间倒退了。

1995年的首次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马来西亚以稍高于中位数的5.28分在41个国家中排在中间的第23位。分数是从0(高度腐败)至10(非常清廉)。

中国和印尼位居榜末。中国以2.16分(满分为10)排在第40位,印尼在41个国家中排在最后,得分为1.94。

如果过去22年,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每年都0.1分的提升,马来西亚现在的得分将是7.48分,以满分100的新评分标准计算,则是74.8分。这将使马来西亚在176个国家中排名第18位。

不幸的是,尽管在马来西亚反腐败运动,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更糟糕至在176个国家中排名第55位,得分则滑落至低于中点的49分。新的评分标准是从0(高度腐败)至100(非常清廉)。

反之,在过去的22年里,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都显著改善。中国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分数从1995年的2.16 / 10提高到40/100,其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从1995年的40/41提升至2016年的79/176。印尼的分数从1995年的1.94 / 10提高到37/100,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从1995年的41/41提高到90/176。

如果在未来的20年,中国和印尼以过去22年里的速度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提升,两国在2040年之前(即2050国家转型计划的前10年)都将超越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这将是纳吉对马来西亚展开的另一个“国家转型”,从“坏到更坏,然后是最坏”!

所有热爱马来西亚的人都应该严正看待这些政治、经济、教育和社会课题,显示马来西亚正在国际种族进步与发展中失败,反而是在谎言,仇恨和恐惧的政治升级,剥削了种族和宗教的原始问题。

巫统或国阵针对我的谎言、仇恨和恐惧运动升级了,不是因为我在政坛51年之后,突然成为巫统与国阵政府的首号公敌,只是因为巫统与国阵领袖和军师意识到,巫统与国阵有可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落败,所以深感恐惧,甚至是惊慌失措。

我呼吁所有政党专注于拯救马来西亚免于成为一个盗贼统治国家,并步上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歧途。我们应该恢复和世界其他国家竞争的能力,同时摒弃谎言、诅咒、仇恨和恐惧政治,不论是种族的还是宗教的。

【于2017年5月7日(星期日)晚上9时在梳邦新村的梳邦民主行动党区会周年晚宴发表的演讲】

Posted in 巫统, 贪污, 民主行动党.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