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因为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制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巫统最高理事兼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依莫希占是巫统最新让自己出丑的领袖,导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为自己政治生涯而战的关键政治局势更加恶化。

依莫希占指责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说谎。潘俭伟说,国会从来没有给机会反对党的私人法案。

依莫希占说:

“这明显是一个他们试图散播的谎言,以便人民会相信他们的每一个谎言。

“这是因为反对党曾经在国会提呈私人议案,如果他们还否认的话,是非常奇怪的。”

依莫希占说,1977年,反对党有三个私人议案在国会提呈,其中两个由我提出,另外一个则由民主行动党近打区国会议员颜祥兴提出。

依莫希占甚至斥责我没有纠正潘俭伟的声明,并声称这是反对党用以“欺骗和蒙骗”人民的谎言和虚假消息的一部分。

我检查了潘俭伟于4月6日在面子书发布的帖文:

“在马来西亚的国会历史上,反对党的动议和法案从来不曾在国会进行辩论(在1978年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因为国阵与议长勾结,控制了什么动议或法案将被提呈。”

俭伟是对的。直至修订议会常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包括我本身在内都曾经提出并要求国会接纳私人议案,因为它们在国会的议事流程中,比政府事务(如政府法案和动议)有更高的优先顺序,所以必须进行辩论(尽管总是被否决)。

然而,这个让议员提呈私人法案并要求国会接纳的便利,在修改了议会常规后已经“名存实亡”。修改后的议会常规把私人法案的优先次序降低,排在官方事务之后。那意味着,除非政府允准,没有任何私人法案的动议能在国会“浮上台面”。

在修改议会常规以便实际上“杀死”私人议案之前,我曾尝试在国会提出的私人法案包括为工人制定最低工资、收紧1951法贪污法令以对抗政治高层间的腐败、处理不公平的解雇、要求让反贪污机构国家调查局只对国会负责,还有禁止国会议员跳槽,并在他们跳槽后举行补选,以维持政治诚信,

今天希山慕丁获得不寻常的委任,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呢?这是如依莫希占之流的巫统领袖弄巧反拙的恶行,所以希山慕丁才被赋予了特别多的权力,以创造有利条件让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竞逐并赢得权力。

这很明显,虽然巫统和国阵领袖、宣传人员及网络兵团已经针对希望联盟领袖展开大规模的宣传攻势,事情对纳吉和巫统并不顺利。他们以前所未有的妖魔化行动,用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把我当成靶子。敦马哈迪、拿督斯里安华、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丹斯里慕尤丁、拿督斯里阿兹敏、末沙布等人被标签成我的鹰犬和傀儡,是我“遥控”或“精神操纵”的对象。巫统和国阵拥有或控制的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也前所未有地散播谎言、错误信息和谩骂(包括《马来西亚前锋报》那阴险又胡闹的“只要不是吉祥的阵线”的标志,上面有马哈迪、安华、阿兹莎、阿兹敏和末沙布的照片)!

纳吉知道马哈迪最近在在采访中告诉彭博社的事情不是没有根据的。马哈迪说60年的巫统统治可能终于来到尽头了,民间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纳吉将在来届全国大选落败,因为“今天你跟每一个人谈起,不管是谁,没有一个为政府说好话的,尤其是纳吉。”

巫统在2015年7月大洗牌后,委任了新的副首相、新的国阵策略宣传主任,并展开了新一轮的宣传攻势,然而这个宣传攻势已经失败了。

在我看来,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不只是显示纳吉失去对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作为他的副手的信心,也是对2015年7月之后,巫统和国阵的政治与宣传架构失去信心,尤其是纳吉对他的政治副官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拿督斯里沙列赛益和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失去信心。

我不认为希山慕丁被委任新职务是纳吉在第14届全国大选之前做的退场计划,反之它意味着纳吉意识到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因此他需要一名超级部长来力挽狂澜。

希山慕丁可能不是副首相,但他显然已成为巫统或国阵政府中的第二号有权势人物。

Posted in 巫统, 国会, 民主行动党.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