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纳吉的新专制主义降临

对民联领袖包括国州议员的任意逮捕和选择性提控的乱象,在即将迎来8月31日第57个国庆日庆典前,标志着马来西亚政治格局迎来了新的独裁专政。

单单在今天,就有公正党副主席暨班登区国会议员拉菲兹和公正党巴东色海区国会议员苏仁德兰上庭面控,前者面对新型指控——针对巫统党员发表“诽谤性及挑衅性”的言论而在刑事法典第504条文下被提控,后者则在短短10天内第二度因为安华肛交案的评论而面临煽动罪名。

在过去10天里,被传召上庭的另一位民联国会议员及两位州议员就有伊斯兰党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和行动党斯里德里玛州议员雷尔面对煽动罪,及伊斯兰党霹雳章吉遮令区州议员州议员拿督斯里尼查被控刑事诽谤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其他面对煽动法令控诉的民联国会议员还有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和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 国会, 纳吉.


民联领导层必须紧急且频密地会面,以制定及落实策略恢复公众对联盟在雪州大臣危机中受重创的信心

昨晚我在振林山出席五间店(Lima Kedai)和马星花园(Taman Sri Skudai)的三个庙宇活动时,公众对我国的政治发展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及深切的关心,尤其是民联在雪州大臣危机纷扰多时后的前路。

毋庸置疑,就像全马各地的民众,振林山人对于民联六年历程中最恶劣的危机,有着莫大的关心并紧贴最新消息,且于上周六,许多人的脑海里都提问着民联是否能够熬过接下来的24小时,一个没有人有信心回答的问题。

雪州大臣危机已经让很多大马人绝望。

上个周末,我收到一位我国政坛老将的电邮,吴清德博士如此写道: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


卡立虽然失去了州议会的多数支持,但他对雪州大臣一职一意孤行,不能与他的公正党党籍被开除一事混为一谈,且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

当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取得社团注册局的支持,入禀投诉他的党籍遭无理开除,威胁要撤销公正党的注册时,他已准备加入我国的黑暗力量,不惜一切摧毁人民对改变的热切渴望,把自己摆在一个失去诚信、分寸、原则和受人敬仰的民联政治领袖之上。

然而,卡立虽然失去了雪州议会的多数支持,但他对雪州大臣一职一意孤行,不能与他的公正党党籍被开除一事混为一谈,且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

卡立有权与他的律师和顾问团队竭尽所能动用一切资源挑战他的公正党党籍被开除,无论是通过政党程序还是对薄公堂,但当他发起可能导致公正党注册遭撤出的行动时,他已走上了不归路。

我能理解和共享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愤慨地对这样的行径感到“恶心”。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


卡立不能以雪兰莪州苏丹为挡箭牌。身为一名诚实、有信誉和负责任的政治领袖,卡立必须解释,为何在8月11日误导苏丹,谎称本身拥有雪州议会的大多数支持

丹斯里卡立不能以雪兰莪州苏丹为挡箭牌。身为一名诚实、有信誉和负责任的政治领袖,卡立必须解释,为何在8月11日误导苏丹,谎称本身拥有雪州议会的大多数支持。

卡立要求指责他蒙蔽苏丹的人士,直接去函苏丹要求解释。前者的言论是在推卸责任及毫无意义。

重点不是在要求苏丹解释,是否在8月11日满意卡立掌控雪州议员的大多数支持,而是为何卡立在没获得州议员多数支持下,仍向苏丹做出虚假解释,指本身尚有州议会过半支持?

在8月9日被革除人民公正党党籍后,卡立是否还认为获得州议会的多数支持?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


卡立上周六被逐出公正党后称自己还获得雪州议会的多数支持,被踢爆只是虚张声势

当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于上周六(8月9日)被公正党开除党籍时,就应该体面且绅士地自动请辞州务大臣一职,因为他是受到公正党及民联在去年5月全国大选后的委托才能当上雪州大臣,而当公正党将他驱逐出党时,这个委托便随之撤除,他的大臣地位也已完全站不住脚。

雪州宪法第53(6)条文已明文规定:“如果州务大臣失去立法议会的多数信任,除非统治者在州务大臣的要求下解散州议会,否则州务大臣必须向行政议会辞职。

此时卡立能继续担任州务大臣的唯一途径,虽然卑鄙无耻,就是他在失去公正党党籍后仍掌握州议会的多数支持,并向雪州苏丹禀明此事。

但卡立星期一觐见雪州苏丹时误导陛下说他仍获得州议会的多数支持,事实却非如此。卡立也不敢在觐见苏丹前向雪州议会求证,因为他自知无法展示自己得到多数支持。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