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国盟政党是否能超越狭隘的种族及宗教政治,拥抱更宏大的马来西亚愿景,回应国家元首的呼吁,形塑一个“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模式和思维,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的战争中激发国民团结和专心致志?

我们正出于前所未有的时候。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以及马来统治者拒绝慕尤丁内阁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九个月后颁布紧急状态的劝告的五天后,国盟政党依然还没有证明他们自己能够超越狭隘的种族及宗教政治,拥抱更宏大的马来西亚愿景,回应国家元首的呼吁,形塑一个“全政府”和“全社会”的模式和思维,在对抗新冠肺炎瘟疫的战争中激发国民团结和专心致志。

这场新冠肺炎瘟疫已经在马来西亚导致3万90人受到感染和246人病逝,让马来西亚目前在世界最多新冠肺炎病例的排行榜中位居第87位,而我们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方面位居世界第103位。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希望联盟, 选举.


沙巴州选是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超级传播事件, 但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展现团结和纪律, 证明学者所推断的马来西亚的活跃病例将会在11月8日前达到1万5000宗是错的

本届美国总统选举真的很怪异。

马来西亚正挣扎着摆脱四位数的单日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尽管我们在10月24日和26日这两天失败了,分别在这两天录得1228宗和1240宗的新冠肺炎病例。

但美国目前挣扎着摆脱的并不是四位数的单日新增病例,而是七位数的单日新增病例,并在上个星期五录得8万4000宗的新冠肺炎病例,这几乎是马来西亚在新冠肺炎瘟疫爆发的九个月以来的累积病例,即2万9441宗的三倍。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呼吁为沙巴州制定一项特殊的人道主义危机配套,因为如果我们等到11月6日下周五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会上才提出,沙巴或有约29人将死于新冠肺炎

现在迫切需要为沙巴制定一项特殊的人道主义危机配套,因为如果我们等到11月6日下周五的2021财政预算案国会上才提出,沙巴或有约29人将死于新冠肺炎。

马来西亚的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在10月首28天造成沙巴有102人死亡,每日平均死亡人数为3.64。如果我们再等8天,直到11月6日,可能还会有29.12人丧生。

相较之下,在过去的4个星期中,马来西亚其他地方则有8人死亡。

在全马范围内,从4月28日有100人死于新冠肺炎,到9月22日死亡人数增加到130人,也就是从4月28日起的5个月内,增加了30个死亡病例。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沙巴.


国会在11月2日的第一个议程应该是针对新冠肺炎疫情成立一个跨越党派的国会委员会,以树立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思维和方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榜样

国会在11月2日的第一个议程应该是针对新冠肺炎疫情成立一个跨越党派的国会委员会,以树立采取“全政府”和“全社会”思维和方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榜样。

其他国家的国会已经成立与新冠肺炎相关的国会委员会,并提交了关于如何更有效地应对全球新冠肺炎的挑战,以及在疫情蔓延期间社区中最脆弱群体所面临的问题的报告和建议。

然而,马来西亚不仅没有采取行动针对新冠肺炎成立国会遴选委员会,而且自喜来登行动于2月份推翻了希盟政府,并引入了国盟政府以来,所有国会委员会都陷入停顿。

国会共有10个不同领域的特别遴选委员会,分别是审议法案、预算案、国防和内政、性别平等和家庭发展、州和联邦关系、公共服务的主要人事任命、选举、人权和宪法事务、国际关系和贸易,以及科学、创新和环境。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国会.


对抗马来西亚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的“全政府”和“全社会”思维和策略在哪里?

星期天晚上浮现的问题是,元首拒绝内阁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冻结国会以对抗马来西亚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的建议之后,丹斯里慕尤丁是否会辞去首相职位。

昨晚浮现的问题是,如果巫统最高理事会决定不再支持于2月通过臭名昭著的喜来登行动上台的国民联盟政府,慕尤丁的后门政府是否会垮台。

所有谈话都使用政治和解与国民团结的话语,但行动全都涉及政治分歧和国民两极分化。

元首建议马来西亚人民停止操弄政治和破坏政府稳定,以便所有人民不论任何背景和特定的意识形态,都可以摒弃分歧和差异,团结起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元首也建议马来统治者将君主立宪制和议会民主原则转化为治理文化,以确保公正和制止滥权。看来元首的建议被当作耳边风了。
Continued…

Posted in 卫生, 慕尤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