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纳吉/巫统心理战争总部发给巫统网络打手指令,要他们攻击民主行动党,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垮台,并解救纳吉逃脱被送往双溪毛糯监狱的命运

我有看见透过WhatsApp发送,传达给巫统网络打手的来自纳吉/巫统心理战争总部的秘密指令,要他们攻击民主行动党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垮台,并解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逃脱被送往双溪毛糯监狱的命运。

以下是这个WhatsApp秘密指令:

“来自总部的指令,从今开始确保我们的每则贴文都专注在民主行动党,如果能的话,创意地把每篇文章都和种族和宗教议题扯上关系。”

“按照情报资讯,政府将会揭穿巫统领袖最新一宗的舞弊事件,我们则要把民主行动党卷入其内,以此来反击,请确保团队能专注在民主行动党课题,不拘什么议题都好。”
Continued…

Posted in 假新闻.


沙瑞赞和阿末法兹已经被委托与纳吉的职员进行联络,以敲定我和纳吉开斋节后的题为“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的辩论的细节。

据《当今大马》报导,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经同意我所提出的辩论题目,那就是“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我对于在辩论期间提出其他课题没有异议,但辩论题目却不可改动,它也必须清楚展示在辩论场所或其他地方:“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

我委托我的政治秘书沙瑞赞以及我的国会联络官阿末法兹,和纳吉的人员接洽,以敲定在开斋节后举行的辩论细节。

与此同时,我也欢迎对于“马来西亚如何沦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还有我们要如何成为一个廉正国家”这个课题有见解的马来西亚人民,将他们的看法和意见发电邮致[email protected]

Posted in 纳吉.


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他是否愿意辩论“马来西亚如何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以诚信领先的国家”?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病态或惯性骗子吗?即使他今天在《今日自由马来西亚》的访问也不能不说谎。他说,每次我发表文告时,他都回答我,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例如,他是否回应了我在5月8日于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即他的“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前往协助沙巴团结党的山打根补选活动,是解释为什么他继续否认一马公司丑闻存在的适当时机。在过去的4年中,世界新闻界已经制作了大量关于一马公司丑闻的报道和广播;也有人撰写了书籍和制作了相关的电影,并且至少有10个国家展开了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

或者纳吉有没有回复隔天我在山打根发布的文告?当时他无耻地展开“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访问山打根以为沙巴团结党在山打根补选助选。我认为他应该澄清在他担任首相期间发生的可怕并令人发指的一马公司丑闻和其他大型腐败丑闻,特别是前两天刚刚发生的三件事:

  •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509周年纪念演讲提及,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进行调查期间仍然表现得无辜,是奇怪的。尽管美国和新加坡当局交回了大约15亿令吉被一马公司盗用的资金,以及大约10个国家对一马公司丑闻展开刑事和洗钱调查;
  •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纳吉-刘特佐促使希望联盟政府崩垮和瓦解的新策略的证据已经马上浮现出来,他们策略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在一马公司窃国丑闻上逍遥法外

我没想到这个结果会出现得如此之快,但现今毕竟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资讯和谎言都能极速传开来!

在我有关纳吉-刘特佐心理战术行动中心已经决定拟定新的策略以搞垮希望联盟政府,从而解救马来西亚的窃国双人组即拿督斯里纳吉和刘特佐,无需再为一马公司巨型丑闻担责,并免去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的命运的媒体文告发布不到一个小时之内,马上就出现证实我在文告里所警告的证据。

我说过纳吉-刘特佐为了要确保他们能在一马公司窃国丑闻上逍遥法外而拟定的策略在过去一年使用了五个计策,其中包括了无耻的“害羞什么我的老板”行动,以促使希望联盟政府最多只是一届政府,并在第十五届大选垮台,而届时纳吉在法庭的一马公司丑闻审讯将会终止,从而让这对马来西亚窃国双人组逃脱法律制裁。然而,这五个计策却没有多大成效,所以他们计划了第六个计策。

那就是在希望联盟的政党和人士之间制造或放大纠纷和分歧,以酿造冲突,而这个情况可能会逐渐恶化,并最终导致希望联盟的崩垮和瓦解。
Continued…

Posted in 假新闻.


纳吉与刘特佐逃避为一马公司庞大丑闻负责的重大策略,以便这两名窃国的马来西亚盗贼能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他们的余生

我能辨识前首席拿督斯里纳吉和他的盗贼统治同伙刘特佐在过去一年已经采用的5个伎俩,以便否决马来西亚人民于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所做出的历史性决定。这是马来西亚盗贼统治双人组——纳吉与刘特佐逃避为一马公司庞大丑闻负责的重大策略的一部分,以便他们能免于在双溪毛糯监狱度过余生。

按照他们的重大策略,纳吉与刘特佐在过去一年里所采取的5个伎俩包括:

首先是不难为情甚至无耻地以“羞啥呢我的老板”运动周游全国,隐晦地传达纳吉在一马公司丑闻中没有犯错的信息,并把他描绘成希望联盟政府迫害下的受害者。

第二、制造公众舆论,表示关于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盗贼统治,要说的都已经说了。第14届全国大选已经过去,就让法庭裁决纳吉是否犯下了贪腐的罪行。不过目前球在希望联盟脚下,人民要听到的是希盟政府对降低生活成本和带来体制改革有什么建树。伴随他们所制造的公众舆论,这盗贼统治双人组的网络兵团被赋予主导媒体的任务,尤其是社交媒体。他们用喧嚣掩盖那些对一马公司和纳吉的盗贼统治发言或发文的人,好像那些人已经犯下了犹如叛国的滔天罪行,而实际上纳吉的盗贼统治才是真正的叛国。
Continued…

Posted in 假新闻, 纳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