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伊斯兰党领袖大错特错,因为希望联盟里所有属于马来西亚人民的政党,有责任为穆斯林与马来人和非穆斯林与非马来人的议程而斗争,从而展示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不是一个零和游戏

为了访问中国一周,我从吉隆坡飞来青岛。在9个小时的行程中,包括在福州转机的两个小时,我不断思索马来西亚选民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做出历史性决定的7个月后,马来西亚所经历的政治剧变和震荡。

没有多少人预见2018年5月9日的政治巨变。事实上,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但预期自己会获得委托再次当选首相,他也坚信巫统与国阵联盟将重夺自2008年就已经失去10年的三分之二多数国会议席,再次执政布城。

不过,现在每个人看起来都期望巫统与国阵过去执政60年的弊病、过失和错误得以纠正——如果不是在100天内,也要在2至5年内做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建立新马来西亚的任务将用上超过1个5年的大选周期,甚至将用上10至20年!

重要的是,马来西亚有机会进行重大转变,重新制定国家建设政策,以挽救马来西亚走向虚假民主、恶人政府、分裂、失败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让我们再次成为团结、和谐、民主、公正、维护法治和善治的世界顶级国家和经济之虎。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把纳吉从巫统驱逐出来也许是把巫统从彻底灭绝中拯救出来唯一的办法,虽然这一步甚至可能已经为时已晚

如果拉律国会议员韩沙再努丁所说的是事实,有36名国会议员包括33名来自巫统的已经在一个月前签署支持信给首相敦马哈迪,而巫统主席拿督斯里扎希哈米迪完全被蒙在鼓里,这情况预示着两个可能性:

第一,有多达20名巫统议员即将离开巫统,导致曾一度声称自己拥有统治国家神圣权利的巫统,变成只剩下少于20名议员如伊斯兰党般的地方政党,以及;

第二,扎希哈米迪的巫统主席职位任期有可能会是巫统史上最短的。

伊斯兰党及巫统于2018年12月8日在吉隆坡进行的反ICERD集会,已经成为了促进巫统内崩的因素,巫统在集会过后失去了十个国会议员。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伊斯兰党在第14届大选是不是靠着不成熟的年轻选民来赢得吉兰丹和登嘉楼两州的政权?

伊斯兰党在第14届大选赢得吉兰丹和登嘉楼的州政权,是不是因着这两州未成熟的年轻选民?这个问题是我对于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让人惊讶的断言说国阵之所以会在509第14届大选时失去政权,是年轻选民的“政治不成熟”所导致的即时回应。

哈迪看起来并不认同国阵领袖的贪污和滥权才是国阵倒台的主因,这也证实了伊斯兰党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庞大的一马公司和洗黑钱丑闻上所扮演的辅助及伙合角色,直到人民用选票来拒绝纳吉。

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哈迪持续成为谎言、恐惧、憎恨、种族和宗教恶毒政治的其中一个最主要实践者,去煽动恐惧声称在执政联盟中有66个国会议席是由穆斯林掌握而穆斯林只有58个,以及穆斯林国会议员被非穆斯林国会议员欺负及操控。

非常明显,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对于巫统及国阵失去布城是感到遗憾的,他对于诚信及良政的议题并没有兴趣,对于前首相的一马公司贪污和洗黑钱丑闻导致马来西亚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一事也是毫无异议的。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纳吉和阿鲁干达因为篡改总审计师的一马公司报告而被起诉,突显了伊斯兰党领导层扮演协助和纵容一马公司丑闻的角色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前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干达因为在2016年篡改总审计师的一马公司报告而被起诉,突显了伊斯兰党领导层扮演协助和纵容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的角色。

2017年4月,伊斯兰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开允许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干达向它汇报一马公司的事项超过两个小时。

难怪巫统和伊斯兰党没有联合举办反一马公司集会,让巫统和伊斯兰党分别由它们的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谴责纳吉、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庞大的腐败。这腐败的严重程度之高,已经使马来西亚在纳吉担任首相期间沦落至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地步。

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或许可以将伊斯兰教与盗贼统治挂钩,可是我坚信大多数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不能接受伊斯兰教或世界上任何一个伟大的宗教,以任何形式跟腐败和盗贼统治挂钩。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金融丑闻.


阿都拉曼达兰是否愿意谴责纳吉造成一马公司这个大灾难,给马来西亚带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从而为巫统指引方向?

前部长兼国阵策略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经是纳吉的中坚支持者。他说巫统在5月9日大选的惨败后缺乏方向,是导致它的大批沙巴立法议员退党的其中一个原因。他说的一点也没错。

阿都拉曼达兰是否愿意谴责拿督斯里纳吉造成一马公司这个大灾难,给马来西亚带来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从而为巫统指引方向?

巫统已经群龙无首,因为它失去了道德指引。即使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遭受惨败之后,也没有人敢于说出纳吉和他的一马公司盗贼统治是导致巫统垮台的主要原因。

反之,现今的巫统领袖希望紧抓着一马公司的不义之财。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金融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