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全国总警长卡立如今会否支持赋予警察权利提出上诉的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

当大马人民听到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昨天声称警方从未反对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也就是十年前赛丁赛丁警察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关键建议时,都眉头一皱。

卡立不应该以为马来西亚人都很善忘,不记得警方领导层猛烈甚至狰狞地反对,乃至一段时期威胁要警方起义,一些机会主义者的巫统领袖当时也一唱一和,合谋杀死独委会的提案,也加速了当时无法兑现改革警队诺言的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的倒台。

卡立现在说独委会建议像给警察“二等公民”的待遇,缺乏正义途径,因为没有给予他们提出上诉的权利。

卡立现在是否表示如果警察有权提出上诉,就会支持独委会的建议?
Continued…

Posted in 警察.


阿都干尼以总检察长的角色及权力助长了我国史上最严重的信心危机,这是他一边默许厢依布拉欣阿里逍遥法外,另一边厢却大肆使用煽动罪导致恐惧浪潮的争议升级所造成的结果

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以总检察长的角色及权力助长了我国史上最严重的信心危机,这是他一边厢默许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恐吓焚烧马来文版升级却逍遥法外,另一边厢大肆使用煽动罪对付没有发表煽动性言论的马来西亚人导致恐惧浪潮的争议升级所造成的结果。

这是因为缺乏令人满意的问责制及可以接受的解释,证明总检察长在依布拉欣阿里的案件中不受提控,却有大量无辜者受煽动罪对付的事件上,没有任意滥用检控自由裁量权,以致他对尊崇法治捍卫公众利益的决心受到极大的质疑。

干尼的前任,从1980年至1993年担任总检察长丹斯理阿布达立及1994年至2000年的丹斯理莫达阿都拉在任期间,当时的时任首相是我国最具争议性的敦马哈迪,两人所引起的争议完全被2002年起担任总检察长的阿都干尼所比下去。

阿都干尼也得到被前任批评的“殊荣”,因为上个月达立在阿都干尼承诺检讨针对民联领袖、学者及社运分子如阿兹米沙隆教授的煽动案件后痛斥他有关煽动控诉是“迫害”而非“检控”。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法治.


最近的“外来者(pendatang)”风波不只证明了纳吉一个马来西亚政策的失败,也是国阵巫统57年国家建设的失败

最近的“外来者(pendatang)”风波不只证明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个马来西亚政策的失败,也是国阵巫统57年国家建设的失败。

除了沙巴的特殊个案,马来西亚的大多数人,不分种族宗教都是百分百土生土长的大马人,这个数字在半岛和砂拉越可以高达95%。

无论是巫裔、华裔或印裔的祖先是不是移民,都不能成为形容不同种族的马来西亚人为“外来者”的借口,尤其是这个词蕴含贬义、轻蔑甚至是辱骂的含义。

这实际上是在质疑马来西亚人的公民权,也就是挑战1971年马来西亚宪法中根深蒂固的四个“敏感”权利,这自动成了呼吁撤除马来西亚人公民权的煽动言论。
Continued…

Posted in 一个大马, 建国进程, 纳吉.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发表屠妖节贺词

让全体马来西亚人受到屠妖节讯息的光明战胜黑暗、善良战胜邪恶、知识战胜无知及希望战胜绝望所启发

祝全马人民,尤其是马来西亚印裔,屠妖节快乐。

屠妖节是欢庆光明战胜黑暗、善良战胜邪恶、知识战胜无知及希望战胜绝望的节日。

就让全马人民受到屠妖节讯息所启发,建造一个自由、公正、民主、繁荣及有竞争力的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国家,成为世界上团结、和谐、中庸及礼让的模范,而不是一个陷入困境及分裂的国家。

Posted in 宗教.


南茜说得没错,内阁不能决定总检察长的检控,但她所暗示的内阁无能为力或必须接受总检察长选择性及恶意提控,则不能成立

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里今天说得对,内阁不能决定总检察长控告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因为这等于插手宪法规定总检察长的起诉自由裁量权。

但南茜暗示内阁无能为力或必须接受总检察长选择性及恶意的检控,如无法控告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恫言焚烧马来文版圣经,或者煽动法令自年头起遭滥用于调查及提控近40位民联领袖、社运分子、学者及媒体工作者,同时其他法律被用于镇压最合情合理的异见,则不正确。

当内阁无法干预总检察长在宪法第145(3)条文规定下的起诉裁量权,内阁部长,尤其是首相及被赋予法律部长实权的部长,不能漠视普遍民意认为总检察长必须就司法严重不公受到问责,不管是未能提控恫言火烧马来文圣经破坏我国多元种族宗教社会的依布拉欣阿里,还是滥用煽动法令调查及提出控诉而抵触首相及内阁打造马来西亚“世界最佳民主”更大的政策目标。

或者内阁如今是否想声称打造马来西亚世界最佳民主的承诺只是首相的个人保证,而他并没有受到内阁或马来西亚的委托?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国会,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