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一宗接着一宗的丑闻后,纳吉是否变得越来越强大?

在推翻拿督慕克里兹马哈迪的吉打州务大臣职位并以拿督斯里阿末巴沙取代前者后, 面临四面楚歌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赢得了另一场胜利。

吉打州议会的36名议员,其中21人来自国阵,15人来自在野党,其中8人是伊党、4人为公正党、2人为行动党及1名来自诚信党,如果慕克里兹可以保住至少4名巫统/国阵议员(包括他本人)的支持,那他的吉打州务大臣地位将是无可动摇的。

这是因为假如36名州议员中有17位是支持慕克里兹的,那么巴沙派系就不能动员足够的多数州议员在不召开州议会进行信任投票的情况下,强制撤换州务大臣。

巫统/国阵的策划是为了要除掉慕克里兹的州务大臣职位,它必须确保可以获得18票,因为在18票对18票的平局里,并非民选的议长就可以将自己的票投给巴沙集团,从而推翻慕克里兹。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假如我的银行账户里有汇自国外的26亿令吉,我将会怎样?

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已经拒绝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调查和建议,并在26亿令吉捐款和SRC国际公司的4千200万令吉丑闻上,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脱罪,他决议纳吉将不会面对任何提控,甚至指示反贪委终止一切有关纳吉的调查。

反贪会特别行动主任巴礼对总检察长的决议马上表达震惊和愤怒,他声称反贪委“很大可能”会对总检察长的决议提出上诉,因为这些案件是如此“直接了当”,这个看法只是一个温和的说法,因为总检察长的决议已经在国内和国际上引发风暴。

马来西亚在过去6天内是国际媒体眼中的“坏小孩”,因着总检察长的决议而被谴责为一个把法治当作玩笑的国家。这是对纳吉政府的严正提醒,那就是马来西亚现处于一个公开的国际社会、一个任何人的决定和行动都要能经得起国际审视的无边界世界。

副首相拿督斯里扎希尝试要终止由总检察长的决议所引发的风暴效应,他这样做并没有对他是国家第二把交椅的形象带来什么助益。当他在总检察长做出宣布的数个小时后表示,“没有人应该质疑马来西亚机关或我们的司法程序的能力和独立性”,但扎希这样子做只会徒劳无功。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纳吉有关他的两大丑闻已经不再是课题的说法已经被证明是错的,因为它们比从前变得更加庞大和变得完全国际化

涵盖加亨和巴罗两个州议席的森布隆国会选区是我自从在10月22日因为纳吉拒绝针对他的两大世界级丑闻——26亿令吉捐款和550亿一马公司丑闻——给予全面和满意的交代,而被逐出国会长达6个月以来所探访的第75个国会选区。

无论我到哪里,无论他们是华裔、巫裔、印裔、卡达山族或伊班族,马来西亚人都异口同声要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在他的两大世界级丑闻上自证清白。

纳吉自从新年一开始,就宣布他的两大丑闻已经不再成为课题,因为它们已经解决了;但事实却是相反,因为纳吉的两大丑闻已经比从前变得更加庞大和变得完全国际化。

纳吉的26亿令吉和550亿令吉一马公司两大丑闻正是马来西亚被列为“2015年度最恶劣贪污丑闻”的全球第三位的原因。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贪污, 金融丑闻.


哈迪是否支持总检察长阿班迪有关首相纳吉在26亿令吉捐款和SRC国际公司的4千2百万令吉汇款丑闻上是清白的决议,以及总检察长在这些事项上拥有“绝对斟酌权”?

过去三天内,无论在国内或国际上关乎马来西亚的最紧要课题,并不是在国会特别会期期间在国会两院仓促通过的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A),也不是首相兼财政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今天所宣布的2016年度预算案的重新调整。而是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在星期二为纳吉在26亿令吉捐款和SRC国际公司的4千2百万令吉丑闻上洗除罪名,纳吉也不会因为这些丑闻而被控。

TPPA和2016年度预算案的重新调整都已经完全被总检察长最新一次的震撼整个国家的丑闻所掩盖,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有关26亿令吉捐款和从SRC国际公司汇入纳吉私人银行账户的4千2百万令吉这两个丑闻的调查和建议事项,怎么可以如此草率的被总检察长搁置一旁呢。

事实上,似乎没有人留意到TPPA今天已经在上议院辩论和通过,还有纳吉所宣布的2016年度预算案的重新调整也没有像阿班迪在48小时前为纳吉脱罪的决定那样受到瞩目。

这引发了一个强烈的争议,那就是总检察长在纳吉的26亿令吉捐款丑闻和从SRC国际公司汇入他私人银行账户的4千2百万令吉事件上的决议,是否可以受到司法挑战。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纳吉, 贪污.


总检察长阿班迪是否会针对以下5宗刑事毁谤案件的任何一宗向民主行动党领袖展开刑事毁谤诉讼?

班丹国会议员兼人民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在昨天被八打灵再也地庭裁定刑事毁谤罪名成立,并被判罚款1千8百令吉。这只比可以让他失去国会议员资格并需要举行国会补选的两千令吉罚款少两百令吉。

在我参政的50年中,民主行动党领袖和我经常成为我们政敌的刑事毁谤的对象,尤其是来自但又不只局限在巫统方面。

我要问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他的总检察长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阿里,是否会针对以下5宗刑事毁谤案件的任何一宗向民主行动党领袖展开刑事毁谤诉讼?

  1. 有关我在吉隆坡导致1969年5月13日种族暴乱的指控,说我在吉隆坡带领非法街头示威,抛出反巫裔的口号和侮辱性言语。但我在那个时候根本就不在吉隆坡,其时我刚中选为国会议员并在1969年5月11日和12日身处马六甲,然后在5月13日在亚庇为沙巴的独立候选人助选,因为沙巴的投票日是在马来西亚半岛的一星期后。这些事实想必还在警方的档案里。
  2.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纳吉, 贪污, 民主行动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