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纳吉是否准备揭露和谴责允许阿鲁尔甘达与沙鲁哈米缺席公账会(PAC)原定于今天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召开听证会的财政部官员呢?

目前人在日本访问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表示一马公司总裁兼集团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和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哈米将会向公账会供证的保证,无法平息民众对于这两人缺席公账会原定于今天对一马公司丑闻召开听证会的愤怒,因为这两人的缺席暴露出他们对国会的傲慢和蔑视;这也是民众在过去4年对于一马公司负债420亿令吉丑闻里无休止地“雾里看花”(smoke and mirrors)一种感到倦怠丶怀疑和甚至压恶的标记。

当一马公司那两人可以用很明显是虚构的海外有重要约会故事,逃避公账会原定於今天召开的听证会,以及当阿鲁尔甘达及沙鲁哈米乃至财政部都无法揭露这两人如今身处在那一个国家,还有到底是什么约会竟然会比公账会听证会来得更重要,纳吉在声明中表示“一马公司的人员将会向公账会供证,不会逃避”的说法是毫无意义及没有份量的。

财政部是否有向公账会撒谎,声称阿鲁尔甘达和沙罗哈米有重要的海外约会,所以他们不可能出席公账会在今天召开的听证会,就像纳吉在他的国会回答中撒谎一样,一笔从开曼群岛投资撤回的10亿美元存放在新加坡的一家银行呢?

这似乎是这种情况,因为纳吉在日本针对一马公司的这两人缺席公账会听证会所给予的理由并不是海外的任务,但却是“一马公司人员有一些需要优先处理的事务”。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金融丑闻.


阿鲁尔甘达与沙鲁希米是否有很好的理由缺席原定於今天由公账会(PAC)针对一马公司(1MDB)丑闻而召开的听证会呢?纳吉(如果不是他还有谁)有否批准他们今天的缺席呢?

自从有消息传开说,一马公司总裁兼集团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和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希米会缺席原定於今天的公共账目委员会听证会後,在过去24小时里人们心中便涌现了许多疑问。

这些主要的疑问如下:

  1. 当阿鲁尔甘达和沙鲁希米被给予超过两个星期的通知出席听证会,他俩是否有很好的理由缺席原定於今天公账会针对一马公司丑闻而召开的听证会呢?
  2. 倘若原定於今天召开的听证会与他们海外的重要约会撞期,那为什麽当他们在5月6日收到公账会的通知後,没有马上通知公账会呢?公账会是在5月22日才收到财政部的书面通知,告知两人不能出席听证会。
  3.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金融丑闻.


阿鲁尔甘达与沙鲁希逃避不出席公共账目委员会(PAC)的听证会——是一马公司(1MDB)丑闻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内阁必须在星期三开除整个董事局,否则内阁必须总辞

一马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阿鲁尔甘达及该公司前任首席执行员沙鲁希米双双逃避不出席公账会在明天举行的听证会,这确实是涉及一马公司420亿令吉丑闻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应该是那些还在沉睡,并且认为一马公司丑闻没什么问题的马来西亚人民的最后警钟。

在那个被泄露的视频里,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上周向4个巫统区部领袖发表的演说中指出,一马公司丑闻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并会导致巫统/国阵政府垮台。

这就是为什么慕尤丁要一马公司整个董事局被开除,甚至接受警方的调查。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纳吉, 金融丑闻.


一个重新确认在选举中赢得52%支持率的民联共同政策纲领的8年『拯救民联』路线图

民联的时间不多了。在两个星期时间里,民联可能就不复存在。

这是最荒谬的政治发展。

现在是巫统和国阵有史以来最弱的时候,在马来西亚历史上我们第一次看到一个少数政府在布城执政。

由于面对着数宗史无前例的金融丑闻及巫统内部日益加剧的分裂,以及为了要防止由任期最长的前首相兼前巫统主席所领军的要求首相辞职的“政变”,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被迫展开全国性巡回宣传以赢取群众的支持。在此同时,沙巴及砂拉越的国阵国会议员及成员党(他们是让纳吉可以当上首相的人士),也正在非常密切的关注着纳吉是否会为了自身的政治生存,而不惜冒犯『社会契约』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
Continued…

Posted in 人民联盟, 伊斯兰党.


纳吉是否忘记了马来西亚在1957年独立之后,其繁荣和收入是仅次于日本,在亚洲排第二,但我们已经被在20至28年之后晋身成为高收入国家的香港、新加坡、台湾甚至是韩国超越了?

当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第十一大马计划里夸口说马来西亚已经从1970年代的低收入经济的等级,跃升成为拥有25倍增也就是从1970年的402美金到2014年的10,796美金国民人均收入的中等收入经济国,并且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以在2020年跨过15,000美金的高收入经济门槛;马来西亚人有资格问他,他是否已经忘记了我们在1957年取得独立的时候,马来西亚的繁荣和收入是仅次于日本;排在亚洲第二?

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在我们独立之后比我们更穷的国家如南韩、台湾、香港和新加坡,不只是赶上我们,甚至超越我们。香港、新加坡、台湾甚至是南韩更是在大约20至28年前就晋身成为高收入国家,就是那个我们期待能在第十一大马计划结束的时候及2020年宏远所要达到的目标。

在1987年,日本、香港、台湾及新加坡被列入高收入国的等级内,世界银行在2013年定义高收入国为拥有超过12,746美金人均国民收入的国家。南韩是在1995年被列入名单达两年时间,之后因为亚洲经济危机而掉队了四年,并于2001年重新被加入高收入国的行列。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曾经在经济上落后我们的国家如何自1970年以来在国民人均收入上增加了25倍。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