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改组后的内阁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要证明第13届大选后第三度改组的纳吉内阁的部长并不是一个“敌对异教徒”的内阁,或是一个有眼不看、有耳不听以及有口不说的内阁

星期一宣布的第13届大选后第三度改组的纳吉内阁的新任部长及副部长已经在昨天宣誓就职,他们将与今天首次召开内阁会议。

改组后的内阁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要证明第13届大选后第三度改组的纳吉内阁的部长并不是一个“敌对异教徒”的内阁,或是一个有眼不看、有耳不听以及有口不说的内阁。

第三度改组的纳吉内阁因着四个原因而令人大失所望:

  • 仍旧无法终止首相办公室和财政部的灾难性结合,这样的结合随着纳吉的550亿令吉一马公司和42亿令吉“捐款”巨型金融丑闻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上其中一个环球贪污最严重的国家。
  •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伊斯兰, 国会, 纳吉.


谁对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进程更危险和更具破坏力— 是警告武吉安曼警方人员他们将“不会有安宁”的伊斯兰国成员莫哈末拉菲呢,还是一名口出狂言,发表“敌对异教徒”裁决,暗示可以罔顾法纪地诛杀非穆斯林马来西亚人的州宗教司?

谁对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进程更危险和更具破坏力— 是警告武吉安曼总部的警方人员他们将“不会有安宁”的来自森美兰的伊斯兰国成员莫哈末拉菲,他也呼吁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国支持者采取任何必要手段来杀害非教徒——“无论在哪里遇见他们就杀他们…. 如果你有车,就撞他们… 用你的武器和刀来捅他们的胸膛”——还是一名口出狂言,发表“敌对异教徒”裁决,暗示可以罔顾法纪地诛杀民主行动党和非穆斯林的州宗教司?

我想后者会比前者为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进程的整全性和成功带来更严重的威胁,因为我们已经有专门负责对这样的伊斯兰国威胁警惕和准备的政治部反恐部门,但马来西亚却似乎对宣讲和伊斯兰国无异的教义的具有伊斯兰国思维的宗教人员毫无防范。

彭亨宗教司阿都拉曼奥斯曼在昨天强调说,他既不会撤回他的言论,也不会为着他早前把民主行动党标签为“敌对异教徒”向民主行动党道歉。

我仍然在等候阿都拉曼对我昨天在金山园的振林山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的回应,我当时是要求他忏悔或诚实及勇敢地特别说明我是否是一名应该被诛杀的“敌对异教徒”。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伊斯兰.


彭亨州宗教司阿都拉曼应该忏悔,否则就让他特别点名我是不是应该被杀的"敌对异教徒"

彭亨州宗教司拿督斯里阿都拉曼不应该辗转反侧,并应该忏悔,或者让他直接点名我是该被杀或宰杀的"敌对异教徒"。

或许阿都拉曼也应该说明我什么时候成了"敌对异教徒"?

我曾宣誓成为国会议员10次,承诺"忠诚地执行我的人物…尽我所能"而且"我将对大马信念坚定和忠诚,并将保存、维护和捍卫宪法"。

一个宣誓为国会议员10次以"对大马信念坚定和忠诚"并将"保存、维护和捍卫宪法"的大马人会是一个有待被杀或宰杀的人吗?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伊斯兰, 纳吉.


如果大马要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并打破目前迈向成为一个分裂、失败和流氓国家的轨迹,巫统/国阵应该至少倒台一次

国阵在大港和江沙补选上周获胜后,很多人在询问着大马的未来,此疑问是建立在国阵在砂拉越州选获得压倒性胜利,以及在之前安顺补选胜选。

大马人是否能够在即将于2018年,或在明年7月或8月,甚至更早举行的第14届大选期望政权轮替?

让我们认清现实,因为在大马我们已经迈前了许多。不过是8年前,在2008年大选之前,如果任何大马人问是否有可能换联邦政府,一致和清晰的答案将是“不可能”。

但是2008年大选的“政治海啸”完全改变便了政治版图,而当初认为“无法想象”和“不可能”的都已经转换成为“可想”且“可达到”的,而有关换联邦政府的问题,已经从“会否”跃进到“何时”以及“如何”换政府。
Continued…

Posted in 巫统, 建国进程, 纳吉, 选举.


国阵最高理事会应该召开会议宣布国阵对彭亨州宗教司“敌对异教徒”(kafir harbi)爆炸性和煽动言论的立场

上个月当我建议国阵最高理事会,就首相署部长拿督阿查丽娜于5月26日在国会提呈部长动议加速哈迪的伊刑法动议召开紧急会议,因为这违反了国阵43年以来的立场和共识,即伊斯兰党的伊刑法建议并不适合大马这个多元社会,并且违反1957年独立宪法以及1963年马来西亚协定,但是14个国阵成员党之中,没有一个领袖敢于接受这个建议。

之后,大港和江沙国会选区补选举行,并为巫统/国阵候选人带来意料之外的巨大胜利。

就哈迪的伊刑法而言,国阵将需要于10月17日国会重新开会时,提呈另一项部长动议以“加速”该动议,让此动议可优先于政府事务提呈到国会以寻求通过。但是国阵在双补选的胜利对此动议意味着什么?

国阵双补选胜利会否意味着在今年年底将再有一项部长动议以加速哈迪的伊刑法动议?或者意味着不会有部长动议加速哈迪的伊刑法动议,而该动议会被打入冷宫,一如其早前的伊刑法动议?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国会, 纳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