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绝望使巫统与伊党的阴谋家改变了策略——放弃“不信任动议”的策略,并改变伎俩,以针对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的方式试图导致希望联盟政府垮台

绝望使巫统与伊党的阴谋家改变了策略——放弃“不信任动议”的策略,并改变伎俩,以针对民主行动党和诚信党的方式试图导致希望联盟政府垮台。

这就是为什么跟以往的国会会议不同的是,在本次预算案国会会议之前,没有人猜测可能会出现“不信任动议”,以罢免敦马哈迪医生的首相职位。

早在2018年5月9日民主与和平转移权力的历史性结果之后,“不信任动议”路线就被制定为动摇和推翻希望联盟政府的战略。2018年5月9日的结果,与大选前巫统所使用的宣传和警告背道而驰,我不仅不是首相,我也没有扮演任何官方的政府角色,甚至没有在内阁任职。

较早的战略是谋划国会议员人数的新组合和不同排列,以确保获得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以提出反对马哈迪担任首相的“不信任动议”;或至少是狂热的猜测,认为这种情况正在发生。这些战略都没有实现,并且几乎是一败涂地。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巫统.


民主行动党矢志要让马来西亚全民过上好生活,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族群、宗教或区域

今晚对我来说真是充满回忆的一晚。民主行动党的民都鲁区部的创始党员上台接受肯定,并获赠纪念品以表彰他们在1978年创立民主行动党民都鲁区部的贡献,而我则在41年前置身于民都鲁。

看到这些老战友,男男女女在过去四十年在民都鲁、砂拉越和马来西亚把民主行动党建立成今天的模样,他们辛勤奋斗,付出了他们的血汗及泪水,我心里感到非常温暖。

1978年的民都鲁和2019年的民都鲁非常不一样,但民主行动党要让马来西亚全民,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族群、宗教或区域都过上好日子的决心,依然不变。

当敦马哈迪医生大约在三十年前的1990年2月首次宣布“2020年宏愿”(马来西亚希冀在2020年的时候成为一个完全先进的国家)的时候,他提及了19个普遍上被视为“先进国家”的国家。
Continued…

Posted in 希望联盟, 民主行动党, 经济.


马来西亚通过使用无关的旧照片、视频、消息和谎言来创造一种新的虚假叙述,从而成为了虚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突变的先驱,例如指民主行动党支持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说民主行动党是邪恶的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民主行动党、以色列、美国四边组合的一部分,虽然它实际并不存在;以及李光耀和陈平是我的表兄弟

马来西亚通过使用无关的旧照片、视频、消息和谎言来创造一种新的虚假叙述,从而成为了虚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突变的先驱,例如指民主行动党支持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说民主行动党是邪恶的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民主行动党、以色列、美国四边组合的一部分,虽然它实际并不存在;以及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和前马来亚共产党领袖陈平是我的表兄弟;以及无数无耻的谎言。

直到上周的最新逮捕行动之前,从1976年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成立以来,或在1983到2009年斯里兰卡26年内战期间,或自2009年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被挫败和其领袖普拉巴卡兰被杀的过去10年中,过去43年来民主行动党从未被指支持过该组织。

为什么民主行动党突然被指责为支持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的复兴,以及伊党党报《哈拉卡》中的骇人谎言,指有个邪恶的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民主行动党、以色列、美国的四边组合,而它实际并不存在?

从2008年到2015年,伊党与民主行动党在人民联盟合作了7年。他们何时发现民主行动党支持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并且有一个由淡米尔之虎解放运动、民主行动党、以色列、美国组成的邪恶轴心。
Continued…

Posted in 伊斯兰党, 假新闻, 民主行动党.


马来西亚是否预备对抗东南亚变成伊斯兰国(IS)第二条前线的威胁吗?

马来西亚是否预备对抗东南亚变成伊斯兰国(IS)第二条前线的威胁吗?

然而,若是一名来自火星的访客来到马来西亚,他将不会这么认为,因为马来西亚人在上周似乎因着至今为止仍未听闻的淡米尔之虎重新崛起的议题而分心,有数名马来西亚人已经为着卷入在这场淡米尔之虎崛起而被逮捕。而旧照片和视频——有些甚至已有十年历史了——重新在互联网上流传,以制造“被围困”的思维还有充作如今已停止运作的淡米尔之虎的重新崛起的所谓证据。

在2012年时,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经向斯里兰卡淡米尔族捐献100万美元充作他们背井离乡的援助。那么这个举动如今是否会被视为对淡米尔之虎的支持呢?

当今世上,人们都在关注自从伊斯兰国自行宣布成立的哈里发国在今年初崩解后叙利亚监狱的状况。
Continued…

Posted in 法治.


呼吁马大副校长撤回校方的报案书,并停止针对学生积极分子的抗议活动,而是要面对他们

马来亚大学副校长拿督阿都拉欣应该撤回校方的报案书,并停止针对学生积极分子的抗议活动,而是要面对他们。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坚持学生拥有抗议的权利,但不同意在毕业仪式进行抗议是个对的时机和地点。他进一步声明,政府无意干预此事。

秉持这样的精神,应该解决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抗议和其他相关问题,而不是以高压和报复性的手段来应对,为马来亚大学造成不利影响。

马大学术职员职工会(PKAUM)针对此“不幸情况”的文告声明,工程系毕业生黄彦铬在毕业典礼上抗议,以及以“完全不公平的定位”使官华恩禁止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这将学生激进分子的抗议与对副校长阿都拉欣的各种所谓“不当行为”的不满联系起来。
Continued…

Posted in 建国进程,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