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国阵最高理事会已经从联邦政府联盟的最高决策体沦落为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威信、功能、权威或目的的多余甚至过时的东西

当国阵的东姑安南宣布国阵最高理事会将会在星期五商讨选举委员会所倡议的选区重划作业事宜时,没有人对此感到钦佩。

这是因为国阵最高理事会已经从联邦政府联盟的最高决策体沦落为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威信、功能、权威或目的的多余甚至过时的东西。

它已经步上内阁的后尘,成为一个完全没有权力、没有目的和不重要的机构。

即使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哈希姆抗议和否认选区重划作业偏颇特定政党,没有人会相信选举委员会会在没有获得布城权力中心的最高“政治谋士”(而这只有巫统人士)的放行下胆敢倡议公然违宪的选区重划,这是国家历史上总共五次的选区重划作业中最不民主的一次!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巫统, 选举.


选举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哈希姆应该解释为何他要摒弃他的前任者遵守宪法以及“一人一票”民主原则的选区重划计划,确保拥有超过10万选民的巨型国会选区不会出现?

民主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博士对于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莫哈末哈希姆否认选区重划作业偏颇一些特定政党的机敏回应令人拍案叫绝:“这是对的,我肯定刘特佐也和一马公司无关…”

莫哈末哈希姆是否可以解释为何他要摒弃他的前任者丹斯里阿都阿兹的遵守宪法以及“一人一票”民主原则的选区重划计划,确保拥有超过10万选民的巨型国会选区不会出现?

阿都阿兹曾经公开表示在选举委员会所提议的选区重划里,“一个拥有庞大选民人数即超过10万人的选区得分成两个,这样选民才能从中选的议员那里获得良好的服务”。

莫哈末哈希姆为何要在选举委员会选区重划的最终建议里摒弃这个重要的宪法及民主原则?
Continued…

Posted in 宪法, 巫统, 选举.


希望联盟将会考虑举行雪兰莪闪电州选的选项,因为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建议已经将雪兰莪的选区地图弄糟和搞到支离破碎,而它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要让巫统重新在该州执政

希望联盟将会考虑举行雪兰莪闪电州选的选项,因为选举委员会的选区重划建议已经将雪兰莪的选区地图弄糟和搞到支离破碎,而它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要让巫统重新在该州执政。

国阵在2013年大选只能在雪兰莪赢得12个巫统州议席,但它却希冀可以在经历两届失败的大选(2008年和2013年)后凭借着最无耻和明目张胆地违反“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的在雪兰莪的国会选区和州选区的选区重划,重夺雪兰莪州政权。

首相署部长拉查里已经否认选区重划作业是偏颇及对巫统和国阵有利的,他宣称这项指控是为了要玷污巫统的形象。其实他只需要看看雪兰莪的选区重划建议就够了。

拉查里和其他巫统领袖都 知道这个真相,但他们却演了一场戏,正如除了首相署部长拿督阿都拉曼达兰之外的巫统领袖一般,都假装不知道美国司法部充公源自从一马公司侵吞、诈骗和用在洗钱的35亿美元的超过10亿美元的资产的诉状里所提及多达36次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正是指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
Continued…

Posted in 希望联盟, 选举.


马来西亚人在纪念马来西亚日53周年时应该思考的一个问题: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是否已经死了还是仍然存活着?

我在马来西亚人纪念马来西亚日53周年之际向他们献出一个问题供他们思考——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是否已经死了还是仍然存活着?

假如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政策仍然还存活着,那么巫统领袖为何要带领全国性的仇恨及谎言运动并从而鼓动种族及宗教政治呢,其中最新的例子是乡区及地方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所指控的敦马哈迪医生的新政党是意在分裂马来社群的民主行动党的代理人——正如人民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般?

民主行动党曾经和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及巫统元老领袖东姑拉沙里同台过,当后者在1990年大选带领46精神党意图为国家带来选举及体制改变。

那么东姑和拉沙里又是否是马来社群的叛徒,还是他们是马来西亚国家主义及爱国主义的先驱者?
Continued…

Posted in 一个大马, 砂劳越, 纳吉, 贪污, 沙巴.


呼吁在马来西亚日特赦安华并将他从双溪毛糯监狱释放出来,以此作为让马来西亚日成为马来西亚全民而不只是沙巴及砂拉越的国庆日的第一步

马来西亚政府把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设定为马来西亚全民而不只是沙巴及砂拉越的真正的国庆日的时候到了。

联邦政府在把马来西亚日设定为在两个层面上重新肯定马来西亚的团结、完整性和主权的国庆日上究竟做了什么?(这两个层面就是:其一,重新肯定马来西亚的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马来西亚是他们的家也是“亚洲的缩影”;其二,重新肯定马来西亚半岛、沙巴和砂拉越在1963年在组成一个新的东南亚国家里的彼此联合,透过克服国家建设在过去50年里的种种问题)特别是砂拉越人和沙巴人有关他们在过去半世纪被忽略和落后的合理申诉?

去年的马来西亚日被巫统主导的“红衣”集会所骑劫和玷污,这天本来应该是马来西亚全民巩固国家团结和反击企图分裂和瓦解国家的分裂势力的时候。

不仅是马来西亚日,就连沙巴和砂拉越也在去年的9月16日被忘却,当全国和国际的焦点都聚焦在吉隆坡的红衣“马来人尊严崛起”集会上。
Continued…

Posted in 安华, 砂劳越, 沙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