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致力于恢复人民和国际对于马来西亚的安全和具有良好治理的信心之际,政府在处理马航MH370空难和沙巴东部安全指挥区(ESSCOM)危机中所采取的“否定症候群”做法,无疑是最大的绊脚石

在2002至2004年担任沙州警长的蓝利尤索夫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形容,成立沙巴东部安全区ESSCOM是不可理喻的,这项举动造成有关地区的治安部队与操作出现指令链重叠的状况。蓝利的说法理应为内阁即刻讨论丶回应。

该指挥区总监莫哈末曼迪在4月1日庆祝该指挥区成立1周年夸耀ESSCOM的两项成就,其一是成功结合沙巴东部安全区(ESSZONE)的4个机构──马来西亚武装部队(ATM)丶马来西亚皇家警察(PDRM)丶马来西亚海事执法机构(APMM)和公共机构,以及阻止外国游客被绑架。然而,随着相隔5个月和ESSCOM庆祝1周年的少过24小时之後再发生一宗绑架案,已被证明这是最不成熟的说法。

蓝利尤索夫在叙述他于10年前担任沙州总警长的经历时提到,指挥区应该由沙巴总警长领导,以避免下达指令时出现重复,以及确保指挥区更能掌握安全操作事宜。

他认为设立ESSCOM是荒谬的,因为这创建了指令链的冲突(creates a conflicting chain of command),以及要由警方或军方来领导ESSCOM。不过,由於这是这是国内安全课题,因此他认为最好由警方来领导。
Continued…

Posted in 交通, 警察, 沙巴.


《马来西亚前锋报》以“石器时代新闻”的评论来抨击《当今大马》的报导有违道德是令人可笑的

这是《马来西亚前锋报》另一个“做贼喊贼”的经典案例,延续它在过去6年作为巫统的喉舌,作出最应该受到谴责和不诚实的新闻报道行径;这与该报在它的历史早期中,所制定需具有和维持高标准的新闻事业完全相反。

《马来西亚前锋报》编辑祖基菲(Zulkiflee Bakar)透过其撰写的分析评论指称《当今大马》表面上作业透明,惟其倾向丶目地与隐藏的议程乃是“人人皆知的事”。

他这麽写道:“负责任的新闻报导并不会刊登未经证实的事情,以及可挑起争议的内容,更肯定不会为达政治目地,扭曲一些单位(的言论),以服务某些方面的政治利益。”

祖基菲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且讽刺的是,他实际上是招认了自己执掌下的《马来西亚前锋报》作出罪恶和劣迹的报道行径。
Continued…

Posted in 媒体.


国会下议院应保留在下周四(4月10日)这一天,对马航MH370空难进行特别辩论

马航MH370波音777-200客机,以及机上23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一起失踪的空难,发生迄今已长达28天,它已成为国家和国际性的灾难;这就是为何它催生了最长和最大──在同一时间涉及26个国家,进行跨国的海陆空卫星追踪来搜寻失踪的客机。

今天,美国的无人潜水艇(underwater drone) 加入现已涉及14架飞机、10艘船舰和一艘潜水艇,位于澳洲伯斯西北方涵盖8万6千平方英里海域的8国联合搜寻行动。找寻黑箱的时间只剩下两天,因为其电池一般上会在30内耗尽。

我昨天在国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呼吁不论是来自民联或国阵的国会议员,随着MH370的黑箱在未来几周乃至几个月被搜索到的可能性越来越低,所有国会议员都不应该不知所措或犹豫不决,而必须认真和迅速考虑国会是否应该在下周四休会。

由于这一季度的国会下议院会议将在下周四(4月10日)休会,因此我建议国会保留这一天,对马航MH370空难进行特别辩论;至于国会议员应该做的,就是协助恢复国家和国际对于马来西亚的透明度丶良好治理和声誉的信心。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马航MH370客机驾驶舱最後通话内容被更正──这个新发展使到国会于4月10日休会以前成立一个以反对党领袖为首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来全面调查MH370空难事件的需要变得更为迫切!

马航MH370失踪25天之际,波音777飞机上的23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以及不分种族丶宗教丶领域及政治背景的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又面对另一场的情绪大波动 。

当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民在前晚凌晨时分听到说民航局更正了MH370客机驾驶舱与控制塔的最後通话, 将早前的“好的,晚安”变换成“晚安马航370”时,大家的感受是耻辱丶悲伤和愤怒掺杂的。

中国广播电台CCTV在周日已报道说,MH370驾驶舱在失踪以前传出的最后的话其实是“晚安马航370”,而不是如民航局早前所宣称的“好的,晚安”。

有关的最後一席话,乃是3月8日的凌晨大约1时19分在该客机离开马来西亚领空并进入越南的时间时所发出,比早前报道所使用的词句较为正式。
Continued…

Posted in 国会.


国防部副部长阿都拉欣应该辞职或被撤职,因为他针对MH370空难发表的谈话,正使到政府的形象暴跌和国家的诚信陷入更大的危机

.马来西亚不只是因为马航777波音客机莫名其妙地失踪了21天而成为“暴风之眼”(in the eye of the storm),同时也因为我们的危机管理不靖,没有给予乘客家属所有相关资讯而让他们完全失去信任,致使我国成为国际飓风的中心。

亦如一名加拿大籍的媒体专家已正确地点出,在危机处理的沟通手段上(一旦沟通不良),印象可以是杀手。

对于我们的危机管理且在这些国际危机的情况下,我们竟然有一名装模作样和笨拙的副部长,周三在国会可以如此地不负责任和不计後果地说了一大堆垃圾,是无法让人接受的。阿都拉欣在国会下议院代表部门总结元首御词的辩论时表示,大马皇家空军的军方雷达3月8日在马六甲海峡探测到MH370折返,并没有意图拦截,因为军方“假设”这架飞机是受到控制塔指示折返。

阿都拉欣在超过24小时後,才对于他羞辱了大马皇家空军,并且宣称他在国会就MH370空难向政府和人民所发表的言论已被证明是错误,以及这纯属是他个人的推测所作出的U转是不足够的。
Continued…

Posted in 交通, 国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