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东姑拉沙里和慕斯塔法阿隆已经针对哈迪所问道的,总检察长针对吉兰丹州政府所展开的民事诉讼是否是为着金马仑补选的缘故,给予最佳的答案

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以及吉兰丹原住民村落联网主席慕斯塔法阿隆已经针对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所问道的,布城就吉兰丹州政府侵蚀原住民土地而起诉它的时机,给予最佳的答案。

哈迪问道,联邦政府为何选择在金马仑补选时期重提这个议题,并暗示说它是陈旧且遭人遗忘的议题。

哈迪在记者会上这样说:“他们是否试图在助选?还是他们真的在现在的补选时期才想到它,而不是在这之前,这已经是陈旧的议题了。”

哈迪以及其他的伊斯兰党领袖指控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在联邦政府代表原住民启动司法程序,进而认可联邦政府受宪法及法律所赋予的保障及促进原住民的福祉及进步的义务上,在金马仑补选中存有政治动机。
Continued…

Posted in 原住民, 吉兰丹.


纳吉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两个“伟大成就”——让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现在成为所有前首相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王者——网络上的引战之王”

纳吉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两个“伟大成就”——让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以及现在成为所有前首相中,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王者——网络上的引战之王”。

位于日赖的双溪哥央(Sungai Koyan)联土局垦殖区是国阵的强区。这名前首相在这里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为国阵助选时,吹嘘他最近在社交媒体上的成就:

“我已经加冕成网络上的引战之王”。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每一天都以事实而不是谎言与他们作战。”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金融丑闻.


金马仑补选竞选期中段—— 纳吉是否会承认他担任第六任首相期间的三大失败是一马公司丑闻、背叛垦殖民的利益,以及没能把20万名原住民带入国家主流发展里?

我们如今已经来到了金马仑国会选区补选竞选期的中段。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是国阵补选背后的主要谋士——是否会亲自为这场补选助选,并召唤旧日的巫统领袖,如前国防部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和前教育部部长玛齐尔重返选战?眼下的问题是,补选是否会标志着国阵从它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的落败中崛起,并为纳吉在2023年之前的第十五届大选东山再起做好准备,甚至重新担任首相,进而免于被监禁在双溪毛糯监狱?

我必须承认,我不大确定要如何把纳吉的窃国罪行和一马公司丑闻设定为本次补选的主要议题,直到巫统/国阵的谋士及网络打手意外助我一臂之力。

国阵的谋士及网络打手愚蠢的专注在完全合法的给予大约60名原住民青年的每人20令吉津贴的议题上——这些青年在补选提名日当天驾驶他们的摩托车从偏远的原住民村落来到丹那拉打支持希望联盟——他们无意间把补选的焦点放在清廉及诚实政治、良好管治、打击贪污以及最重要的议题上,即一马公司丑闻。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选举, 金融丑闻.


2019年应该是马来西亚原住民的一个好年,因为它从新马来西亚的另一个里程碑启程——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创造了历史,由联邦政府代表特米亚族原住民起诉吉兰丹州政府违反原住民的土地权利

2019年应该是马来西亚原住民的一个好年,因为它从新马来西亚的另一个里程碑启程——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创造了历史,由联邦政府代表特米亚族原住民,入秉民事诉讼,起诉吉兰丹州政府和它属下的机构,以阻止它们为了商业利益而摧毁原住民的土地。

诉讼案的其他答辩人包括吉兰丹州土地与矿业局总监、吉兰丹州森林局总监,以及其他5个私人机构。

汤米汤姆斯已经在哥打峇鲁高庭入秉诉讼,以寻求承认特米亚族在Pos Simpor的法定原住民土地权利,并要求取得禁令,阻止私人机构入侵那片土地。

他说希望联盟的内阁已经决定采取法律程序以反映政府对原住民的承诺,以及信守希望联盟竞选宣言的其中一个承诺。
Continued…

Posted in 原住民, 选举.


纳吉现在想必是他自八个月前出乎意料的丧失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权位以来,最满足的时候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现在想必是他自2018年5月9日第十四届大选出乎意料的丧失马来西亚第六任首相权位以来,最满足的时候。他本来还期望国阵可以在那届大选轻松胜出,甚至还能重夺国阵于十年前失去的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

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问我为何要沉迷于他,一再地针对他发表文告,尽管他已不再是首相或巫统主席。

他在他脸书上张贴照片,并表示他来到金马仑高原“只是要购买草莓”。

试问谁会相信纳吉呢?
Continued…

Posted in 纳吉,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