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就这样把新马来西亚忘了,然后干脆引退?

我昨天有关“希望联盟是否能赢得2023年的第十五届大选?”的文告——而我的答案是肯定的“能”——所获得的其中一个回应如下: “不能,不是现在这样。民主行动党可能会灭亡。现在回到民间,听听人民的声音。。。听那些曾经是民主行动党支持者的。。。如果现在还有的话。。。民主行动党现在的领袖又聋又盲。。。和愚钝。” 我两周前曾经在振林山说过,倘若全国大选现在举行的话,我可能将会在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选区败选,而民主行动党也会在国内失去30至40%的选票。 这显示出长期支持我们的支持者对于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误解的程度。 我们需要时间让我们的支持者和人民察觉到民主行动党并没有背离他们,我们也没有放弃我们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宗旨。 假如民主行动党真的背离人民还有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宗旨,那么民主行动党活该被马来西亚人民拒绝,且往后也绝不能再恢复或重新争取到选民的支持。事实上,后果只会更糟。 但如果民主行动党并没有背离我们的原则和人民的希望,那么时间将会证明针对民主行动党的误解是错误的。 凭借着我们历时数十年的斗争和牺牲,民主行动党是绝不会背叛人民、我们的原则和我们的希望,还有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政的新马来西亚的宗旨;民主行动党领袖只会更坚定、坚毅和决意往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方向前进,无论人民暂时对我们的误解如何。 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透过庞大和精心谋划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行动,马来西亚人民已经被困在险恶的状况里,每个社群似乎都活在恐惧、困惑、猜疑,和甚至是对其他社群和宗教的仇恨里,他们相信他们的权益、族群身份、宗教和文化都正面临着存在上的威胁。 这真是匪夷所思。巫裔被引导相信他们已经丧失政治权力和权益,他们的族群身份、宗教和文化则遭受着存在上的威胁。 举例来说,最近所发生的吉隆坡国际机场系统故障事件竟然被利用来散播300万名中国国民入境以改变国家人口结构的警戒和恐惧,但这样的假新闻却是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因为监测外国人入境的程序是移民局人手进行的,还有所有的访客都得遵循标准作业程序(SOP)的规例。 无论如何,只要想想300万名中国人在三天内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入境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将意味着平均一天就要有超过一万架班级降陆!还有这一切是否能在没有人注意之下发生呢? 马来西亚华裔深怕他们的权益、族群身份和文化面临着存在上的威胁,庆幸的是最近对于希望联盟政府限制舞狮表演的惧怕因着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昨天快速的回应而被粉碎。 由于资讯的匮乏和咨商的不足,以前政府所遗留下来的在华淡小开爪夷文课的政策就被理解为希望联盟政府对华文、淡米尔文教育和文化展开存在上的攻击。 仅仅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政治投机份子和亡命之徒透过假新闻和仇恨言论在每个社群里挑起了种族及宗教不安情绪,从而形成对其他社群不信任、恐惧及仇恨的火药库。 诚然,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在第十四届大选结束后的过去十六个月陷入困局。 惟愿每一名马来西亚人都扪心自问:假如每个社群、族群和文化都面临着存在上的威胁,试问谁正在制造针对国内所有社群、族群和文化的这些威胁呢? 我相信新马来西亚可以成为在每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因为四个伟大文明——即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在马来西亚交汇。 《当今大马》最近的民调显示,大约有六分一的马来西亚人表示,他们对其他宗教和文化并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在这些方面学习更多。 接近四分一的回应者表示,他们并不熟悉,但却愿意学习;而余下的60%则表示,他们非常熟悉或大略熟悉。 我们究竟要如何善加利用这份民调,好让马来西亚在世界展现出“文明联盟”的成功,这样它才能在世界成为“文明联盟”的楷模。 我们可以做到吗? 如果我们有决心在世界展现“文明联盟”的成功,我们就必须走出我们族群意识的安全区,去交流和欣赏其他族群、文化和文明的美德及良好价值观,然后不坠入那些只想要制造和挑起猜疑、不信任、恐惧和仇恨的亡命之徒的陷阱,他们的目的是在种族、宗教、文化和文明之间挑起争端。 也有许多回应我文告的呼吁我引退。 那么我是否就这样把新马来西亚忘了,然后干脆引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