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13届全国大选投票日倒数第16天: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旗帜 —— 是预示着大灾难的来临,还是成为民联入主布城的转戾点?

2013年4月18日是我人生中最为悲痛的日子,社团注册局在距离提名日少于48小时之际,致函并通知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不能使用火箭标志,是完全没有任何法律根据与说服基础的。

我并不是全国唯一一个在昨日掉泪的人,许多忠于马来西亚、对马来西亚始终不离不弃的民主行动党忠实拥护和支持者,也同样对社团注册局的不公不义、压迫和罪恶深渊的行为感到极致悲愤,尤其这是明显出自于他们背后政治主子巫统与国阵的授意之下。

过去47年,民主行动党展开了一场爱国但欲充满艰辛的奋斗,誓言打造一个团结、多元种族、公平正义与民主的马来西亚国,当中许多领袖如曾敏兴医生、阿末诺(Ahmad Nor)、P.巴都(P.Patto)、伊布拉欣辛格(Ibrahim Singgeh)、法兹兰(Fadzlan Yahya)、彼德达申(Peter Dason)、刘德琦、林子鹤、V.大卫、卡巴星、拿督陈庆佳、陈国杰、陈胜尧、林冠英、陈国伟、郭素沁,因为对马来西亚的热爱、忠诚而付出了沉重的个人代价,包括被内安法令拘留而失去人身自由、身陷牢狱之灾、被褫夺成为国会议员资格,以及被剥夺理应拥有的基本公民权益,比如丧失投票与参选的权利。

民主行动党的领袖与支持者们和巫统与国阵的领袖对马来西亚拥有不同的愿景,(而最大的区别在于马来西亚是否应该继续贯彻排外的种族政治,还是掀开全新不分种族,宗教或地域,且具包容性的全民政治),但是他们对马来西亚的热爱与忠诚是不能被质疑的,而这也是对马来西亚成熟的建国进程与民主而言无疑是一项巨大考验,我们的政治运动是否拥有足够的空间,让持有不同或多元政见的人士存在一堂却不会视他们是不忠,是进行反国家运动,甚至是叛国。

社团注册局依据布城政治主子的指示,禁止火箭标志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上派上用场,乃是巫统与国阵统治我国56年以来最为卑鄙、压迫、不民主且是不光彩的行为举动,是所有绅士马来政治领袖,如拿督翁嘉化、敦胡先翁、东姑阿都拉曼、敦伊斯迈、敦拉萨所不会纵容的事,也极不合乎一个谦恭及拥有君子风度政党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前五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先翁,甚至是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皆也不曾作出类似如此狡猾与狠毒的阴谋,无视最基本的良好和民主善治原则,通过社团注册局禁止火箭标志,企图摧毁一个历史悠久的政党能够自由和民主地在我国参加大选。

这清楚显示社团注册局的举动是企图想一击即中,完全使到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上消失,一个由社团注册局政治主子早在几个月前已经私底酝酿和完善的剧本 —— 这也解释了马华和巫统早在年初已经认定民主行动党将无法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火箭标志上阵的小道消息。

马华总会长现在却洒下鳄鱼眼泪,呼吁允许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火箭标志。我对马华领导层就是社团注册局的幕后主并要求巫统“老大”的相助以给予民主行动党致命一击,其实一点也不会让人意外,就如同马华领导层宁愿牺牲并割让振林山国会议席给巫统,以便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能在振林山上阵“干掉”我。

今天的报章报导出现了不同的政府官员却发表不同立场的意见,从民主行动党无法使用火箭标志,到民主行动党可以使用火箭标志。

巫统和国阵统治我国56年来带来最为让人遗憾的遗产,莫过于是理应秉持独立、不偏不倚和专业的政府机关与公务员已经彻底丧失公共诚信、信任和信心 —— 如同社团注册局在距离第13届全国大选提名日前两天才宣布政府不承认民主行动党早在四个月前进行党选选出的中央执行委员会。

不承认民主行动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也意味着“不承认”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更也间接“不承认”他可授权53个国会议席和103个州议席候选人使用火箭标志。

巫统与国阵长期不民主、苛刻和专制的统治,已经摧毁了整个公共服务体系的效率、独立与专业,就如同社团注册局昨天致函民主行动党的行为般!国家在1957年取得独立初期,马来西亚曾经一度是全世界公共服务体系最好的国家之一。

社团注册局拒绝承认民主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进而间接导致火箭标志不能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是最新原由为什么我们需在5月5日换政府,以便能够全面恢复马来西亚公共服务体系的良好声誉、诚信和清廉,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公共服务体系之一。

我感谢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领袖,特别是拿督斯里安华、聂阿兹、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伊斯兰党总秘书慕斯达法和人民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的谅解、支持和战友情谊,在社团注册局根据巫统和国阵领导层指示以让民主行动党身陷危机之际提供协助。

民联领袖曾经根据社团注册法令使民联注册成为一个政治联盟,但我们在过去三年来面对的却是似乎无法逾越的障碍,这全是因为布城政治主子发出的指示,以拒绝让民联成功注册,使来自民主行动党、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的民联候选人无法使用统一标志上阵。

社团法令和社团注册局现在已经遭到巫统和国阵的收买和侵蚀,只为他们的政治利益而服务。

我完全同意安华指责社团注册局的行为是巫统和国阵企图要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作弊的“骯脏伎俩”一部分,使民主行动党无法在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使用火箭标志上阵。

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候选人、党员和支持者们并不会因此感到威慑,或使我们过去众志成城要在第13届全国大选首次实现政党轮替的奋斗与士气备受打击,纵使我们必须暂时放弃火箭标志,借用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标志。

事实上,我们更有决心把我们的震惊与悲伤转化为对立志改变的冲劲与力量。

火箭标志已经在马来西亚政治版图耸立47年,一直以来坚守捍卫清廉、诚实、正义、法治精神、良好善治与马来西亚人爱国主义。

如果巫统和国阵政府因为过于害怕民主行动党及接受马华的要求,不惜破坏良好与民主善治的基本原则,禁止火箭在第13届全国大选出现,这将会是极度的遗憾。

倘若民主行动党在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的标志上阵,未来又会如何?

第一,我在振林山的胜算将会进一步下跌,从仍未宣布阿都干尼成为候选人之前的50%对50%,到阿都干尼正式宣布成为候选人时已变成45%对55%,当现在火箭标志在全国大选被禁用,我的胜算进一步掉至40%对60%。

我能否在与阿都干尼的对阵中把胜算拉回至五五波?

第二,民主行动党使用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的标志可能出现的结果,是预示着大灾难的来临,还是成为民联入主布城的转戾点,从振林山到布城?

看来唯有在5月5日票箱打开时才能知晓。

【于2013年4月19日(星期五)中午12时在民联振林山大选行动室召开媒体招待会发表的文告】

Posted in 人民联盟, 回教党, 选举, 民主行动党.


0 Responses

Stay in touch with the conversation, subscribe to th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